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奸佞魏忠賢與東廠(下)

(Fotolia)

製造恐怖的特務機關東廠

那麼明朝時為什麼會設立一個法外的特務機關--東廠呢?明太祖時期是嚴禁內臣干政。朱元璋死後爆發的靖難之役中,宦官多有軍功。明成祖朱棣認為家奴可靠,他稱帝後設立了東廠,由親信太監掌管。

東廠和錦衣衛一樣,只對皇帝負責,不必經司法機關批准,可隨意監督、緝拿臣民,開了宦官干政之端。但在英宗之前,皇帝都親自視政,親自管理,宦官還不敢擅權。英宗之後,因為皇帝多昏庸無能,宦官便乘機弄權,開始插手內閣、司法等事務。

到了成化年間,又設立了西廠,後又設立內行廠,特務布滿全國各地,連居於窮鄉僻壤的人民也受其害。

「廠衛」是在國家法定的以三法司為首的司法機構之外,由皇帝支配,但有時實權也落於宦官之手,就如同今天的國安等秘密員警系統。監察官員和民眾的言行,不經正式司法機構之手,也無須遵循嚴格司法程式,可將嫌疑人直接下獄、刑訊並處罰。從偵查、拘捕到審訊、執行,做足全套。法律失去自己的位置,司法受到極大扭曲。

廠衛之酷烈,又以魏忠賢時期最為黑暗和漫長。其時秘密員警多如牛虱,不論百姓或官員,莫不被置於嚴密監視之下。當然廠衛監控更多的還是官員、士人中的持不同政見者,而且一人犯忌,親朋好友皆受株連。

魏大中被逮,有司不通知其家屬所系何地,大中的兒子只能偷偷跑到京師,想刺探父親的消息,還得「變姓名匿旅舍,晝伏夜出」。周順昌被下詔獄,朱祖文進京訪周的朋友,戰戰兢兢如新娶之婦,和人接洽,只在蕭寺古廟之中,信件常折成指頭大小,藏於鞋襪,或糊於壁間。

冥冥之中有定數,善惡到頭終有報

然而,無論作惡者多麼位高權重,不可一世,因果報應卻是絕對的真實不虛,富貴榮華如曇花一現,轉眼間上天的懲罰就到了眼前。

魏忠賢某年過生日,忽然來了一個道人。道人一手拿拂塵,一手持藤杖,見到魏忠賢後厲聲痛駡:「我與公公你久別之後,今日才得在此相見。現在你富貴已極,怎麼就把我給忘了呢?你能欺君欺人,難道還能欺天嗎?你這豬狗不如的傢伙,我還要看著你將來被千刀萬剮呢!」隨後他兩袖拂空一甩,頓時就消失不見,大家都驚訝不已。

天啟七年八月,熹宗病死,其弟弟、信王朱由檢即位,即是崇禎帝。魏忠賢還想繼續控制崇禎帝,但沒有得逞。崇禎皇帝即位不久,就把容氏趕出皇宮。同時,各地官民上本論魏忠賢之罪的竟達數百本,崇禎片紙不遺,親自批閱,看到閹黨所為令人髮指,不禁動怒,下詔擒拿魏忠賢等人,抄沒家產。

十一月,魏忠賢被免職,謫發鳳陽守祖陵。之後又命錦衣衛擒拿魏忠賢,魏忠賢行至途中接到密報,自知末日已到,生不如死,於是懸梁自盡。崇禎下令淩遲魏忠賢屍體,懸其首級於河間示眾。又下詔在宮中浣衣局殺了容氏。

同時,斬殺了許多魏黨黨羽,抄沒他們的家產。魏忠賢畏罪自殺後還被碎屍萬段,完全應驗了道人的預言:魏忠賢真的被千刀萬剮了。

不但如此,那些助紂為虐的「秘密員警們」都沒有好下場。曾經擔任廠衛提督的劉瑾,遭淩遲處死;西廠的締造者汪直,最終落了個被放逐南京御馬監,廢棄而死的下場。

甲申明亡,很多廠衛帶頭投降李自成,但李自成對他們不是打殺,就是趕走。這些曾經橫行一時的「秘密員警們」,被民眾追逐喊打,「哀號奔走,青腫流血」,衣服被扯得稀爛,隨身的錢也被搶得精光。

這真應了古人所說,冥冥之中皆有定數,善惡到頭報應就會來臨。

--轉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吳雨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