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奸佞魏忠賢與東廠(上)

(Fotolia)

歷史上,每當一個朝代走向衰敗之時,都會表現出政風腐敗,民德頹喪,此時往往奸佞滋生,惡人當道,忠良反遭迫害,這也正是中國當今局勢的寫照。有句話叫「否極泰來」,或許一個時代的巨變就在眼前,過往所發生的一切,就是今天的參照。

唐朝的〈推背圖〉和明朝的〈燒餅歌〉早已預言將明朝推向深淵的兩個人:宦官魏忠賢和熹宗的乳母容氏。

〈推背圖〉第三十一象圖中畫有一男一女,男的指魏忠賢,女的指容氏。讖文寫道「當塗遺孽,穢亂宮闕。一男一女,斷送人國。」〈燒餅歌〉中則說:「閹人任用 保社稷,八千女鬼亂朝綱。」這「八千女鬼」就是一個「魏」字。

禍國殃民的宦官魏忠賢

魏忠賢生於隆慶二年,原本是河間府肅寧的一個市井無賴,吃喝嫖賭導致傾家蕩產,無奈之下進京做了太監。他勾結熹宗的乳母容氏,升任總督東廠太監。

魏忠賢摸透熹宗的喜怒,引導皇帝極盡聲色犬馬之好,使其沉迷其中不理朝政。熹宗是個「天才木匠」,喜歡刀鋸斧鑿油漆之事,「朝夕營造」,「每營造得意,即膳飲可忘,寒暑罔覺」。

魏忠賢總是乘他做木工做得全神貫注之時,拿重要的奏章去請他批閱,熹宗隨口說:「朕已悉矣!汝輩好為之」。於是魏忠賢逐漸專擅朝政。

目不識丁的魏忠賢,以司禮監秉筆太監兼總督東廠太監的身分,把持著朝政,因為把熹宗服侍得舒服妥貼,熹宗對他愛護備至,信任有加,對他的擅權也就百般容讓,在詔旨中動輒稱「朕與廠臣」,與他平起平坐,使朝廷上下只知有魏忠賢,不知有皇上。

魏忠賢深知自己無德無能,反對者甚眾,為了維持自己的地位,魏忠賢採取兩種策略:一是網羅親信,結成政治幫派;二是全力鎮壓反對者。

魏忠賢控制皇帝以後,便把持朝政,結黨營私。在魏忠賢淫威下,一些趨炎附勢之徒,紛紛投在魏忠賢門下,先後集結約有八十多位大臣,形成了臭名遠播的「閹黨」。其中內閣首席大學士,身分相當於丞相的顧秉謙,竟在一次家宴中對魏忠賢叩道:「本欲拜依膝下,恐不喜此白須兒,故令稚子認孫。」拐彎抹角的給魏忠賢當兒子。

而另一位曾以兵部侍郎銜總督川貴的張我續,手法「更高明」,他因有一個女僕是魏忠賢本家,於是把女僕娶進門,並排在髮妻之上,進京時用八抬大轎侍候,並稱其為「魏太太」,公然以魏家姑爺自居。

對阿諛逢迎他的「兒孫」們,魏忠賢立刻給予回報,許多人都獲得迅速提升。天啟六年,京師中府草場失火,魏忠賢帶著太監參加撲救。

主管官員薛貞卻頌揚魏氏「盡心竭力,別具一應變之才而布置安排」,並說︰「可見天下無難事,特患無實做事之人耳。使人人皆能如引實做,何遽謂天災不可挽回哉?」結果應對火災負責的薛貞不但沒受到懲處,反而很快被提升為刑部尚書。

--轉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吳雨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