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奸佞魏忠贤与东厂(中)

(Fotolia)

东厂心狠手辣、鱼肉百姓

天启五年开始,朝臣们对魏忠贤的赞颂变得铺天盖地。朝廷也对魏氏不断加以封赏,魏氏转眼成为天下最显赫的家族。魏忠贤先被称为千岁,后称九千岁,再后来居然被称为“九千九百岁爷爷”,离万岁只有一步之遥了。

西元1623年魏忠贤接管明朝的特务机关东厂后,开始打击朝中异己,残害忠良,制造了多起骇人听闻的冤案。

对于魏忠贤专权,外朝官僚分为两大派,反对魏忠贤的官僚称依附于魏忠贤的官僚为阉党,依附魏忠贤的官僚把反对魏忠贤的官僚统统划为东林党。

天启三年,东林党人杨涟首先发难,上疏罗列其二十四宗罪,魏忠贤为此切齿痛恨东林党人,杖死工部郎中万燝,先后罢斥大学士叶向高、吏部尚书赵南星、左都御史高攀龙、吏部侍郎陈于廷及杨涟、左光斗、魏大中等数十人。

魏忠贤凭空捏造杨涟受贿白银二万两,将其逮捕入牢,命狱卒使用钢针做刷子,刷杨涟全身,用铜锤把肋骨砸断,把杨涟打得皮开肉绽,体无完肤,不到一月就被活活折磨死了。

杨涟被害后,又相继有十几个大臣死于非命。为了钳制不利于他的言论,魏忠贤派出东厂特务,四方流窜,无孔不入,只要听到有冒犯魏忠贤九千岁的话,当下就打个半死,甚至使用剥皮、割舌等酷刑,害死的人不计其数,朝野上下都笼罩在恐怖之中。

一次,朋友四人在密室饮酒,其中一人喝多了,大骂魏忠贤。另三个人不敢附和,仅瞠目而已。这时东厂的特务突然破门而入,当即把四人抓到魏忠贤处。骂人者被活活剥皮,其他三人被奖赏,那三人被吓的魂飞魄散,几至疯颠。

天启六年,一位苏州官员因事进京,途中在客店内遭到特务突如其来的检查,行李被翻了好几遍。进京后,他连续走了几家朋友想求住一宿,竟无一人敢收留他。可见当时气氛之恐怖。

魏忠贤的秘密员警统治,可谓网罗森严,草木皆兵。为达到“未雨绸缪”、“一网打尽”的目的,他和东厂及锦衣卫中人拟了不少黑名单,以防范、监视名单中人,随时将之构陷、逮捕、刑讯、处罚。

当时最著名的黑名单,是魏忠贤的干将王绍徽拟进的《东林点将录》和崔呈秀的《同志录》。

在魏忠贤掌权时期,大狱屡兴,前后诛杀朝臣名士不下百人,无辜平民则以千计,基本上都是依靠秘密特务系统。其狱之酷,方苞记史可法狱中见左光斗之〈左忠毅公逸事〉一段,可见一斑:“左公……席地倚墙而坐,面额焦烂不可辨,左膝以下筋骨尽脱矣。史前跪抱公膝而呜咽。公辨其声,而目不可开,乃奋臂以指拨眦,目光如炬……。”

魏忠贤专权使宦官擅权乱政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他统领法外机构东厂、锦衣卫等特务机关,操纵朝野臣民的生杀予夺,鱼肉百姓,心狠手辣,搞得国无宁日,民不聊生,致使大明王朝最终走向灭亡。

--转载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吴雨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