以德服人 王者歸來

畫中為宋太祖與宋太宗、趙普以及大臣內侍玩蹴鞠的場面。清.〈蹴鞠圖〉(網路圖片)

早上到公司上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從樓上窗臺飄下來,好大的一面德國國旗。午休剛過,辦公室還像平日一樣安靜,鐵桿球迷上司電腦的揚聲器突然打開。電腦上是電視直播一百萬球迷,在柏林勃蘭登堡門歡迎德國隊王者歸來的場面,好多同事聞聲也湊過來。

一般情況,工作時間是不允許流覽和工作不相關的網站,開揚聲器就更不允許了,但是今天是個例外。

世界盃決賽開始時巴西是下午四點,天還沒黑,而德國則是晚上九點了,一輪皎潔的明月掛在浩瀚的星空,似乎預示著一個圓夢時刻的到來,而上天歷來眷顧孜孜不倦、德行深厚的人,正所謂,天道酬勤,厚德載物。

最早的足球來自中國

公司每週一次的英語課老師是個充滿紳士風度的英國人,世界盃期間英語課也開始談起足球的歷史。讓我意外的是,這個讓億萬球迷矚目的足球,卻源自於中國。

很多人覺得,中國足球要想衝進世界盃可能是很遙遠的事情,但這個夢想要是在中國上古時代,中國準拿大力神杯,因為世界上最早的足球,源自於中國。

當時足球還有個優雅的名字,叫蹴鞠(cù jū),蹴就是「踢」,鞠是「球」,蹴鞠就是用腳踢球。根據〈事物紀原〉上載,蹴鞠起源於黃帝時代,流行於漢唐,宋代發展達到巔峰,明清逐漸衰微。如果說中國是足球的祖先,那麼這次世界盃,德國隊連古老中國文化的精髓也得以承傳。
問鼎冠軍杯背後的秘訣

十四個人一條心構成一個德字,我除了欣賞德國的團隊精神外,他們的謙遜風範更讓我佩服。

德國7:1大勝巴西,挺進冠軍賽後,德國教練勒夫(Joachim Loew)說:「放眼決賽硬戰,沒時間慶祝,德國現在謙遜一點是非常好的。」這讓我想到中國的一個成語「虛懷若谷」。

一個人成功後把握自己的情緒很難,如果只顧著狂歡,最後就會目中無人,進入物極必反的狀態。但德國人就是能從中跳出來,不受這個規律的制約,保持理智和謙遜。他們似乎天生對感情就具有超強的控制能力,實在不簡單。

德國國家的名字裏有「德」字,一個在東方極具深厚內涵的文字,事實證明,德國隊不是金絮其外,「德」字深入每個球員的內心。

德國對巴西比賽的時候,上半場5比0後,要是一般球隊,那就是要繼續拚殺,非得把對方打個落花流水不可。而這時的德國隊,做出一個讓人讚歎的決定,而且很快達成一致,每個人都同意這個決定,這並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對德國隊來說並不需要那麼多時間。

中場休息的時候,他們商量好了,必須尊重巴西足球,不可以用雜耍動作羞辱對手。通過控球來掌控比賽,比繼續進球更具智慧。德國後衛Mats Hummels賽後透露:「要不是替補André Schürrle『不懂事』,德國隊沒想過繼續擴大比分。」多麼溫馨的舉動,什麼叫成敗,在競爭奪冠的路上,還能照顧失敗者的情緒,這不值得讓人敬佩嗎?

德國隊的王者風範,使失敗的東道主在決賽時風向一轉,力挺德國隊,促成「天時地利人和」的局勢。最後決賽的勝利不能不說是眾望所歸。相對於烏拉圭前鋒Luis Suárez咬人,巴西前鋒Neymar被踹傷脊椎,德國隊更了悟比賽的真諦,他們不僅贏在技術上,球場上的文明也堪稱第一。

德國人展現中國傳統文化精髓

不僅德國隊員德行第一,球迷也是一樣。超級球迷默克爾剛剛在清華大學也不斷讚賞清華校訓:「厚德載物」。難道中國古老的文化精髓被他們偷學去了不成?

德國人在競技中的道德表現,和中國古人的一種運動非常相似。古代君子要修六藝,其中之一是射,就是比賽射箭。古人以射觀德,在《禮記.射義》中說:「射者,仁之道也。功成而德行立,德行立,則無暴亂之禍矣。」彎弓射箭中蘊含著禮節。

孟子也說過:「仁者如射,射者正己而後發,發而不中,不怨勝己者,反求諸己而已矣。」這句話的意思是:行仁的人就如比賽射箭:射箭手先要端正自己的姿勢,然後放箭;射不中,不怨恨贏了自己的人,只有反過來在自己身上找原因罷了。

德國隊決賽踢的很辛苦,應了天道酬勤那句話。90分鐘比賽一直還沒有結果,Christoph Kramer被撞成腦震盪,Thomas Müller被撞得血流滿面。加時賽的一傳一射,André Schürrle和Mario Götze都是板凳球員,他們猶如兩批黑馬,橫空出世,一腳將世界盃一錘定音,這似乎在告訴我們,千里馬只要學會等待,會在關鍵時候出現並決勝千里。

德國午夜時刻迎來了大力神杯,實在是上天的眷顧,實至名歸。想想看,中國的國足如果在德行方面多一分體悟,或許也會增一分勝算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