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风景(5)还怯场吗?

是天赋异禀吗?这小孩发现自己挺会唱歌的,开始是因为模仿电视歌星高歌一曲,就让在浴室里替她洗澡的母亲称赞不已!上了小学一年级,大家学习课本上的童谣〈小毛驴〉,她又再一次震惊了弹著风琴的老师,当场被要求在全班同学面前表演。

真的唱得这么好吗?想想每次在家里唱歌的情形;哥哥会说︰“很吵!”姐姐会说:“难听死了!”她只好躲在浴室里自己洗澡的时间唱唱,可是洗完澡出来后姐姐奚落︰“走音天后!”哥哥嘲笑︰“你别乱唱得太开心行不行?”如此周而复始,她最后在家中就自动“消音”了,变成只在自己骑脚踏车上下学的途中,自由自在的高歌几首!

当然,青春期没人好过,小小的“打击”一个比一个多!直到她上国中被选入学校合唱团,再从团员“独唱竞赛”中被挑出来,代表学校参加“全县国中组独唱比赛”,再意外获得冠军之后,她才明白自己从前被骗了:“原来,我真的会唱歌!而且,我没走音!我根本不会走音!”不但如此,学校周会颁奖时,指导的老师说这是本校第一次拿到独唱冠军,要她在讲台上当着全校师生唱两句!那天数学小考时,数学老师也提议︰只要她把在台上领奖时没唱完的唱完,那今天就不用考试哩!

最棒的是,自小从未称赞过她的父亲,竟然也在晚上应酬回家后搂着她和高高的冠军奖杯拍照了,难得的照片里父亲喝醉酒满脸通红,可是的笑容是慈祥的。从此,她知道自己是特殊的!她相信她可以倚赖“歌唱”得到关注、满足、存在感、优越感,甚至得到“翻身”的未来!就这样,一路从国中到高中转学前,她在家乡累绩的比赛荣誉已经足够让她永远沉浸在对未来编织的大海。

海上的梦境很长,横跨她整个孤独的青少女时代;悲伤无助的时候她想︰“我总有一天会‘出人头地’,那时我会成功!我一定会得到美好的生活!”受挫的时候她想:“我以后会成为‘知名人士’呵,他们会后悔,所以不用跟他们计较了!”她的脑海里不知不觉有了一个因歌唱而带来的“百宝箱”,她相信有朝一日可以凭著“歌唱”得到箱内的一切……如此孤注一掷的想法安慰了自己、舒缓了自己、鼓舞了自己、壮大了自己,直到意外的一天来临,她发现自己──严重“怯场”!

怎能“怯场”?不能“怯场”!她的歌声就是她的全部筹码!但在家庭变故后,她转学到了大都市,被新学校挑选出来参加这次“校际民歌比赛”,在这个离梦想很近的地方,在这个需要人重新认识她的地方,在这个台下的评审对自己的人生很“重要”的地方──她却怯场了!真真实实的怯场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她不知道自己唱到哪儿,只听到发出的声音颤抖、走音、无力,她的心跳得很快,不敢注视观赏她演出的人群,她焦虑、冒冷汗、指尖发颤……再也找不回往昔“歌唱”的如意。

这次比赛失败带来一连串恶梦,最后她连在学校音乐课中,都无法再在他人面前一展歌喉。她憎恶自己,想不开的彻夜痛哭,却只能放弃梦想,收拾心情应考大专,成为一个每晚都在音乐餐厅里听着台上唱歌,却只能在台下努力端著盘子的平凡女孩。

故事很快被所有人遗忘,多年之后,她成为芸芸众生里一个毫不起眼的小螺丝钉,没有人知道她会唱歌,也没有人知道“歌唱”的梦想曾经承载过她一生的重量,也缠扰过她多年失落的青春。直到,有一天因为要帮同事代课,敎补习班的孩子们英文童谣,她那天又开口唱歌了……而她美丽的歌声像黄莺一样的悦耳,瞬间让所有听见的孩子都开心欢呼了!

再见这样的自己,在迟来二十年之后,她终于重新听到自己曾有的歌声。

人生已经不能重来,但人生的智慧可以增长!她领悟当年的怯场,是“有所求”吧!是她“有所求”于名声、地位、金钱、爱,所有渴盼的人生救赎与幸福,她都想透过“歌声”去索取!所以在张口发声的刹那,她对评审和听众只剩害怕与利用,她再也不是在“唱歌”了,她是在“乞讨”与“战斗”!她是在内心自动开启了一场卑微的无名小卒能否成为“Somebady”的恐怖战斗!

她如今愉悦的唱歌、轻松的唱歌、自在的唱歌,在温醇恬淡的歌声中“付出”温柔;因为她再也没有什么好跟群众索求的,也再也没有什么好跟自己索求;她早已不介意群众如何看待与评价,因她不再“别有居心”,她感觉唱歌就只是唱歌,那就要好好唱歌!好好的把音乐的美好旋律传达出去,好好的把歌曲诠释的感动人心!因为只是单纯“唱歌”而已!她说但愿、但愿能让同样被欲望俘虏的人们明白:你现在能拥有的一切其实并非原属于“你”,而是“上苍”赐予!@


责任编辑:林芳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