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命運是以前定好的嗎?(29)劉輝

(Michaela Carl /Fotolia)

常看到網上報導,許多家長為了子女讀書、教育問題,使用體訓或虐待至死,從「狼爸」蕭百佑的名言「每天挨頓罵,孩子進北大」,到東莞「虎媽」虐打兩名3歲幼童致死,後來又出現溫州「獸父」,體罰6歲女兒致死後棄屍荒野的醜聞,原因都是因為兒女的功課沒有達到父母的要求。

其實,一個人的知識和學問,除後天教育、學習和努力的作用外,還有相當一部分因素是由另外空間所決定,不是只靠人為努力,或靠鞭打體罰就能學好。

人的知識,不是一生一世就完結,它像生命一樣,也會將一生所學積累到下一世,會有一個積累、沉澱過程,當下一世又接觸到同類知識時,就會很快上手,學習得比平常人更出色。

例如世界上有許多天才音樂兒童,幾歲就能上臺演奏、作曲,甚至指揮樂團,其實他(她)們上一世,上上多世就學習過此種知識,今世他(她)們只是將此等知識拿出來應用而已。

如果將一個前世、前多世都沒有接觸過音樂的兒童,想達到他們的水準,恐怕將他打死也沒用,這不是勤奮不勤奮的問題。

劉輝,宋仁宗嘉祐四年(1059)己亥科狀元,時年三十歲。

劉輝的祖父、父親都是種田的,家境貧寒,但劉輝卻對種田毫無興趣,而特別好學。有段時間,他遊學到江州(今江西九江市),寓居於東林禪院中。院裏有唐代文學家白居易的畫像。

劉輝心想,像白居易這樣有才華、有影響力的人,定然是成了神,就經常去上供些果品,對著白居易的畫像虔誠地默禱道:「如果我能得到您十分之一、二的才華,就算是上仙的莫大恩賜了!」

劉輝默禱過後,走出寺院在小溪旁漫步。忽然,他發現有位老人坐在前面的石頭上,容貌儒雅溫和,像個飽學之士,便主動上前打招呼。那老人不以為怪,也就答起話來。其議論精闢,知識淵博,知識是多方面的,劉輝不住地點頭稱是,態度也謙恭了。

後來,他大著膽子問道:「老先生如此淵博,無所不知,為什麼住在這裡呢?」老翁笑道:「告訴你實話,我就是自居易。承蒙你的厚意,很慚愧沒有別的辦法達到你的願望,只能跟你面談一點我的體會。」

劉輝暗暗吃驚,更加恭敬了。老翁頓了頓又說:「一個人的才能關鍵在天賦的高低,如果天賦高,就可以做到所謂『青出於藍而勝於藍』。至於學問,是靠後天記誦取得,可以通過長期積累的辦法達到相當程度。

人們說的『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就是指的這方面的情形。人的才能之高下,既是天生的,那當然不能勉強求得。但如果想做到見多識廣,下筆不感到阻滯,就像事先想好了一樣,那關鍵就在於一個人要反復經歷生死,托生為人的次數要多啊!

我於唐代德宗(780~804年在位)、順宗(805~820年在位)時托生人間那一回,已經是第21次投人胎了。正由於反復經歷,我對所聞所見的一切,沒有不熟悉,所以動起腦筋或寫起文章來,迅速快捷,都能與『九經』和諸子百家融會貫通。

我利用其中較為遠大的部分構成事業,而抒發其中較為清約的部分形成詩歌,所以無論是描寫風月,還是刻畫大自然,都像成竹在胸般。現在,你投人胎才6次,尚無特別超出凡人之處,但你也是有祿位,命定的科名次第很高。」

劉輝聽罷,連連拜謝,又求教道:「祿位已經知道,壽命的長短,也能讓我知道麼?」老人說:「這個陰曹的官吏自有一本帳管著,我是不知道的。」說完,老人起身飄然離去,進了竹園便不見蹤影。後來,劉輝果然中了狀元。

另外,還有一種知識,不是從後天的教育、學習和努力中得到,而是直接地從另外空間中來,這些就更難讓一般人所理解。

《雲溪友議》中有一記載,列子(戰國前期思想家,是繼老子和莊子之後的又一位道家思想代表人物)當年死在鄭國,他的墳墓在郊外野草叢中,成為名人賢士留下的遺跡,禁止人們在這裡砍柴。

附近有個叫胡生的人,家裏很貧窮,年輕時以為別人磨洗銅鏡和鍍釘為職業。他得到水果、好茶或美酒,總要到列子墓前供奉,祈求列子能賜給他聰明和學問。

一年以後,他夢見一個人拿刀子將他的肚子剖開,把一本書放到他的心臟裡面,睡醒以後,他想要吟詩,朗誦出來的都是非常美妙的詞句,但卻不是從老師、朋友那裏學來。

雖然有了學問,但是他還不放棄磨洗銅鏡的卑微職業,真是有隱士的風格。遠近的人們都叫他「胡釘鉸」。太守等官員和其他一些社會名流都很敬佩他,經常有一些前輩來拜訪他,送給他一些禮物,他全都不要。但如果送給他香茶或美酒,他卻欣然接受。

現在介紹他作的幾首詩,一首是高興迎接圃田縣韓少府來訪:「忽聞梅福來相訪,笑著荷衣出草堂。兒童不慣見車馬。爭入蘆花深處藏」;還有看鄭州崔郎中家的女郎們繡的花:「日暮堂前花蕊嬌,爭拈小筆上床描。繡成安向春園裏,引得黃鶯下柳條」;另有一首題目是〈江際小兒垂釣〉:「蓬頭稚子學垂綸,側坐蒼苔草映身。路人借問遙招手,恐畏魚驚不應人」。

無獨有偶,中國史書上也有類似的記載,看來這種事情應當不會是假的。

據《宋史》中記載,王處訥(915~82),河南洛陽人,五代末、宋初天文術數家,精通星相、曆數、天命等學問,北漢時曾判司天監事。王處訥少年時,有一個老翁來到他的住處,將洛河中的石頭煮得像麵一樣,讓王處訥吃掉,並說:「你天性聰明,今後應為人師。」

後來又曾夢見有人拿著一面大鏡,其中布滿星宿,那人剖開他的肚子,把鏡裝進去,醒來後汗流浹背,過了一個多月,仍覺得心口疼痛。從此以後,他便對星相、曆數、天命以及占候吉凶等學問,有特別深入的研究。

可見,人的學問,也有的是從另外空間中直接得來,不是從後天的教育、學習和努力中所得到。@*(待續)

資料來源:《青瑣高議》、《雲溪友議》、《宋史》

責任編輯:王書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