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惡者難逃 無辜者必免

(Fotolia )

這事發生在元朝年間,廣東的盜匪,渡過長江,占據瓜州和鎮江兩地。朝廷派大軍,集中水軍兵船在焦山,堵住他們順江入海之通路。水軍中有一名姓李的,原來是軍船上的舵工,因勞積資深當上了把總。他行為放肆,經常夜間出去搶劫。

丙辰年的冬天,有一對老年夫婦攜帶全家人,從揚州乘船南渡。駕了一艘漁船順風下駛,從李把總的船旁駛過。

李就用鉤索把漁船抓住,藉口要對之進行盤查,帶領他一伙人登上漁船,入艙搜索,翻筐倒箱,得銀二百餘兩和滿滿一匣金銀首飾,全部沒收。老人夫婦不服,和他再三爭要,李就威脅、嚇唬,老人怕了,願意把首飾給他,但求把銀子還給他們,李不答應。老人又求他全部拿去,稍給留點行李路費,李又不同意。

老翁一怒之下說:「世道反復多變,難道就沒有重見天日的時候!」竟然撥轉船頭,解了纜繩要走。

李把總擔心他會控告自己,就換了副面孔騙他說:「我特地跟老先生開個玩笑!現在已天黑,搬動東西不方便。請等到明天早晨,全部原璧奉還!」並把老翁的漁船用索繫在軍船舵樓下方。

到了深夜,李用船上的巨舵把漁船壓沉,老翁夫婦及兩個兒子等共十一人,全部淹死。李把總卻洋洋自得。當時,與李同船有二十多人,其中只有五人沒有參與這場謀殺,其他的人都插手。

其中有一水兵某甲,一直信奉神佛,只要不是出兵打仗,總是跪在頭艙地板上拜神念佛。他聽到這件謀財害命之事,感到十分憂慮,說:「這件事必然會招顯著的報應!咱們共事在一條船上,有甚麼辦法呢?」李把總一伙人,都譏笑他迷信。

第二天,李把總到另一條船上去拜訪朋友,驟然間頭痛起來,急忙喚隨從用船載他回去。船到江心,劃手突然停手不划了。李把總問為甚麼停下來,劃手指著李把總的船說:「船頭打雷呢!你沒看見船頭上站著雷神,怒目瞪著我們哩!」

李聽後大怒,罵他是妖言惑眾,用刀背狠擊他,船手不得已,只好搖動船槳靠了上去。

李把總剛登上自己的船,一聲霹靂把他殛斃。

船上的人見船頭打雷,都向後艄跑,雷又轟鳴起來,把船攔腰劈為兩截,後半截隨著雷聲連人帶船全部沉沒。

前半截此時還浮在水面,某甲仍在頭艙底念佛,聽到雷聲幾次發作,就走上甲板來看,只見李把總已然殛斃,一艘完整的船隻剩一半,同船人不見一個。十分恐慌,伸手抓起行囊,大聲號叫呼救,有人劃著小船來救他。

某甲上船後未及划出丈把遠,又聽一聲炸雷,回頭看到前半截也當即沉入水中。

沒有參與謀殺的那五個人,都被雷電挾著提到對岸沙灘,過了好一會才清醒過來,有人問他們當時的情形,都說:「在李把總被殛斃時,他們也隨著大夥向船尾躲避,恍惚中見有金甲神挾著自己,如夢如醉,根本不知道怎麼會來到這裡的。」

後有詩曰:「肆意江中起盜心 傷心巨柁壓船沉 隔宵同夥皆天殛 莫道無神卻有神」。

李把總等這些參與謀殺的惡人,仗恃自己在江上之淫威,藉著月黑風高之暗夜,弱肉強食,認為又有誰能奈何他們呢!何況一船之上,誰善誰惡,又依據甚麼去辨別?然而上天明鑑,懲惡揚善,報應何快何速,分毫不差!雷霆一震,黑白立分,同惡者定殺,無辜者必免。@

責任編輯:吳雨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