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志远:中共活摘器官是群体灭绝大屠杀

法轮功学员旧金山苏比尔曼公园举行集会要求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戴兵/大纪元)

【大纪元2014年10月16日讯】2014年10月15日,上千名来自美国各州的部分法轮功学员在旧金山市政厅前集会,声援1亿8千万中国大陆同胞退出中共党、团、队等相关组织,解体中共,并要求中共立即停止迫害。

以下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负责人汪志远先生的集会发言稿。

根据追查国际已掌握的大量的确凿的证据,中共用活摘器官的方式对法轮功学员实施了一场全国性群体灭绝性的大屠杀!以原中共党魁江泽民为首的犯罪集团利用整个国家机器,包括司法系统和军队、武警、地方医疗机构联合对法轮功修炼群体实施了一场旨在“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性大屠杀,其采取的手段是用“活摘器官”的方式实施的。其规模和邪恶达到人类有史以来登峰造极的程度。

一、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命令来自原中共党魁江泽民等最高当局

2014年9月30日,追查国际调查获得最新证据,是原中共党魁江泽民直接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这一证据是对原中共解放军总后勤部卫生部部长白书忠进行了关于军队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犯罪活动的调查中获得的。作为这场屠杀具体执行机构之一军队卫生系统的最高医疗行政领导,白书忠应该是具体传达江氏大屠杀指示、贯彻落实这灭绝政策的主要的和直接的责任人。其任职的九八年至二零零四年正处中共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高峰期,他对当时的情况了解得最清楚、也说得最清楚。

这与二零一三年八月知情人鲍光(化名)向海外媒体曝光的二零零六年时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访德期间亲口承认是江氏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相印证。

追查国际对政治局常委李长春调查中,他亲口直接道出活摘器官的事情,“周永康具体管这个事,他知道。”等等。

二、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确凿,是对人类最惨烈的系统性犯罪

追查国际于2013年9月11日发表的《活摘证据专辑》,其中一名曾担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现场持枪警卫的武警举证他目击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全过程。诉说了这一惊天罪恶的惨烈!

驻北京丰台的解放军307医院移植科肾源联系人陈强直言承认他们是官方、警方、监狱一条龙的运作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交易,还可提供证明法轮功学员供体身份的材料。

中共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刑庭警察明确表示可以提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但要看出价的条件。

从北京、天津的器官移植中心的主任医生,到上海、武汉、广东、广西的医院器官移植科的医生,从北到南跨越全国,都直言承认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供体,而且多数保证1-2周内可实施手术。上海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肝脏移植中心的医生接受患者询问:“有没有这种炼法轮功的这种提供的,…”回答:“我们这儿的都是这种”。

原锦州公安局长王立军主办的“锦州市公安局现场心理研究中心”涉嫌用法轮功学员做活人人体实验并活摘器官的犯罪。薄熙来伙同薄谷开来涉嫌用法轮功学员做人体塑化模型在世界各地出售并展出。如此等等反人类罪行,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三、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对人类最猖狂的犯罪

(一)中国大陆移植反常现象

反常现象之一:自2000年以后,中国大陆器官移植业暴炸性增长。

例如,实施肝移植的医院由1999年以前的19家暴增至500多家(截至2006年4月) 。肝移植:1999年以前20多年的肝移植累积总数仅100多例,1999年以后呈指数增长, 仅2006年的年移植量就达5680例 。

2006年6月24日至 2007年6月24日一年间,在全世界关注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的时期,中国大陆还继续施行了4231例肝移植。

自2000年起,中国大陆实施人体器官移植的医院数量远远超过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提供的650家,全国移植总数也远远超过黄提供的一年1万例左右。据追查国际不完全统计,在2005年中共迫害法轮功高峰期,中国大陆实施人体器官移植的医院数量超过800家,从沿海大城市的三甲医院,到偏远地区的卫生所,如:如黑龙江省宝清县八五三农场职工医院、山东省淄博市临淄区妇幼保健院、贵州省都匀市人民医院;;从综合性医院到专科医院,如中医医院、眼科医院、职业病医院等,都不同程度地参与了器官切取或移植。虽然中共一直在销毁网上证据,从追查国际获得的有限数据来看,目前中国大陆至少完成肾移植16万例,肝移植3.6万例,心移植1800例,眼角膜移植12万例。

反常现象之二:器官移植的供体生前身体健康状况极佳,而且绝大多数是“无酗酒史”等不良习惯的、青壮年健康男性。

医学论文中的“供体”描述,多为“无长期用药史”, “无肝炎、无恶心肿瘤及慢性病”“无酗酒史、无糖尿病等疾病”、“无脂肪肝”。而且来自诸多省份医院的移植供体健康状况都是一样的好。对比在押人员不可能有如此良好健康状况,很可能是被非法绑架和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反常现象之三:公安、司法机构直接参与移植和配型,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犯罪提供了实际操作的司法保证。

1999年10月成立的“卫生部法医学重点实验室”由卫生部、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在西安交通大学法医系共同组建。该实验室网站自称“在器官移植配型等方面研究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法医学实验室本应为刑事案件提供物证,现在却直接参与了属于卫生医疗部门的器官移植配型,这使得抓捕、关押了大批法轮功学员的公安系统和掌握死刑判决或提供伪造死刑证书的法院系统成了器官移植杀人产业的合作伙伴。

再如,云南省昆明法医院设有血液透析肾移植中心,其法医物证室原本做一些亲子鉴定,从2001年起开始做器官移植组织配型,自称“从2001年到2008年,已完成了几千例实质器官移植的组织配型”,并与东莞太平人民医院器官移植中心共同实施1537例肾移植。

另外,大陆多家配型中心为2000年后成立,至今已完成配型成千甚至上万例。如:河北省器官移植配型中心、深圳市血液中心、北京市红十字血液中心HLA实验室等。

反常现象之四:急诊移植和择期移植的现象遍布中国大陆很多医院,充分证明按需求取器官的“活体器官库”的存在。

美国是世界第一大移植国,美国卫生部公布器官平均等待时间2~3年。而在中国大陆器官移植的等待时间极短。

如第二军医大学附属上海长征医院的一篇论文中提到,2003到2006年的3年时间里,实施120例急诊肝移植,受者为重型肝炎患者,入院后平均存活3天,“只能采用急诊肝移植方法,最短时间为患者入院4小时即行肝移植。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肝胆胰外科(卫生部多器官联合移植研究重点实验室)郑树森在一篇论文中讲该院从2000年1月到2004年12月实施46例急诊肝移植。所有患者均在72小时内接受原位肝移植。

位于北戴河的北京军区第281医院的一篇论文中记载,在决定为病人实施二次肾移植后,只用了一天时间即完成“联系肾源,组织配型”,在第二天也就是2002年2月5日,实施再次肾移植手术。

像这样只需几个小时或几天就可实施移植手术的现象,遍布中国大陆诸多省份,充分证明按需求取器官的“活体器官库”的存在。

反常现象之五,没有资质的中小型医院,疯狂的开展器官移植的供体切取

西安高新医院网站一篇文章讲述该院成立初期实施器官切取的情况, “不管酷暑、严寒4、5个人窝在一辆破旧的面包车中切取供体器官”,有时“一天一夜7、8台移植手术”。

广东东莞市太平人民医院2002年1月至10月,共进行211例肾切取。这么短的一段时间,这么大数量的供体是从哪里来的?而且该医院泌尿外科主任李杰参与肾移植4000余例,主刀肾移植500余例;参与肝移植50余例,主刀12例。

云南肾脏病医院网上自称“保证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健康肾脏”,“提供最短的冷、热缺血时间”,“每周都有移植手术”,“唯一开展供体找受体的器官移植医院”,“只要医生同意做肾移植,就有移植成功的把握”,“若不成功做到成功为止” ......。这样的保障只可能建立在庞大的活体肾源库之上。

从以上的例子,可以看出中国大陆的医院摘取器官现象是非常疯狂的,大量的杀人。

反常现象之六:移植器官热缺血时间为零或超短显示供体为活人

热缺血时间是器官从供体供血停止到冷灌注开始的这段时间。热缺血时间越短,器官质量越高,移植成功率越高。如果从尸体上切取器官,热缺血时间一般很长。然而,论文中描述的器官的热缺血时间绝大多数都超短。举例如下:

1、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医院,2005到2007年112例供肝热缺血时间在0到10分钟之内,平均为3.96分钟。

2、解放军第二炮兵总医院,2004到2007年103例“健康的年轻人尸体”供肝,热缺血时间竟然是0到5分钟。

3、上海第二军医大学长征医院,2001到 2004年240例供肝热缺血时间为0到8分钟。

4、天津第一中心医院2003到2005年200例脑死亡无心跳尸体供肝热缺血时间小于8分钟,说明摘取肝脏的过程就是“供体”从活体到“无心跳尸体”的过程,整个过程是有预谋的。

反常现象之七,眼角膜移植均使用从“猝死”的“青壮年”身上摘取的“新鲜”角膜

不管医院大小,位于何处,其论文中对角膜供体的描述有着惊人的类似,最常用的词汇为猝死和青壮年,而且眼角膜的采集发生在死后10分钟到数小时内,移植则发生在摘取角膜后的10到24小时内。

如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1995到2005年216例新鲜角膜材料为猝死的青壮年,眼球采集时间均在死后1h内;北京空军总医院2001到2005年81例角膜供者年龄18~35岁,无眼局部疾病、无重要器官疾病、无传染性疾病、角膜透明,眼球采集在死亡后30分钟至6小时内完成,所有角膜移植均12小时内完成;河南省职业病医院2003到2007年的121例角膜供体为青壮年猝死者;武警安徽省总队医院1999到2008年119例角膜供体为猝死的青壮年,死后1到2小时取材;云南省昆明第一人民医院眼科2006到 2009年的73例角膜取健康青年猝死者的新鲜角膜,死亡至眼球摘除时间为10分钟到1小时。

是什么原因导致大量‘青壮年’‘猝死’?他们“猝死”的消息又是怎样在极短时间内通知给各大小不同的医院,使其在第一时间前往“猝死”地点摘取“新鲜”角膜?

反常现象之八,军队武警医院供体充足,甚至可提供给地方医院

北京军区总医院称建立了一条快速、通畅的供肝获取渠道。不仅能及时获取北京及周边地区的供肝,而且能及时获取其它省、市的优质供肝。沈阳军区总医院眼科设有全军和东北地区规模最大的眼库,眼库的供体来源相当丰富。角膜移植的数量在东北地区居各大医院的前列,……能够随时为角膜移植患者提供角膜材料的医院。

(二)器官切取数量大的医院遍布全国

举例如下:

1、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器官移植中心,2003年12月被解放军总后勤部批准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家器官移植研究所。10年完成肾移植4230余例,肝移植1238例,还协助南京市第二人民医院、合肥市第一人民医院、南通市第三人民医院等多家单位开展临床肝移植。

2、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2001年8月开始进行器官移植,声称可进行12大类型器官移植,肾移植22002余例、年移植量100例。其中2001年至2005年的5年间,共完成移植肾767例、肝456例、骨髓、心脏、肺、肝肾、胰肾、角膜等总数为1501例。

3、西安交通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截至2013年12月施行肾移植3764例,并指导13个省市23家医院开展肾脏移植10000余例。

4、天津第一中心医院,1994年5月,首例肝脏移植手术。当时的计划是用3-5年的时间,完成5至8例肝移植。1998年组建移植学部,截止2004年,竟已完成肝脏移植2248例。年平均肾脏移植300余例,肝移植600例,自称肝移植年平均数量居世界第一。天津第一中心医院移植学部还协助16个省份近47家医疗单位完成近300余例肝脏移植手术。截止2010年底,和武警总医院移植团队共完成肝移植6270例。占全国总例数的30.2%。

5、武警总医院武警部队器官移植研究所,2002年4月经武警总部后勤部批准成立,由武警总医院和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共同组建,是北京市最大的肝脏移植中心。该院内每年完成肝脏移植手术200~300例。截止2014年5月,已完成肝移植近2000余例,肾移植近1000余例。
6、解放军第三〇九医院全军器官移植中心,2002年4月成立。中心作为医院的重点效益科室医疗毛收入由2006年0.3亿元增涨至2010年2.3亿元,5年增长近8倍。截至2012年3月,累计完成肾移植2300余例。1999年8月首例肝移植以来,共完成肝移植超600例。石炳毅,现任解放军第309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共完成肾脏移植1500余例、肝脏移植300余例。
7、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器官移植中心,2001年10月成立,由北京大学第一医院、人民医院、第三医院等北京大学所属的5家医疗机构联合组成,开展肝移植、肾移植、胰腺移植、心脏移植、角膜移植、骨髓移植。研究所自成立以来,研究所共完成肝移植900余例,肾移植近2000例。
8、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2003年成立北京市器官移植中心,至今完成肾移植3000余例,每年超过300例。管德林,北京市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实施2700多例肾移植。

9、解放军总医院,截至2009年,解放军总医院完成2159例肾移植。该院1977至1998年年平均肾移植47例,1999至2004年年平均172例肾移植。

10、第三军医大学新桥医院,自2000年被总后卫生部批准为全军肾病中心,截至2012年完成肾移植3400多例。

11、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全军器官移植中心,可开展11类器官移植,累计肾移植3358例,肝移植558例。

12、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卫生部多器官联合移植研究重点实验室,于2001年3月成立,截至2014年郑树森团队完成1521例肝移植,截至2012年肾移植总例数达到3300余例,目前每年开展肾移植手术280例。

13、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每年180例肝移植,230例肾移植。已完成4000余例肾移植,1500余例肝移植。黄洁夫为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器官移植科名誉主任。

14、上海交通大学附属仁济医院,2006年至今,每年完成肝脏移植近200例,每年完成肾移植近百例。

15、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2001年10月成立器官移植中心。每年器官移植总例数超过100例,肾移植总数已超过1000例。

16、南方医科大学附属南方医院,已完成肾移植达3800余例,1978到2001年肾移植年均90余例,2002年到2009年年均220余例。

17、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卫生部移植医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2005年组建。三年开展肝移植数百例、肾移植逾千例。卫生部移植医学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叶启发,完成肝移植600余例、肾移植1300余例。

18、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器官移植研究所,完成肝移植500余例。肾移植近3000例。

19、中山大学中山眼科中心,已施行了40000例以上的角膜移植及眼表手术。广东省眼库名誉主任陈家祺,累计移植角膜万余例。

20、青岛市眼科医院,每年可提供角膜材料1000余个。青岛市眼科医院院长谢立信,完成各类角膜移植手术万余例。青岛市眼科医院主任医师史伟云,已累计完成各类角膜移植手术5000余例。
21、山东省眼科医院,每年完成各类角膜移植手术1000余台。

(三)、例数多的个人

沈中阳
沈中阳在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和武警总医院同时任职。沈中阳所带领的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和武警总医院移植团队共完成肝移植6270例。2004年1月~2008年8月间,参与完成1600例供肝切取。

臧运金
任职在武警部队总医院肝脏移植研究所、青岛大学附属医院成立器官移植中心、山东大学临床医学院山东省千佛山医院肝脏移植科、东方器官移植中心
2005年1月加入武警部队总医院肝脏移植研究所,已主持完成肝脏移植手术1570多例;2004年1月~2008年8月间,参与天津第一中心医院实施的1600例供肝切取

薛武军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副院长、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兼任第一医院肾病中心、肾移植科主任。实施肾脏移植3700余例。

石炳毅
解放军第309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移植外科主任、泌尿外科主任。
近年来共完成肾脏移植1500余例、肝脏移植300余例,开展心脏移植、双肺移植、胰-肾联合移植、肝-肾联合移植等。

何晓顺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器官移植科教授。1988年开始器官移植研究。已开展1300余例肝移植。

于立新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肾移植科主任、教授、主任医师。任职以来与同事合作共完成同种异体肾移植手术3800余例;肝移植50例。

谭建明
上海市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市器官移植临床医学中心主任,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移植泌尿科主任。同时任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副院长、南京军区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泌尿外科主任。
谭建明曾在2003年在上海为一名患者做肾移植手术,在3个月的时间里,用了8个肾,直至第8次肾移植才成功,术后此患者被转到解放军第85医院康复。
主持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和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肾移植工作,累积完成肾移植手术1600例次,以及肝-肾、胰-肾联合移植。

陈知水
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主任医师,教授,中华器官移植学会委员。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器官移植研究所常务副所长,临床部主任。
临床工作于1991年开始主刀肾移植,完成肾移植500余例;1999年开始主刀肝移植,迄今开展肝移植300余例,并帮助过全国近20家大型医院开展过肝移植手术。

叶启发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副院长,主任医师,教授,中南大学湘雅三医院副院长,移植医学研究院常务副院长。累计完成肝移植600余例、肾移植1300余例。

朱有华
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医师,第二军医大学器官移植中心主任、上海市肾移植质控中心主任、解放军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长。上海长征医院自1978年至2009年间,共完成肾移植3500例,居全国之首,将近二分之一由朱有华完成,最高时,一天完成5例肾移植。

追查国际的调查显示,自2000年以来,大量健康的活体“供体”是在被切取器官的过程中死去的,这些所谓的供体主要是被中共非法关押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因此,参与切取法轮功学员等活体器官的医务工作者的器官切取手术实为杀人手段。中国大陆参与器官切取或移植的医务工作者涉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些医务工作者在提供可信和可靠的证据否定以上指控之前, 应被视为触犯群体灭绝罪、谋杀罪的嫌犯或目击知情者。

追查国际于2014年9月25日发表最新调查报告,曝光中国大陆31个省和直辖市的230多家医院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并发布第一批中国大陆涉嫌参与活体切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医务人员的追查名单,包括231家医院的2000个医务人员,个人切取器官的部份例数包括在内。

在此,我们告诫一切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们: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与纳粹战犯同罪,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责任。自首坦白、弃暗投明、举报他人罪恶、争取立功赎罪,是唯一的出路!

我们呼吁全世界全面追查中共的反人类罪恶!惩办罪犯!因为彻底清算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是一场史无前例的人类道德良知的保卫战!是正与邪的大筛选,是对每个人、每个组织、每个国家政府的道德良知的全面检验!愿人们在这历史重要时刻,审时度势,明辨善恶,站在正义良知的一边,为民除害,建立历史功勋,切莫错过机会!

追查国际将一如既往地帮助和协调国际社会正义力量及刑事机构,在全球范围内彻底追查迫害法轮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关的机构、组织和个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协助受害者将罪犯送上法庭,严惩凶手,警醒世人。

责任编辑:李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