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命运是以前定好的吗?(29)刘辉

(Michaela Carl /Fotolia)

常看到网上报导,许多家长为了子女读书、教育问题,使用体训或虐待至死,从“狼爸”萧百佑的名言“每天挨顿骂,孩子进北大”,到东莞“虎妈”虐打两名3岁幼童致死,后来又出现温州“兽父”,体罚6岁女儿致死后弃尸荒野的丑闻,原因都是因为儿女的功课没有达到父母的要求。

其实,一个人的知识和学问,除后天教育、学习和努力的作用外,还有相当一部分因素是由另外空间所决定,不是只靠人为努力,或靠鞭打体罚就能学好。

人的知识,不是一生一世就完结,它像生命一样,也会将一生所学积累到下一世,会有一个积累、沉淀过程,当下一世又接触到同类知识时,就会很快上手,学习得比平常人更出色。

例如世界上有许多天才音乐儿童,几岁就能上台演奏、作曲,甚至指挥乐团,其实他(她)们上一世,上上多世就学习过此种知识,今世他(她)们只是将此等知识拿出来应用而已。

如果将一个前世、前多世都没有接触过音乐的儿童,想达到他们的水准,恐怕将他打死也没用,这不是勤奋不勤奋的问题。

刘辉,宋仁宗嘉祐四年(1059)己亥科状元,时年三十岁。

刘辉的祖父、父亲都是种田的,家境贫寒,但刘辉却对种田毫无兴趣,而特别好学。有段时间,他游学到江州(今江西九江市),寓居于东林禅院中。院里有唐代文学家白居易的画像。

刘辉心想,像白居易这样有才华、有影响力的人,定然是成了神,就经常去上供些果品,对着白居易的画像虔诚地默祷道:“如果我能得到您十分之一、二的才华,就算是上仙的莫大恩赐了!”

刘辉默祷过后,走出寺院在小溪旁漫步。忽然,他发现有位老人坐在前面的石头上,容貌儒雅温和,像个饱学之士,便主动上前打招呼。那老人不以为怪,也就答起话来。其议论精辟,知识渊博,知识是多方面的,刘辉不住地点头称是,态度也谦恭了。

后来,他大著胆子问道:“老先生如此渊博,无所不知,为什么住在这里呢?”老翁笑道:“告诉你实话,我就是自居易。承蒙你的厚意,很惭愧没有别的办法达到你的愿望,只能跟你面谈一点我的体会。”

刘辉暗暗吃惊,更加恭敬了。老翁顿了顿又说:“一个人的才能关键在天赋的高低,如果天赋高,就可以做到所谓‘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至于学问,是靠后天记诵取得,可以通过长期积累的办法达到相当程度。

人们说的‘人一能之,己百之;人十能之,己千之’就是指的这方面的情形。人的才能之高下,既是天生的,那当然不能勉强求得。但如果想做到见多识广,下笔不感到阻滞,就像事先想好了一样,那关键就在于一个人要反复经历生死,托生为人的次数要多啊!

我于唐代德宗(780~804年在位)、顺宗(805~820年在位)时托生人间那一回,已经是第21次投人胎了。正由于反复经历,我对所闻所见的一切,没有不熟悉,所以动起脑筋或写起文章来,迅速快捷,都能与‘九经’和诸子百家融会贯通。

我利用其中较为远大的部分构成事业,而抒发其中较为清约的部分形成诗歌,所以无论是描写风月,还是刻画大自然,都像成竹在胸般。现在,你投人胎才6次,尚无特别超出凡人之处,但你也是有禄位,命定的科名次第很高。”

刘辉听罢,连连拜谢,又求教道:“禄位已经知道,寿命的长短,也能让我知道么?”老人说:“这个阴曹的官吏自有一本帐管着,我是不知道的。”说完,老人起身飘然离去,进了竹园便不见踪影。后来,刘辉果然中了状元。

另外,还有一种知识,不是从后天的教育、学习和努力中得到,而是直接地从另外空间中来,这些就更难让一般人所理解。

《云溪友议》中有一记载,列子(战国前期思想家,是继老子和庄子之后的又一位道家思想代表人物)当年死在郑国,他的坟墓在郊外野草丛中,成为名人贤士留下的遗迹,禁止人们在这里砍柴。

附近有个叫胡生的人,家里很贫穷,年轻时以为别人磨洗铜镜和镀钉为职业。他得到水果、好茶或美酒,总要到列子墓前供奉,祈求列子能赐给他聪明和学问。

一年以后,他梦见一个人拿刀子将他的肚子剖开,把一本书放到他的心脏里面,睡醒以后,他想要吟诗,朗诵出来的都是非常美妙的词句,但却不是从老师、朋友那里学来。

虽然有了学问,但是他还不放弃磨洗铜镜的卑微职业,真是有隐士的风格。远近的人们都叫他“胡钉铰”。太守等官员和其他一些社会名流都很敬佩他,经常有一些前辈来拜访他,送给他一些礼物,他全都不要。但如果送给他香茶或美酒,他却欣然接受。

现在介绍他作的几首诗,一首是高兴迎接圃田县韩少府来访:“忽闻梅福来相访,笑着荷衣出草堂。儿童不惯见车马。争入芦花深处藏”;还有看郑州崔郎中家的女郎们绣的花:“日暮堂前花蕊娇,争拈小笔上床描。绣成安向春园里,引得黄莺下柳条”;另有一首题目是〈江际小儿垂钓〉:“蓬头稚子学垂纶,侧坐苍苔草映身。路人借问遥招手,恐畏鱼惊不应人”。

无独有偶,中国史书上也有类似的记载,看来这种事情应当不会是假的。

据《宋史》中记载,王处讷(915~82),河南洛阳人,五代末、宋初天文术数家,精通星相、历数、天命等学问,北汉时曾判司天监事。王处讷少年时,有一个老翁来到他的住处,将洛河中的石头煮得像面一样,让王处讷吃掉,并说:“你天性聪明,今后应为人师。”

后来又曾梦见有人拿着一面大镜,其中布满星宿,那人剖开他的肚子,把镜装进去,醒来后汗流浃背,过了一个多月,仍觉得心口疼痛。从此以后,他便对星相、历数、天命以及占候吉凶等学问,有特别深入的研究。

可见,人的学问,也有的是从另外空间中直接得来,不是从后天的教育、学习和努力中所得到。@*(待续)

资料来源:《青琐高议》、《云溪友议》、《宋史》

责任编辑:王书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