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丐聖武訓(五)對武訓的崇敬和紀念

文化典故/圖/柚子

五、對武訓的崇敬和紀念

一八九六年四月二十三日,武訓病逝於御史巷義塾,享年五十九歲。《清史》記載:「(武訓)病革,聞諸生誦讀聲,猶張目而笑。」聽到孩子們的朗朗讀書聲,這是武訓一生最欣慰的事情,他是笑著死的。在武訓出殯那一天,堂邑、館陶、臨清三縣的官紳,包括所有官府的人,全部來送殯。按照武訓遺囑他歸葬於堂邑縣柳林鎮崇賢義塾的東側,埋在第一個義塾旁邊。他的葬禮各縣鄉民自動參加,葬禮達萬人以上。沿途來觀者人山人海,一時師生哭聲震天,鄉民紛紛落淚。有的人說:「誰說武訓沒有兒子?」

1903年山東巡撫衙門,為武訓修茸了陵墓,建造了武訓祠,並立碑為紀。十年以後,清廷將武訓業績宣付國史館立傳。進入民國,北洋政府將武訓事跡以「列傳」形式編入《清史稿》,開正史為乞丐列傳之先例。梁啟超也曾為武訓立傳,通篇以「先生」尊稱之。民國時期,山東教育廳長何思源先生撥款重建了武訓祠,還立了武訓漢白玉雕像。1932年,山東省主席韓復矩建造 「武公紀念堂」 ,還有兩個「武公紀念廳」。1934年,臨清縣武訓小學紀念武訓九十七週年誕辰活動,蔣介石、馮玉祥、李宗仁、張學良、楊虎城、蔡元培等軍政要人,教育家、文學家、藝術家等社會名流,紛紛以題詞、詩歌、散文、傳記等方式頌揚武訓。蔣介石親筆題寫《武訓先生傳讚》:「以行乞之力,而創成德達才之業。以不學之身,而遺淑人壽世之澤。於戲先生!獨行空前,仁孚義協,允無愧於堅苦卓絕。世之履厚席豐,而頑鄙自利者,寧不聞風而有立。」於右任題詞:「人倫師表」。

陶行知積極宣傳武訓精神,還身體力行,成為武訓精神的忠實實踐者。他說:「每一個農友都做一個武訓,每一個小朋友都做一個小武訓」;「我們要想普及教育,必得學武訓」;「中國要想造成一個好學的民族,需要一百萬位武訓先生,開辦三百萬所學校及讀書處,平均每校每處普及一百五十人之教育,才能叫整個中華民族四萬萬五千萬人,家家讀書,人人明理。大家活到老學到老,才能保證整個民族繼續不斷之進步。」1945年在全民衛國抗戰之中,陶行知等大批教育家、文學藝術家和社會各界愛國人士在重慶興起了紀念武訓誕辰一百零七週年活動。1000多人參加大會,規模空前。社會各界尤其是文化界和教育界名流紛紛參加紀念活動,《義丐武訓傳》《武訓先生年譜》《武訓畫傳》等書作也大量出版。

上世紀三十年代到四十年代,武訓在中華大地都是非常的受崇敬。中華民國時期,武訓事跡被正式列入教科書,只要是上學的孩子都會知道他。在1949年以前,歷史課有道題,你最崇拜的人是誰?四百多個學生,絕大多數孩子寫的答案是:武訓。全國出現了三十多處武訓學校。民國有個馮玉祥將軍,他在1932年至1935年,三年的時間裡就建立了15所武訓小學。還有武訓出版社、武訓街、武訓巷,堂邑縣還更名為武訓縣,柳林鎮更名為武訓鎮,都是紀念武訓。山東名錄稱之為武聖人。歷史上叫聖人的很少,歷史上的賢人比聖人多的多。因為聖賢通常合稱,但是叫聖人的很少,晚清就更少了。孔子有學問,刪述六經,把中華傳統文化做人那部份傳承了下來。武訓是一個不認字的人,卻同樣被稱為聖人,這不是一件讓人震驚的事情嗎?善良和對生命的尊重和珍惜才是文化的真正內涵。

1951年,在大陸電影《武訓傳》遭受大批判以前,中國不同的社會階層,歷屆政權對武訓的態度都是一致的,無論是在滿清帝制王朝,還是民選的中華民國時期,甚至就是汪精衛南京日偽政權,就是那樣一個漢奸政權,他也是同樣尊崇武訓。後來武訓先生還被收入世界教育辭典,受到全世界的尊敬。因為他不識字被稱為無聲教育家和貧民教育家。

瑞士武訓

這裡順便說一個瑞士的武訓,他叫菲斯泰洛奇,生於1746年。瑞士當時是一個貧窮偏僻的小國,由於菲斯泰洛奇的努力,瑞士的貧民教育得到普及。他的教育成功以後,全歐洲各國的領袖、教育家都去學習。瑞士由一個偏僻落後的山地小國成為一個教育的超級大國。他被西方人稱為「教聖」。他獻身教育的崇高精神,被讚譽為「聖心」「聖德」,跟中國聖賢受到的尊崇一樣。

在他的自述裡邊說:「我一直充當一位受冷落的,意志薄弱的初級教師,推著一輛只載著一些基本常識的書籍,空蕩蕩的獨輪車,卻意外地投身一項事業,包括創辦一所孤兒院,一所教師學院和一所寄宿學校。做這些事情第一年就需要一大筆錢,可是即使是這筆錢的十分之一,我也難以弄到。」但是他最終成功了,改變了一個國家,讓一個貧窮落後的小國,成為一個教育的超級大國。

中國大陸對武訓精神的批判剷除和遺忘

那麼為甚麼我們大家今天不知道武訓呢?

電影《武訓傳》1949年之前就拍出來了,後來為了迎合共產黨的革命精神,還補拍加了個革命的尾巴,1950年底全國公演,受到普遍好評,場場滿座。僅京、津、滬的報刊,幾個月就發表了40多篇讚揚文章。1951年《武訓傳》在中南海懷仁堂放映,劉少奇、朱德等百餘中央領導人看了,都說這個電影非常好。文藝界、知識界、教育界和社會很多名人都寫了文章,讚頌這個電影。但是這事唯獨沒得到毛澤東的同意,他不高興了,突然風頭一轉,馬上寫了二篇批判文章,上綱上線扣上了大帽子。武訓居然成了「封建統治階級的奴才,農民起義的對頭,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幫凶」,「大流氓、大債主和大地主」。善惡、好壞、是非都顛倒了。文化藝術名人郭沫若、田漢、夏衍等,立刻由讚頌馬上改為檢討批判。演武訓的著名演員趙丹,導演孫瑜,後來都受很大的衝擊、批判,40多人受到牽連。

中華傳統文化在文化大革命遭到大破壞。這場民族的文化災難就是從1951年批《武訓傳》開始的。文化大革命時武訓的漢白玉雕像、「義學正」匾額均被砸毀。這樣一個中華民族的偉大祖先,教育界一個特別的榜樣,在中國大陸再也沒有人知道了。中華民族的大悲哀!

陶行知先生寫的一段《武訓頌》,對武訓精神做了一個總結:

武訓頌
陶行知
朝朝暮暮,快快樂樂。一生到老,四處奔波。
為了苦孩,甘為駱駝。與人有益,牛馬也做。
公無靠背,朋友無多。未受教育,狀元蓋過。
當眾跪求,頑石轉舵。不置家產,不娶老婆。
為著一件大事來,興學,興學,興學。

--摘編自正見網

責任編輯:魏春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