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神佛的韦氏子一家

1408070049242483

有个信奉儒教的韦氏子,在唐宪宗元和年间任职。他从小效法儒家,不是儒家宣导的话不说。所以把佛教看作外夷的学说,认为不应该在中国提倡。

韦氏子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嫁给相里氏,小女儿嫁给胡氏。大女婿坚持岳父的主张拒不信佛;二女婿却刚好相反,他敬重神佛,并用心研习佛学经卷。

韦氏子卧病在床的时候,命令自己的女儿说:“我从不信佛,现在要死了,你们千万不要用佛家礼仪来为我送葬。就算请僧人念经,祈求神灵保佑,都是违背我平生的志向!”不久,韦氏子死了。女儿依从了父亲的要求。除去丧服后,韦氏子的小女儿也接着去世了。

凶信传到相里氏大女婿的家里,韦氏子的大女儿当时也病卧在床,家里人就没敢把胡氏妻死的消息告诉她。

不久相里氏妻病情加重,处于弥留之际,她婆家人哭着围绕在她身旁。忽然间,相里氏妻起身坐定,好像有鬼神在扶持着她,她大声呼叫着二妹的名字,说:“我二妹已经死了好几个月,为什么不把消息告诉我?”接着哭个不停。

她丈夫相里氏哄骗她说:“哪能有这事儿,贤妹只不过得了点小病,听说最近已经好了。你昏迷中所见到的,没有什么凭据。快不要难过了,现在你的病很重,自己要好好休养歇息。”

韦氏子的大女儿又哭泣著说:“我妹妹现在就在我身边!她自己说今年十月分就死了。并且在阴间看见了很多事情。快叫我的弟兄们来,我要亲自说给他们听。妹妹对我说,昨天到地府西边的阴曹之内,听到高墙里面,有冤屈痛苦和悔恨呼叫的声音,好像是先父在里面;看到高墙上有猛烈的火光,飞迸而出;火焰之势,如风雷一般。请求入内拜见先父,却办不到。

于是只好远隔高墙哭喊先父,先父随声呼喊说:‘我因为生平诽谤佛法所以受难,极为痛苦,不分白天黑夜的受着煎熬,没有半刻停息的时候。这里的刑罚和名目来不及细说。唯有用家中全部的钱财修福,立即崇敬神佛,可能补救万一。轮回的劫难很难避免,只想在持续受苦的一百刻中,有一刻能暂得休息,也可稍松一口气啊!你虽然前世的罪过不轻,因为丈夫积善信佛,不会堕落到地狱去,就要上升天堂了。’”

韦氏子的大女儿接着说:“我因为夫君你的思想和先父一样,不尊敬神佛,也应受几百年的惩罚。我死了之后会化为乌鸦。等二七祭祀斋僧时可以来这里。”

她丈夫相里氏哭泣著说:“水火之间的变化,是事物本来就具有的特性。雀变成蛤蟆,蛇变成鸡,鸡变成飞鸽,鸠鸟变成苍鹰,田鼠变成鹌鹑,腐烂的草变成萤火虫,人变成虎,变成猿,变成鱼,变成鳖之类的动物,史书上屡见不鲜。对你转生乌鸦的说法,怎么敢惊讶?可是乌鸦是成群飞来的,每群都有几十只,我怎么能认出哪一只是你变的,并加倍尊敬呢?”

妻子说:“尾巴底下长有白毛的就是我托生的。替我告诫世上不信神佛、不做善事的人:阳间有人诛杀,阴间有鬼诛杀,丝毫也不差!试看天宝年间的人,是何等的多,而现世人却大量减少了。原来是行善的人少了,作恶的人多了。

因此一厕之内虫蛆上万,一砖之下,蝼蚁千万。可昔日的名城大都会空旷无人;美地平原看到的尽是草莽。能不说是验证吗?告诫世间之人要敬信神佛多做善事吧!”说完,相里氏妻又倒在床上,当晚就去世了。

她生前做相里氏的媳妇,敬奉公婆,顺从丈夫;作长辈慈祥,对下人谦和。因此,全家上下都为她的死怜惜,哀怜她年纪轻轻却要转生成乌鸦异类。无论年幼或年长的人,都哭着等乌鸦的到来。

等到了二七那天,果然飞来了几十只乌鸦。只有一只栖息在庭院大树的低枝上,窥视著婆婆的房门,悲叫之声委屈婉转,好像有什么要倾诉似的。老少之人看到这情形,没有不伤心的。仔细察看它的尾部,果然有几根羽毛像雪一样洁白。

婆婆伸出她的手来祝祷说:“我的儿媳妇临终时说,她会托生乌鸦而尾部有白毛;如果你真是我儿媳所变,就快飞到我手上吧。!”她的话刚说完,那只乌鸦果真飞了下来,温顺并亲热的靠近她,前来吃食,好像平日家养的一样,吃完就飞走了。

从此这只乌鸦每天都来求食,直到人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几个月后,乌鸦再也不来了。看来,这是神佛通过相里氏妻,向世上不信神佛的人发出严重的警告啊!

神佛的存在是不以我们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不管你信与不信,人的命运都要归神佛所管,所以,快快抛弃共产邪说,清除无神论的思想,以韦氏子的经历为前车之鉴吧!多做善事,多积德,这样也许可以弥补因不信神佛所造下的恶业,才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

--转载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赵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