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時弊 請從我起

(Fotolia)

唐朝人宋憬,官職是侍中(侍中是門下省的長官,朝廷的高級政務官員),他為官清正剛直,辦事從來不徇私情。

有一次,他的叔父宋元超,以候選官員的身分,來到吏部官署,講明自己與宋憬的關係,請求吏部給他適當的優待,安排個好一些的官位。

宋憬得知此事後,立刻給吏部寫了一封信,講:「宋元超是我的堂叔,我既不敢隱瞞,也不願徇私情而損害公事。以前他沒來說甚麼,自當按原則辦事;現在他來吏部有所請託,那麼處理此事就必須嚴正。攀親託請之風,不可長。請吏部將他放遣不用。」

他叔父如不來託請,按原則就當上了官;但他攀親託請,反而被拉下來了。因為在宋憬心裡,這種作風很壞,於民於國,均為不利。

後來,在開元(公元713年)初年,朝廷改任宋憬為廣州都督。當時的廣州,人民還住的是茅草屋,經常引起火災,百姓常有損失。宋憬就把中原地區的燒磚瓦、蓋瓦房的經驗,傳授給他們。

從此,廣州建起了許多瓦房住宅和店鋪,火災大為減少,人民安居樂業。他還減輕賦稅,倡德省刑,百姓歡歌。

但是不久,唐玄宗又把他調回京城,任刑部尚書。很快再提升為宰相。

廣州百姓捨不得他走,他們自發的要為他修建「遺愛碑」。正在籌辦此事時,宋憬知道了。他堅決反對這種做法,因為考慮到這也是當時的一種不正之風,必須制止。

所以,他就向唐玄宗呈了一個奏本,裡面寫道:「我在廣州所做的事,值不得立碑記載。特別是我現在當了宰相,就更要制止別人對我過分的頌揚。如果讓他們立碑,就會大大的助長這種巴結上司、阿諛奉承的惡劣習氣。朝廷要清除時弊,請從我起!」

唐玄宗看了他的奏本,覺的懇切入理,十分感動,就批准了他的意見。於是,全國各地再也沒有長官,敢於同意百姓或暗示下屬為自己樹碑立傳,拍馬逢迎了。宋憬的行為,在當時確實起到了良好的作用。

--轉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吳雨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