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於溟再遭酷刑 妻子在美營救

於溟的妻子馬麗10月29日在舊金山中領館前舉行記者會,要求中共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於溟。(馬有志/大紀元)

【大紀元2014年10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李蘭美國舊金山報導)10月29日(週三),居住在舊金山灣區的馬麗女士在舊金山中領館前召開記者會,要求立即無條件釋放她的丈夫於溟,遼寧瀋陽法院將於10月31日開庭審理法輪功學員於溟的案件。

來灣區才1年的馬麗,一方面為營救身在大陸的丈夫四處奔波呼籲;另一方面她努力適應美國生活,希望能給女兒一個看起來正常的生活環境。

非法關押1年多 三易其罪

據《明慧網》報導,法輪功學員於溟原在瀋陽五愛街經營服裝企業,2013年8月29日晚上10點多,在幫忙準備外甥的婚禮時,被瀋陽國保支隊與錦州北鎮地方警察非法抓走。8月30日晚上,他在警車開往瀋陽市看守所的路上,跳車逃脫。

於溟走脫後,9月23日,再次被綁架,現在被非法關押在瀋陽市看守所小號內,一度絕食抵制迫害。代理律師梁小軍多次到瀋陽市看守所,要求會見於溟,都被拒絕。


29日晚至30日晚,於溟一直被銬在鐵椅子裡無法動彈,手銬銬在肉裡,不給吃飯、喝水和上廁所。後被用囚車押往看守所的路上,於溟一隻手掙脫手銬,打開車窗,從飛馳的囚車上飛身跳車,打了幾個滾,鑽進玉米地走脫。以至渾身是傷。(知情者提供)


於溟在被用囚車押往看守所的路上,一隻手掙脫手銬,打開車窗,從飛馳的囚車上飛身跳車,打了幾個滾,鑽進玉米地走脫。以至渾身是傷。(知情者提供)

馬麗說,於溟被關押在瀋陽市第一看守所,至今已有一年多了。她說:「剛開始抓他的時候,給他一個罪名,說是『利用x教破壞法律實施』,然後因為證據不足不能抓捕,被退回;後來就改了一個更嚴重的罪名『顛覆國家政權罪』。結果法院再次以「證據不足」將此案退回。」


於溟妻子10月29日在舊金山中領館前舉行記者會,要求中共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於溟。(馬有志/大紀元)

於溟被抓 一家四口相隔三地

馬麗在去年8月帶大女兒來美國旅行期間,得知丈夫再次被綁架的消息,不得不滯留舊金山。當時警察從家裡帶走於溟的時候,他們2歲的兒子就在他懷裡,現在小兒子寄養在國內親屬家中。她說:「他受到很嚴重的驚嚇,很長時間不敢說話。現在已經3歲了,說話一點兒也不清楚。」

馬麗感嘆地說:「(於溟)從30歲到40歲,最好的青春都在監獄中渡過,而且在裡面遭受了各種各樣難以想像的酷刑,我想面對善良的人,這真是一件讓人太不能理解的一件事。」「我女兒今年15歲,但是她的父親將近10年的時間不在身邊,一直沒有父愛。」

來聲援馬麗營救丈夫的王勻波,也是瀋陽人,他也是因為修煉法輪功,在大學三年級時被警察從學校帶走直接送入了監獄,這一去就是6年。「它(中共)的那種酷刑折磨的話,坐老虎凳,手給你擰緊,等你後半夜承受不住的時候,對你加緊各種方式的折磨、侮辱,然後達到他們的目的。」

王允波呼籲,中共必須立即停止這場曠日已久的對法輪大法弟子的迫害。


來聲援馬麗營救丈夫的瀋陽法輪功學員王允波。(馬有志/大紀元)

12年間4次冤獄 迫害何時了?

因為發放法輪功真相材料,馬麗和丈夫於溟多次被中共警察非法綁架,遭受了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特別是於溟多次被中共勞教所的酷刑折磨至瀕死的邊緣。

2001年於溟被關進北京團河勞教所,期間遭受了電棍電腳心、剝奪睡眠、烈日下長時間罰站、超強體力勞動等折磨。

2003年10月,獲釋不久的於溟再次被抓進團河勞教所,後被轉入河北省第一勞教所關押。

2006年3月,於溟在北京被國安人員抓走,轉入團河勞教所。獄警用繩子把於溟的脖子、胸、腰、手、腿捆綁在椅子上,日夜不放開,一直持續到年底。酷刑造成於溟心臟驟停兩次,體重從原來的160多斤急速下降到90斤左右,全身肌肉嚴重萎縮,骨瘦如柴,手、胳膊都長期抬不起來。

2007年5月,於溟被轉押到臭名昭著的遼寧馬三家勞教所,遭毒打、電擊、吊銬數天,並被關在特製的大鐵籠子裡3個月,不能站、不能躺。2008年,獄警用電棍電擊他的生殖器,還用鐵棍擊打他的頭部,令其昏死。

責任編輯:王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