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于溟再遭酷刑 妻子在美营救

于溟的妻子马丽10月29日在旧金山中领馆前举行记者会,要求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于溟。(马有志/大纪元)

【大纪元2014年10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兰美国旧金山报导)10月29日(周三),居住在旧金山湾区的马丽女士在旧金山中领馆前召开记者会,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她的丈夫于溟,辽宁沈阳法院将于10月31日开庭审理法轮功学员于溟的案件。

来湾区才1年的马丽,一方面为营救身在大陆的丈夫四处奔波呼吁;另一方面她努力适应美国生活,希望能给女儿一个看起来正常的生活环境。

非法关押1年多 三易其罪

据《明慧网》报导,法轮功学员于溟原在沈阳五爱街经营服装企业,2013年8月29日晚上10点多,在帮忙准备外甥的婚礼时,被沈阳国保支队与锦州北镇地方警察非法抓走。8月30日晚上,他在警车开往沈阳市看守所的路上,跳车逃脱。

于溟走脱后,9月23日,再次被绑架,现在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看守所小号内,一度绝食抵制迫害。代理律师梁小军多次到沈阳市看守所,要求会见于溟,都被拒绝。


29日晚至30日晚,于溟一直被铐在铁椅子里无法动弹,手铐铐在肉里,不给吃饭、喝水和上厕所。后被用囚车押往看守所的路上,于溟一只手挣脱手铐,打开车窗,从飞驰的囚车上飞身跳车,打了几个滚,钻进玉米地走脱。以至浑身是伤。(知情者提供)



于溟在被用囚车押往看守所的路上,一只手挣脱手铐,打开车窗,从飞驰的囚车上飞身跳车,打了几个滚,钻进玉米地走脱。以至浑身是伤。(知情者提供)

马丽说,于溟被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至今已有一年多了。她说:“刚开始抓他的时候,给他一个罪名,说是‘利用x教破坏法律实施’,然后因为证据不足不能抓捕,被退回;后来就改了一个更严重的罪名‘颠覆国家政权罪’。结果法院再次以“证据不足”将此案退回。”


于溟妻子10月29日在旧金山中领馆前举行记者会,要求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于溟。(马有志/大纪元)

于溟被抓 一家四口相隔三地

马丽在去年8月带大女儿来美国旅行期间,得知丈夫再次被绑架的消息,不得不滞留旧金山。当时警察从家里带走于溟的时候,他们2岁的儿子就在他怀里,现在小儿子寄养在国内亲属家中。她说:“他受到很严重的惊吓,很长时间不敢说话。现在已经3岁了,说话一点儿也不清楚。”

马丽感叹地说:“(于溟)从30岁到40岁,最好的青春都在监狱中渡过,而且在里面遭受了各种各样难以想像的酷刑,我想面对善良的人,这真是一件让人太不能理解的一件事。”“我女儿今年15岁,但是她的父亲将近10年的时间不在身边,一直没有父爱。”

来声援马丽营救丈夫的王匀波,也是沈阳人,他也是因为修炼法轮功,在大学三年级时被警察从学校带走直接送入了监狱,这一去就是6年。“它(中共)的那种酷刑折磨的话,坐老虎凳,手给你拧紧,等你后半夜承受不住的时候,对你加紧各种方式的折磨、侮辱,然后达到他们的目的。”

王允波呼吁,中共必须立即停止这场旷日已久的对法轮大法弟子的迫害。


来声援马丽营救丈夫的沈阳法轮功学员王允波。(马有志/大纪元)

12年间4次冤狱 迫害何时了?

因为发放法轮功真相材料,马丽和丈夫于溟多次被中共警察非法绑架,遭受了惨无人道的酷刑折磨,特别是于溟多次被中共劳教所的酷刑折磨至濒死的边缘。

2001年于溟被关进北京团河劳教所,期间遭受了电棍电脚心、剥夺睡眠、烈日下长时间罚站、超强体力劳动等折磨。

2003年10月,获释不久的于溟再次被抓进团河劳教所,后被转入河北省第一劳教所关押。

2006年3月,于溟在北京被国安人员抓走,转入团河劳教所。狱警用绳子把于溟的脖子、胸、腰、手、腿捆绑在椅子上,日夜不放开,一直持续到年底。酷刑造成于溟心脏骤停两次,体重从原来的160多斤急速下降到90斤左右,全身肌肉严重萎缩,骨瘦如柴,手、胳膊都长期抬不起来。

2007年5月,于溟被转押到臭名昭著的辽宁马三家劳教所,遭毒打、电击、吊铐数天,并被关在特制的大铁笼子里3个月,不能站、不能躺。2008年,狱警用电棍电击他的生殖器,还用铁棍击打他的头部,令其昏死。

责任编辑:王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