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造敦煌(一)

(伊羅遜 / 大紀元)

敦煌位於甘肅、青海、新疆的交匯點,南枕祁連山,西接塔克拉瑪干大沙漠,北靠北塞山,東峙三危山。敦煌曾是古絲綢路上的一個咽喉要地,在河西走廊的西端,為一面積不大的綠洲,四面戈壁、沙漠環繞。

魏書《釋老志》說,「敦煌地接西域,道俗交得其舊式,村塢相屬,多有塔寺。」 可見西域的文化對敦煌的影響很大。一千多年前,佛教在西域諸國很盛行,建塔造寺、開窟築像的佛教藝術也隨之傳入敦煌,與中原古老的半神文化交匯、融合,產生出輝煌的敦煌石窟藝術。

敦煌石窟,是一個石窟群,包括莫高窟、西千佛洞、榆林窟、東千佛洞及肅北蒙古族自治縣五個廟石窟。其中位於敦煌東南25公里處的莫高窟,是面積尚不及1平方公里的一小綠洲。

莫高窟開鑿在鳴沙山麓東段的斷岩上,上下五層,南北長約1,680米,是開鑿最早,規模最大、內容最豐富的石窟。據記載,莫高窟始建於十六國時期前秦建元二年(公元366年),唐代達到頂盛,歷經了前秦、北涼、西魏、北周、隋、唐、五代、宋、西夏、元、清等十幾個朝代,共1,600餘年。

莫高窟分北區、南區,北區主要是僧房和禪房,是過去的修行者打坐修煉、飲食起居的場所。南區保留了洞窟492個,壁畫45,000平方米,彩塑造像2,400餘身。是一處彙集了繪畫、雕塑、建築,及東西方文化的各種因素的人類文化藝術寶庫。

敦煌的莫高窟原來是個大寺院,在隋唐佛教鼎盛時期曾經聚集了上千的修行者和信眾。在中國古代,許多人是信神信佛的,包括敦煌歷代的統治者。

莫高窟開窟的供養人(出資者)主要是當地的達官貴人、僧人、普通老百姓和來往的商人。石窟的開窟者主要是佚名的僧人和民間石匠畫工,最早的開窟者就是一個和尚。

由於皇家沒有直接開窟,所以敦煌石窟在正史中很少有記載,莫高窟藏經洞的文獻中,保留下來的歷史資料也是很不完整和規範的。致使敦煌延續了一千多年的石窟藝術,充滿了神秘色彩和遙遠邊陲的鄉土氣息,給後人留下了無數的迷和無數的傳奇。

輝煌的石窟藝術展現給人的真實,卻是那些開窟者和供養人從心底流露出的對神佛的無限崇敬,是真正佛性的體現,及由此而產生的深邃內涵的信仰文化。所以,佛像畫是敦煌莫高窟永恆的主題。

隋唐時期,佛教在中原盛行,莫高窟出現了大型佛經壁畫,把整個一部佛經以連環畫形式首尾相連搬上牆壁,其中有西方凈土世界,東方藥師佛世界,未來佛彌勒佛的彌勒世界…等等。場面之宏大,氣勢之雄偉無不令觀者驚嘆。

壁畫中還有一些神怪、花鳥、動物、山水畫、建築畫、開窟造像出資人的肖像,工匠畫像,及各朝代從平民百姓到帝王將相的衣冠服飾和社會生活畫面。林林總總,包羅萬象。無論是單幅畫還是巨幅畫,都是精美絕倫,形象生動,栩栩如生。不愧是人類歷史上最完整的佛教藝術。

這樣的一部藝術史,凝聚了人對神永久的嚮往,已經超越了人對藝術的審美感受,對人心靈的震撼是巨大的。人看了之後思想中會增添善念,心胸會開闊,會得到心靈的凈化。

豐富的內容與深邃的內涵,博大精深,遙遠的佛國世界與現實的人類空間交織在一起,讓人感到渺小與不足。一千多年來,置身於此的朝拜者,似走進神話中的真實,跨入遙遠神秘的宇宙時空,流連忘返。又彷彿是真實中的神話,玄秘奧妙,美麗超然。

在這裡,強烈的心靈撞擊,天、地、人匯聚一堂,使人忘卻了塵世的喧嘩,丟棄自我,物質與精神融為一體,神人交融,天人合一。佛光普照,禮儀圓明。神的造化、天國的感召,或許能使現實中的人們領悟生命存在的偉大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