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神佛的韋氏子一家

1408070049242483

有個信奉儒教的韋氏子,在唐憲宗元和年間任職。他從小效法儒家,不是儒家宣導的話不說。所以把佛教看作外夷的學說,認為不應該在中國提倡。

韋氏子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嫁給相里氏,小女兒嫁給胡氏。大女婿堅持岳父的主張拒不信佛;二女婿卻剛好相反,他敬重神佛,並用心研習佛學經卷。

韋氏子卧病在床的時候,命令自己的女兒說:「我從不信佛,現在要死了,你們千萬不要用佛家禮儀來為我送葬。就算請僧人念經,祈求神靈保佑,都是違背我平生的志向!」不久,韋氏子死了。女兒依從了父親的要求。除去喪服後,韋氏子的小女兒也接著去世了。

凶信傳到相里氏大女婿的家裡,韋氏子的大女兒當時也病卧在床,家裡人就沒敢把胡氏妻死的消息告訴她。

不久相里氏妻病情加重,處於彌留之際,她婆家人哭著圍繞在她身旁。忽然間,相里氏妻起身坐定,好像有鬼神在扶持著她,她大聲呼叫著二妹的名字,說:「我二妹已經死了好幾個月,為什麼不把消息告訴我?」接著哭個不停。

她丈夫相里氏哄騙她說:「哪能有這事兒,賢妹只不過得了點小病,聽說最近已經好了。你昏迷中所見到的,沒有什麼憑據。快不要難過了,現在你的病很重,自己要好好休養歇息。」

韋氏子的大女兒又哭泣著說:「我妹妹現在就在我身邊!她自己說今年十月分就死了。並且在陰間看見了很多事情。快叫我的弟兄們來,我要親自說給他們聽。妹妹對我說,昨天到地府西邊的陰曹之內,聽到高牆裡面,有冤屈痛苦和悔恨呼叫的聲音,好像是先父在裡面;看到高牆上有猛烈的火光,飛迸而出;火焰之勢,如風雷一般。請求入內拜見先父,卻辦不到。

於是只好遠隔高牆哭喊先父,先父隨聲呼喊說:『我因為生平誹謗佛法所以受難,極為痛苦,不分白天黑夜的受著煎熬,沒有半刻停息的時候。這裡的刑罰和名目來不及細說。唯有用家中全部的錢財修福,立即崇敬神佛,可能補救萬一。輪迴的劫難很難避免,只想在持續受苦的一百刻中,有一刻能暫得休息,也可稍鬆一口氣啊!你雖然前世的罪過不輕,因為丈夫積善信佛,不會墮落到地獄去,就要上升天堂了。』」

韋氏子的大女兒接著說:「我因為夫君你的思想和先父一樣,不尊敬神佛,也應受幾百年的懲罰。我死了之後會化為烏鴉。等二七祭祀齋僧時可以來這裡。」

她丈夫相里氏哭泣著說:「水火之間的變化,是事物本來就具有的特性。雀變成蛤蟆,蛇變成雞,雞變成飛鴿,鳩鳥變成蒼鷹,田鼠變成鵪鶉,腐爛的草變成螢火蟲,人變成虎,變成猿,變成魚,變成鱉之類的動物,史書上屢見不鮮。對你轉生烏鴉的說法,怎麼敢驚訝?可是烏鴉是成群飛來的,每群都有幾十隻,我怎麼能認出哪一隻是你變的,並加倍尊敬呢?」

妻子說:「尾巴底下長有白毛的就是我托生的。替我告誡世上不信神佛、不做善事的人:陽間有人誅殺,陰間有鬼誅殺,絲毫也不差!試看天寶年間的人,是何等的多,而現世人卻大量減少了。原來是行善的人少了,作惡的人多了。

因此一廁之內蟲蛆上萬,一磚之下,螻蟻千萬。可昔日的名城大都會空曠無人;美地平原看到的儘是草莽。能不說是驗證嗎?告誡世間之人要敬信神佛多做善事吧!」說完,相里氏妻又倒在床上,當晚就去世了。

她生前做相里氏的媳婦,敬奉公婆,順從丈夫;作長輩慈祥,對下人謙和。因此,全家上下都為她的死憐惜,哀憐她年紀輕輕卻要轉生成烏鴉異類。無論年幼或年長的人,都哭著等烏鴉的到來。

等到了二七那天,果然飛來了幾十隻烏鴉。只有一隻棲息在庭院大樹的低枝上,窺視著婆婆的房門,悲叫之聲委屈婉轉,好像有什麼要傾訴似的。老少之人看到這情形,沒有不傷心的。仔細察看它的尾部,果然有幾根羽毛像雪一樣潔白。

婆婆伸出她的手來祝禱說:「我的兒媳婦臨終時說,她會托生烏鴉而尾部有白毛;如果你真是我兒媳所變,就快飛到我手上吧。!」她的話剛說完,那隻烏鴉果真飛了下來,溫順並親熱的靠近她,前來吃食,好像平日家養的一樣,吃完就飛走了。

從此這隻烏鴉每天都來求食,直到人人都知道了這件事,幾個月後,烏鴉再也不來了。看來,這是神佛通過相里氏妻,向世上不信神佛的人發出嚴重的警告啊!

神佛的存在是不以我們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不管你信與不信,人的命運都要歸神佛所管,所以,快快拋棄共產邪說,清除無神論的思想,以韋氏子的經歷為前車之鑒吧!多做善事,多積德,這樣也許可以彌補因不信神佛所造下的惡業,才能有一個光明的未來。

--轉載自明慧網

責任編輯:趙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