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痛苦的傳奇:記遼寧法輪功學員於溟

於溟和妻子馬麗在中國的合影。(馬麗提供)

【大紀元2014年10月30日訊】導言:從門前到樓梯口,馬麗在舊金山唐人街的租住房有一條不長的小走廊。她說,這條走廊讓她想起自己遠在中國大陸的丈夫,遼寧瀋陽法輪功學員於溟——此刻,他正在瀋陽市第一看守所骯髒擁擠的牢房裡,受到拳打腳踢、揪頭髮、拽耳朵、針紮手指、重物砸胸的刑訊逼供後,面臨被判刑。

(大紀元特約記者梁博舊金山報導)2013年8月29日晚上,於溟從正在籌備婚禮的妻姐家中被瀋陽公安帶走,理由是為了中共當局頭號人物即將到來的視察而「維穩」。當時剛滿22月的幼子正在他懷中酣睡,他穿著背心短褲,甚至不被允許穿鞋。一天以後,在被押往看守所途中,於溟脫銬跳車逃走,9月24日再次被捕。

於溟今年42歲,這是自1999年七二零中共鎮壓法輪功以來他第四次被非法綁架,這使正在美國旅遊的妻子馬麗和女兒於子真被迫流離海外,有家難回,幼子於子正被寄養在遼寧鄉下,完好的家庭頃刻破碎,至親骨肉天各一方。

整整13個月的非法關押期間,於溟被三次更改罪名。沒有任何家屬和律師可以會見到他本人,律師的會見申請八次遭拒。

近日,律師接到通知,於溟案將於10月31日在瀋陽法院開庭。


遼寧省瀋陽市中型服裝企業老闆、法輪功學員於溟,因信仰真、善、忍,於今年9月24日再次遭到當局非法綁架,關押在瀋陽市第一看守所至今。圖為,於溟的生活照。(知情者提供)

(一)當地有名的年輕商人

24年前,馬麗剛剛20歲,已經是瀋陽一家飯店精明能幹的大堂經理,她正在和隔壁飯店的廚師於溟戀愛。

「他帥到了驚人的成度」,穿過悠長的回憶,馬麗似乎看見年輕時代的於溟,身材高大,樸素潔淨,穿白色襯衫,褲子用老式烙鐵燙得褲線筆挺,每天按時出現在她家平房的衚衕口,接送她上下班。

「那個小衚衕有四、五十米吧,每次快到他來接送我的時間,那些大叔大媽大嫂小姑娘都搬著凳子坐在衚衕口等著看他,整條衚衕都被擠滿了。」沒有人想到,馬麗這位有著靦腆笑容的英俊男友,多年以後會成為中國大陸的普羅米修斯,為堅守信仰而被縛。那時,他古希臘雕塑般精緻的五官和笑容使這條瀋陽小衚衕蓬蓽生輝。

「你,以後打算怎麼生活?」於溟的問話使花前月下變得有些沈重,但是馬麗能夠理解。於溟的單身父親是個長途司機,經常不在家。他和哥哥姐姐曾經借錢買了三兩餃子過年,哥哥於水最佩服弟弟啃著窩頭就能睡覺,而他自己常常因為飢腸轆轆而無法入眠。於溟說自己小時候「沒有過過一天好日子」,他吃的最多的就是苦,他最大的願望就是明白人為什麼會吃苦,人該怎麼活著。

但是那時,於溟只是一個味蕾高度發達的廚師。除了舌尖可以迅速分辨食材、調味、火候和刀功,他性格暴躁、能力平平。所以,當1997年他在一個夜班公交車上突發奇想,準備為妻子「想穿什麼就穿什麼」而開設一家服裝加工廠時,人們都覺得這外型出眾的一對太天真了。

出人意料的是,這間開在瀋陽五愛街的服裝廠卻越做越紅火,短短幾年積聚大量財富,擁有近百名員工,還協助於溟繼母辦了一家慈善機構,無償收留孤寡老人、無家可歸的兒童以及殘障人士,年紀輕輕他就成為當地有名的成功商人。

「這是修煉法輪大法給予的智慧」,於溟和馬麗對這一點都深信不疑。自從看過《轉法輪》,於溟因為找到人生真諦而欣喜,他努力想把全身每一顆粒子融入到「真、善、忍」中去,性格巨變使他與從前判若兩人。他告訴自己跟誰都不要生氣,處處為別人著想,做生意不可以利慾薰心、錙銖必較,漸漸地,一條又一條深厚的人脈隨著他的平和謙遜而打開。

更令馬麗感到神奇的是,於溟彷彿一夜之間被賦予超凡的能力,他對當時的服裝市場開始眼光敏銳獨到,對生產流程設計精準,從廚師到商人,從迷茫困惑的紅塵到明白宇宙真相的修煉者,於溟完成了他人生中最精彩的跳躍。

所以,從1999年七二零至今中共對法輪功長達15年的持續迫害中,於溟從未有過其他選擇,即便他因為說真話三次被非法勞教,在北京團河勞教所、瀋陽馬三家勞教所經歷了難以想像的酷刑折磨和人格侮辱,儘管服裝廠因警察查抄、工人被嚇跑而倒閉,自己身陷囹圄,家人生活窘迫。

有一段時間,受到過多刺激和驚嚇的馬麗精神幾近崩潰,但是她沒有像有些人建議的那樣離開於溟。她和她的家人都忘不了2001年被關押的於溟說過的一句話:「你替我給媽買件羽絨服,我答應過她。」她知道,丈夫的身體幾乎嘗遍中共所有酷刑,但是那顆善良的心依然讓她感到溫暖。

為了營救丈夫,馬麗曾在中領館前召開新聞發布會,在多次集會上呼籲,去華盛頓DC美國國會尋求幫助,除了辛苦工作養家餬口,她還每天在舊金山街頭為丈夫徵簽。

「希望這場迫害早日結束,所有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都能回家,與家人團聚」,她說。


於溟和女兒於子真在中國的合影。(馬麗提供)

(二)女兒:相信有些鳥兒是關不住的

於子真今年15歲,身高已經1米70,身材窈窕,從她臉上不難找到於溟和馬麗的痕跡,但是她堅持說「我覺得我還是像我小弟」。

她出生於1999年1月,半歲以前一直生活在一個幸福富裕的家庭裡,和中國大陸所有同齡孩子一樣,他們得到了過多的愛,卻從來不懂得什麼叫付出與承受,在學校,他們被教科書和老師的灌輸洗腦。

「在沒有來美國之前,我恨過我爸爸」,於子真的聲音有些難過,「很多人都曾經告訴過我,如果不是爸爸這麼瞎折騰,我會生活得像個公主,從來沒有人告訴我爸爸曾經受過那麼多的苦」。在於子真的印象裡,父親的全部信息也僅僅局限於從一個勞教所到另一個勞教所,她是來美國後從網際網路上才開始了解一個真實的父親,她開始明白不是父親不正常,是中國共產黨不正常,她很高興自己知道父親是個好人。

「我們在一起的時間太少了,剛開始感覺他就是個陌生人,每次被放回家都骨瘦如柴,非常虛弱,2009年9月從勞教所回家,醫生認定他活不過三天」,但是父親回家後勤於修煉,恢復得很快,當父女之間重新變得親密,父親卻再一次被非法抓捕。

在於子真眼裡,父親於溟陽光開朗,腰身挺直,看上去比他的實際年齡年輕十幾歲,沒有絲毫牢獄之災的晦暗之氣,尤其是眼神中的熱情和真誠令人難忘。他愛看書,工於寫詩做賦,戴著一副淺色無框眼鏡,如果不用他粗獷、急促、夾帶很多手勢的東北口音說話,很像一個從容儒雅的學者,這些都使於子真讚嘆不已。她認為父親有一個偉大的信仰,能夠支撐他在魔難中淬煉、昇華,使他勇敢、堅強。

在陽光充裕的加州,於子真每天都想念著父親。因為,「在雨天,我發現爸爸會咳嗽,好多關節會出現狀況,他畢竟受過太多重創,但是他不想讓我們難過,而是一個人獨自承受」。

想到父親第五次在煉獄裡煎熬,於子真的心很痛,「那些壞人會得到應有的報應,我爸爸一定會回家」,因為她相信父親就像一部電影裡所說的:有些鳥兒是關不住的。他們的羽毛太鮮亮了,把他們關起來是一種罪惡。

(三)仗義豪爽的漢子

「他已經遠遠超越了痛苦、超越了迫害,像一個傳奇」。

來自遼寧瀋陽的舊金山法輪功學員于洋這樣評價於溟,他是於溟的朋友,了解於溟數度九死一生、命懸一線的艱辛歷程,「每個人都說他仗義豪爽,是條漢子。」

2002年3月,北京團河勞教所為了百分之百「轉化率」,獄警們又開始新一輪「攻堅」。一根3萬伏的電棍,捅到一頭牛身上,牛會馬上倒地不起,數根甚至十幾根電棍同時電擊對一個人來講更是令人難以承受!皮焦肉爛,彷彿萬箭穿身般的痛苦令人痛不欲生。

於溟被固定在床板上用幾根高壓電棍整整電擊了一個上午,但是他依然沒有妥協。中午的時候,惡人們把於溟從床板上放下來讓他上廁所,於溟勉強站穩後,環視著滿屋惡警,用手一一指著他們,擲地有聲地說了一句:「從我開始,不許你們用電棍折磨大法弟子」。說完,於溟昏倒在地。從那以後一年多的時間裡,法輪功學員沒有受到電擊折磨。

2006年9月開始一直到年底,北京團河勞教所,於溟絕食反抗,被捆在椅子上整整3個月,每天兩次被按著頭強制灌食。他每天都在消瘦,從原來的160多斤驟減到90斤左右,肌肉萎縮,兩次心臟驟停,生命垂危。當他被解下繩索放在墊子上,身體像嬰兒一樣鬆軟無力,但是只要稍有氣力,他就會發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立即停止迫害!」的呼喊,令獄警們膽戰心驚。獄警給他注射了麻醉藥,使他每天沈睡。即便如此,他們仍然畏懼這頭躺下的雄獅,將他全身綁在床上,絲毫不敢鬆開。

2008年,遼寧馬三家勞動教養院。於溟被關在特製的大鐵籠子里3個月,不能站、不能躺,還被上老虎凳長達12天,用電棍電擊下體,又用鐵棍擊打他的頭部,使他幾次昏死。

那一次,獄警以為於溟必死無疑。他們叫來犯人洗淨他渾身上下的血,換上一身衣服,讓獄醫給他腦袋上縫上被鐵棍打出的幾寸長的血口子,然後抬到一個封閉隔離的房間裡。他們甚至偽造好了於溟的撞頭「自殺聲明書」,趁於溟昏死期間,讓於溟按了手印。但一個星期後,於溟像一個奇蹟,又一次醒了過來。

「一定要珍惜我們在一起的每一天」,這次被捕之前,於溟有時候會突然這樣對馬麗說。在中國大陸,一個人有持守,就意味著幸福寧靜的生活時刻將被離別和痛苦所打斷——就像於溟正在經歷的這樣。

他必將成為見證,堅持信念的見證,魔鬼作惡的見證。

責任編輯:任一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