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十大恐怖动植物的“进餐礼仪”

点此看大图片
(网络图片)

动物和植物具有一些奇特的特性,尤其是它们的进食特征,看上去不仅令人恐惧,更是十分怪异,比如:苍蝇会在食物上先呕吐,将食物腐蚀化处理后再进食;管状生物能够分享消化庞大的鲸鱼尸体等。此外,一些微生物和植物也是“致命杀手”,一种叫做茅膏菜的肉食植物,能够诱捕昆虫并缓慢将它们溶为液体再进行吸收。 以下是美国《探索杂志》列举的全球十大最可怕的动植物“进餐礼仪”。


苍蝇进餐前先对食物进行呕吐


(网络图片)


苍蝇是自然界中食腐性动物之一,它们会以任何类型的腐烂肉体为食,或者是粪便、腐烂水果和其他昆虫尸体,它们会用海绵状的嘴部和特殊的管状口腔结构啜吸食物。这种进食方式非常适合于液体形态的食物,但是固体食物是如何变成液体的呢?

原来苍蝇是在食物上呕吐液体,它们的呕吐液体包含着唾液、酶和消化液,这种液体能够短时间内腐蚀苹果或汉堡包。然后,苍蝇使用像下颚骨一样的锋利刀片 状的结构刺穿食物的皮肤,然后吸食其中的腐烂营养液。同时,它们还使用许多覆蓋在口腔附近的纤细毛发探测爬行时途经的食物的气味。

具有拟态性的虫草

(网络图片)


真菌具有各种尺寸大小和体型,多数真菌生活在土壤中的腐烂物质之中,其它的则与各种植物、昆虫水藻等共生,通过栖息环境和保护机制提供相应的食物和营养来源。在某些情况下,它们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单方面的。

虫草是一种完全的拟态寄生物,它们可以侵入一只昆虫体内,用菌丝和基质置换昆虫内部的身体组织和器官。据悉,菌丝是一种束状结构,能够吸收环境中的营养成份;基质是一种茎状植物结构。

如图所示,这是一种叫做“Cordyceps unilateralis”的虫草,它们能够控制蚂蚁,并在其内部在进行繁殖,强迫蚂蚁攀爬到一棵植物,并在其顶部栖息,一直到蚂蚁死亡。到那时候,孢子会附着在这种虫草真菌子实体内,然后这种真菌在蚂蚁的头部繁殖,逐渐到成熟期。

单细胞黏液菌奇特的吞噬现象

(网络图片)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种单细胞黏液菌会变得更强大。这是一种叫做“dictyoselids”的单细胞黏液菌,当食物供给较缺乏时,它们便联合形成一个被称为“伪原质团(pseudoplasmodium)”的多细胞实体,从而有效地保护食物资源。一旦伪原质团发现合适的食物资源,但定居下来,形成包含着许多孢子的延长主茎。

独立的孢子受黏液菌类影响处于蛰服状态,一旦再次出现食物来源它们会进入活跃状态。在进食状态中,独立的黏液菌细胞会进行一个噬菌作用过程,dictyoselids会通过它们的伪足围绕在猎物周围,这些伪足是细胞膜的延伸,并且将伪足在叫做液泡的间隔中进行内在化处理。当吸收完营养物质后,液泡中的酶会消化细菌。

如图所示,图片中白色部分是黏液菌,它被一个酵母细胞(图片中红色部分)所吞没,绿色部分是液泡。

将猎物瘫痪,再将猎物的腹部作为幼虫发育的温床

(网络图片)


对待猎物最残忍的方法莫过于刺黄蜂将蜘蛛瘫痪,然后将其身体作为寄宿体,让产在腹部中的幼小刺黄蜂发育生长。

雌性刺黄蜂的体型要大于雄性,它们释放的有毒刺可使蜘蛛处于瘫痪之中,然后它们会拖拉着蜘蛛到自己的巢穴,并在蜘蛛腹部产卵。一旦刺黄蜂卵孵化,蜘蛛的身体便开始喂养小黄蜂。处于瘫痪状态的蜘蛛猎物位于刺黄蜂附近,遭受幼虫吞噬着它的器官组织。

期间,成年刺黄蜂会以蜘蛛的血淋巴为食,血淋巴包含着盐分、水和节肢动物血管的器官组织。当最后吞噬完毕,幼虫成长之后会用尖刺穿破丝茧,并化成蛹。大约经过一年之后,这些幼年刺黄蜂会生长成为成年体,再准备进行新一轮的“捕猎循环”。

没有口腔、胃和肛门的海洋巨型管状虫

(网络图片)


巨型管状虫的学名叫做“Riftia pachyptila”,它们主要生活在海洋热液喷口处,热液喷口形成于过热、富含营养物质的海水与较冷的海水相汇合。巨型管状虫的长度最大可达到8英尺。

然而,巨型管状虫却缺少口腔、胃、肠道和肛门,它们长著红色羽毛状结构,其中包含着大量的血管,能够吸食水中的二氧化碳、氧气和氧化硫等营养物质。这些营养物质可通过细菌在巨型管状虫体内营养体合成多种有机化合物质。据悉,这些巨型管状虫能够食用一些化学物质。

海星长著两张嘴、两个胃

(网络图片)


海星看上去像一个五角星形状,好像并不具有攻击性,但实际上它却是一种可怕的掠食性动物。它们喜欢掠食贻贝、牡蛎和其他贝壳类动物。所有的海星都长有两张 嘴和两个胃,包括贲门胃和幽门胃,当海星遭遇掠食者时,它们会使用微小的管状足部去吸附撬开贝壳。当贝壳出现较小的裂缝时,海星就会吐出贲门胃进入受害的 贝壳之中,最终贝壳类动物会在消化液缓慢地作用下,将其内部的软组织腐烂,一旦这种腐烂食物过程处理完毕,海星就会收回贲门胃,并将部分已消化食物转移至 幽门胃,然后再进入到肠道。

海鳗鱼长有两副下颚

(网络图片)


很难想像海鳗鱼如此小的头部便能残忍地吞食食物,它们以凶残的撕咬能力而闻名,能够狼吞虎咽地吞食较大的猎物。 由于它们的头部相对较小,海鳗鱼无法将多骨骼鱼类直接吞入口中。

幸运的是,海鳗鱼具有一种灵活的捕食策略——它还长有第二副下颚,也被称为咽颚,位于咽喉深处。当它们用前颚紧紧地咬住猎物,便伸出咽颚向后拉伸食物。它们还有能力处理体型更大的猎物,它们会将身体盘卷在猎物身体上,然后用力地撕咬猎物尸体,每口都会咬下大块的尸体。

管状生物分享鲸鱼尸体

(网络图片)


当蒙特伊湾水族馆研究学会的一支研究小组在蒙特伊湾研究灰鲸尸体时,他们并未看到一些腐烂的骨骼和食腐性动物。相反他们发现大量的生物群体,看上去像一簇簇亮红色羽毛般的丛生水藻。

经过近距离仔细观测,他们意识到这些“羽毛结构”看上去非常像巨管虫,并且它们扮演着相同的角色:从海水中吸收氧气。这种羽毛结构属于两种类型的虫子—— Osedax rubiplumus和Osedax frankpressi,在现象研究人员发现的都是雌性,不久他们便发现雄性虫子生活在雌性体内,它们与精子细胞的大小相差无几。

像管状虫子一样,这些海洋生物缺少口腔和完整的消化管道,它们也可以与一些生活在其身体底部的细菌形成共生关系。这些细菌渗透进入鲸鱼骨骼,分解尸体的油脂和脂肪,为它们的寄主体管状虫子提供食物来源。这些管状虫子在与周边的海水发生交互作用时,交互共享其中的氧气。

茅膏菜是一种可怕的肉食植物

(网络图片)


在自然之中,一些具有噬食性的植物并不比动物逊色,茅膏菜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虽然植物能够从土壤中提取至关重要的氮,但是像茅膏菜这样的肉食性植物更擅长诱捕和吞噬小昆虫。

茅膏菜的命名源于像毛发般分泌腺的粘性分泌物,苍蝇和其他小型昆虫会被这种芬香气味被吸引,当它们被吸引到该植物的分泌腺上时,就会发现这是致命性的陷 阱。当昆虫越拚命地挣扎,它们就会越深地陷入分泌物的包裹之中,最终这些分泌物会密封植物的通气孔,使它们窒息而死。之后茅膏菜会慢慢地卷动叶子边缘,将 猎物更紧地包裹起来,释放出一种包含强有力的生化酶的混合消化液,逐渐地将猎物腐烂分解。经过几天之后,昆虫猎物将变成富含营养的液态物质,便于茅膏菜进行吸收。

蛤与微型水藻的寄居和供食关系

(网络图片)


蛤类是海洋环境数量众多的物种,它们在海水中通过虹吸管抽吸海水,海水穿过较短、像毛发般的纤毛运送到腮部。在腮部的一层黏液可以捕获任何食物微粒,然后运送至蛤的嘴部。第二个虹吸管则负责排放过滤水。

蛤类还有另一种巧妙的捕食策略,叫做虫黄藻(zooxanthellae)的一种微型水藻数以千计寄生在蛤贝壳的覆蓋层上,并在白天进行着光合作用,当蛤 张开贝壳时,这些水藻以碳水化合物质与蛤提供的寄宿环境进行交换,最终虫黄藻附着在蛤贝壳表面,增添了蛤类的隐蔽安全性,同时它们也为蛤类提供了食物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