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在日本古代金貴到難以想像

宮尾登美子的小說《篤姬》中,有一節講,安政三年(1856),篤姬自故鄉薩摩出發,途經京都,將去江戶嫁入幕府。在京都拜會養父近衛忠熙,奉上故鄉帶來的禮物。近衛忠熙是幕末公卿,身份頗高,提倡公武合體,素與薩摩藩深交。篤姬原本只出身島津家旁支,後來做了島津本家的養女。但要嫁入幕府,身份仍不夠,於是又定為近衛忠熙的養女。小說裡簡潔的一筆,在同名電視劇中,被敷衍成很可愛的一幕。舟車勞頓的少女將一碟糖漬荔枝呈給忠熙,忠熙喜道:「這不是薩摩的荔枝麼?已經好久沒有見過啦。」篤姬笑說:「如果咸,還請您原諒。因為波濤洶湧的途中,或許使其浸染了海水。」忠熙極珍愛地嚐過,絕讚不已。六年前看這段,印象深刻,當時想,中國自古栽培的荔枝,在京都如此金貴麼?



篤姬》劇照


《篤姬》劇照


《篤姬》劇照


《篤姬》劇照


《篤姬》劇照



日本許多蔬果,皆由大陸傳入。有些本土雖也有原生種,但可食用的優良種還是來自中國,比如柿子、柑橘、枇杷。京都山中就多見原生枇杷樹,果小且密,酸不可食。薩摩藩地處島國西南隅,距中國、琉球很近,浸染外來風氣最速。侵擾鄰國、往來貿易、引進技術亦皆便。近代以來,日本其他區域尚未歷黑船之震撼,此地人已銳意製造火砲軍船、操練炮術。在引進外來物產、開墾藩內荒地方面,也十分用力。早在戰國末期,島津家的武將家久就曾以琉球所產茉莉花贈送德川家康,在那時,實在是貴重美好的禮物。薩摩藩第八代藩主島津重豪極愛蘭學,重教育、醫療、武術,於本草學造詣亦深,曾命藩內學者編纂勸農、救荒之用的農書《成形圖說》,全十部,共百卷。現存雖僅農事、五穀、菜蔬三部共三十冊,但圖畫細緻,內容精準可靠,標明和、漢、荷三語名稱,不少都是「使琉球人就其效能、用法等質詢清國學者」而得,非一般私修圖譜可比。

查諸《薩藩之文化》一書,可知薩摩正式培育荔枝、龍眼在萬治二年(1659年)。貞享四年(1688),藩士新納時升也向藩主獻上龍眼苗。荔枝經霜即死,在中國,最北分佈到涪陵、萬州一帶。明清時因氣候變化與戰亂等因,大部退回南方,川渝一帶存者寥寥。這種美妙的水果,日本適宜種植之處也很少。享保六年(1721),伊豆有人從薩摩得來龍眼、荔枝苗與種子培育,可惜「種子未發芽,樹皆枯死」。不過明人李言恭著《日本考》之「果子」條下,以漢字標註日本植物發音,就有「荔枝,同音」,的確,荔枝一詞在日文中今仍取漢語音。似可推測,荔枝或許已在十六世紀下半傳入日本。

前述《齊彬公史料》中,有一篇《禦藥園之由來》,也講到了荔枝的故事。說薩摩藩每年都將培育的荔枝、龍眼蜜漬或風乾,進獻幕府與近衛家。荔枝、龍眼成熟後,連枝採下,送到藩內專門的煉製所。蜜漬的方法,是將之裝入玻璃壇,注入蜂蜜,密封壇口,「經日不腐敗,且色澤毫無變化,外觀尤美」。 「進獻京都的近衛家,以及其他諸位高貴的人家,或獻上幕府,或贈予親戚,或贈予私交甚好的大名。如此之事,連年不斷。」篤姬嫁入幕府之後,也曾進獻數壇。因篤姬愛眷此種家山風味,藥園職人也愈加精心培育。篤姬出嫁第三年,將軍家定與養父齊彬相繼病死,她落髮寡居,經歷幕末到明治的種種波瀾,再未能踏回故土。去世後,墓前植枇杷,據說亦是她喜愛的水果,可惜東京種不了荔枝。


《篤姬》劇照

節選自蘇枕書的《荔枝在日本古代金貴到難以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