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詩:暮色中的老虎

鬚髮已白
哀憐的空洞目光
隱藏在午後鐵籠陰影中
脖子上鎖鏈
被慵懶的頭轉動
嘩嘩作響
憤怒的母親們
將土塊打在你頭上
你雙目微斂
不做一聲
一道寒光
隱隱射出
利齒上還有殘血
那些嬰兒已成了
你肥肥肚皮中的脂肪
和糞便
即使就要死去
仍讓人不寒而慄
死灰復燃的目光
如閃電閃過
重複單調地磨著利爪
支撐著站起來
被鐵欄桿擋住去路
又絕望臥下
你幻想著
一躍而起
直到一把刀
插入喉頭
在這一時刻
你看見
被你吃掉的修行者
他們血淋林的器官
你聽見自己
洩氣的哀歎
和咕咕湧出的黑血聲音
竟然有人喜歡與你做伴
一個妖艷的婦人
傾慕你吃人的威風
她騎上你,這死亡的使者
四處遊蕩,帶來死亡的消息
而今婦人抱著死虎長嘆
和老虎作威作福的日子
結束了
用餘生贖罪的日子
剛開始
永無盡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