瞞心昧己 難逃天理(下)

(Fotolia)

三、瀆職害民 損福折壽

清代時,有一縣丞候補去江蘇,委任他接替前任縣丞管轄四個團鎮。他攜帶家眷赴任,到任時,前任官因病已亡故。這一年遭水災,朝廷下令一方面免除百姓錢糧,一方面由政府發放賑濟。

府台發下公文,命令他調查該轄區受災的戶口。同時府台也派了兩名委員下來一同處理災情。

他與這兩名委員是舊交,很相投契,就留他們住在一起,每天只是飲酒作樂,把處理災情的一切事務,全部委託給保甲、鄉董和團練去辦,致使他們得以狼狽為奸、勾結舞弊,冒濫欺詐,從中漁利;受災的貧苦百姓,反而得不到一點實惠。

不久,這位新任縣丞夫婦兩人先後無疾暴亡。委員中的一人回省出差,不到一月,也死了。這位縣丞還不到四十歲,以前還沒有過大過錯,突然遭到這樣的報應,人們都說這是由於他這次賑災中玩忽職守,塗炭受災的苦難百姓造成的。

道光庚寅年間,江北大旱,當地有關政府上疏請求賑濟安撫。受災戶口人數稍多,撫軍心中發生懷疑,就下令江蘇藩司從其所轄各州縣的府吏中,選派能幹而又廉潔的人員十名,會同地方官員進行複查。

被選參與這項工作的人,都被認為是精幹者,然而他們中大多都承順撫軍的心意,在複查工作中刻意過嚴,受災百姓並未普遍得到賑濟,因而節省下來的賑款竟達上萬。當時只有鄭祖經與某某人聯合複查的較寬,因此觸怒了撫軍,不得保薦。十人中有七人,因複查精嚴而得到上級獎賞。

第二年,這七人都相繼無病而亡。鄭祖經,因此前海運工作中有功勞,而從南匯縣丞被提拔為江都縣令。他的一個兒子,以孝廉而入中書省。與鄭祖經一起作複查工作的某某,一直安然無恙。
可見為官立心行事,害民之事絕不可為,切莫只做自己的官,毫不管別人的苦,只想逢迎上司的意圖,不堅持公道正義,將「天理」二字丟在九霄雲外。

不知冥冥之中,人的善惡,均被一一記載,所以說天道昭昭,又道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報應如影隨形,斯時即萬千懊悔,已自無及。為官須要慈悲為本,為民多做善事,不但萬民感戴,皇天亦會佑之,也是為自己真正積下福德。

四、一震三人 報應分明

清代時,蘇州有一人甲某,不孝母親,經常辱罵毆打她。有一寡婦積蓄了百餘兩銀子,準備存放在一店主處生利息,用來維持生計,卻被某乙和某丙兩人暗中看到,兩人就偷了這些銀子瓜分了。

寡婦丟失了錢,憂鬱而死。人們都知道是某乙和某丙幹的,但因他兩人是無賴,都不敢說。某甲的母親也被折磨而死。這三人都是藩台衙門的役夫。

壬寅年夏天,外寇入侵,局勢緊張。官軍要從浙江開赴江蘇,政府在滄浪亭設立了軍需供應局,該亭與郡文廟相鄰。這一天藩台有公事來到軍需局,隨行的執事役夫等人,都分散在文廟前大樹下暫歇。

當時豔陽高照,萬里無雲。忽然間黑雲怒卷,狂風大作,雷電奔馳,剎時,一聲炸雷閃過,甲乙丙三人同時被擊斃在樹下。有詩曰:「毆母偷銀罪益高,恢恢天網總難逃。居然鼎足同遭譴,文廟門前即市曹。」

如此果報,可不凜然!知曉此事的人都說道:「人一舉心動念,神明俱知。可見害人的惡因,是種不得的呀!」常言道:「使心用心,反害其身」,以警世人莫要貪圖利己,謀害他人,幹昧良心、傷天理的壞事。應惕勵因果,行善向善,見到了善,就如同怕落到別人的後面一樣;見到了不善,就如同用手去探熱湯一樣的可怕,修到有善無惡的境界。

自古以來,善惡有報是天理。傳統文化告訴人們要敬天信神,重德向善,相信因果客觀規律,任何時候都不能違背自己的良知。@(全文完)

(資料來源:《坐花志果》等)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