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的世界文明中心竟然一晝夜之間失蹤

大西國又被稱為大西洲,是12000年前的一個古國。著名的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在他的著作《克里齊》里說,大西國原來是全世界的文明中心。這個國家比利比亞和小亞細亞加在一起還要大,它的勢力一直延伸到埃及和第勒尼安海。然而,這個擁有強大的軍隊,擁有眾多大理石蓋起來的寺廟、巨大圓形劇場和斗獸場,擁有稠密的人口和巨額財富的國家,卻在一天一夜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20世紀,一些潛水員、水手和科學家在大西洋的海底陸續發現了巨石鋪設的道路和高大的古建築,撩開了沉沒于大西洋海底的古帝國——大西國的神秘面紗的一角。

一晝夜之間消失的古帝國——大西國

據加拿大歷史學家L•S•斯塔夫里阿諾斯的經典世界歷史著作《全球通史》記載,最早講述大西國事情的人是希臘大哲學家柏拉圖。關於大西國的記載說明,早在12000年前,人類就已經創造了文明。

據記載,大西國的創始人是波塞冬。波塞冬娶了當時一位美麗的姑娘克萊托為妻。她為波塞冬生了10個兒子。波塞冬把大西國分成10個部分交給他的10個兒子分別掌管。他們就是大西國最初的10名攝政王。波塞冬的長子阿特拉斯是大西國王位的繼承者。最初的10名攝政王曾相約,彼此決不互動干戈,一方有難,各方支援。

大西國的海岸綿長、高山秀麗、平原遼闊。大西國天然資源豐富,農作物一年可收穫兩次。人民大多依靠種地、開採金銀等貴金屬和馴養野獸為生。在城市和野外,到處是鮮花,大西國的許多人便靠提煉香水生活。

在大西國的城市中,人口稠密,爇鬧非常。城中遍布花園,到處是用紅、白、黑三種顏色大理石蓋起來的寺廟、圓形劇場、斗獸場、公共浴池等高大的建築物。碼頭上,船來船往,許多國家的商人都同大西國進行貿易。

隨著大西國越來越強盛,大西國的國王變得野心勃勃,大西國的臣民們越來越貪得無厭。大西國對埃及、希臘和地中海沿岸所有其他民族都發動過戰爭。貪婪與野心讓他們決心要發動更大的戰爭,征服全世界。

一次大西國對雅典發動了戰爭,雅典人進行了殊死的抵抗。經過慘烈的廝殺,雅典人最終將大西國的軍隊擊退。不久,一場強烈的地震和隨之而來的洪水,使整個大西國在一天一夜之間便沉沒于波濤之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據柏拉圖在另外一本書中所記載的說法推算,大西國沉沒的時間大約是11150年前。



在深深的大西洋的洋底,有一個沉沒的國家,據說那就是大西國。(網絡圖片)

千百年來人們都在追尋這個曾經強大富裕的大西國究竟在哪裡沉睡?

1968年的某一天,巴哈馬群島的比米尼島附近的大西洋洋麵上一片平靜,海水像透亮的玻璃,一望到底。幾名潛水員坐小船返回比米尼島途中,有人突然驚叫了起來:「海底有條大路!」幾個潛水員不約而同地向下看去,果然是一條用巨石鋪設的大路躺在海底。這是一條用長方形和多邊形的平面石頭砌成的大道,石頭的大小和厚度不一,但排列整齊,輪廓鮮明。這是不是大西國的驛道呢?

70年代初,一群科學研究人員來到了大西洋的亞速爾群島附近。他們從800米深的海底里取出了岩心,經過科學鑒定,這個地方在12000年前,確實是一片陸地。用現代科學技術推導出來的結論,竟然同柏拉圖的描述如此驚人的一致!這裡是不是大西國沉沒的地方呢?

1974年,前蘇聯的一隻海洋考察船在大西洋下拍攝了8張照片——共同構成了一座宏大的古代人工建築!這是不是大西洲人建造的呢?

1985年,兩位挪威水手在「魔鬼三角」海區之下發現了一座古城。在他倆拍攝的照片上,有平原、縱橫的大路和街道、圓頂房屋、角斗場、寺院、河床……。他倆說:「絕對不要懷疑,我們發現的是大西洲!和柏拉圖描繪的一模一樣!」這是真的嗎?

比米尼島大西洋底下的石路,據說後來有科學家曾經潛入洋底,在「石路」上採回標本進行過化驗和分析。結果表明,這些「石路」距今還不到10000年。如果這條路是大西國人修造的話,它至少不應該少於10000年。至於那兩個挪威水手的照片,至今也無法驗證。而唯一可以得到的正確結論是,在大西洋底確實有一塊沉下的陸地。而直到今天,大西國依然是一個千古疑謎。

另一個迅速走向毀滅的古帝國——古羅馬

與大西國一樣曾經擁有強大的軍隊和高度發達繁榮的物質財富的古帝國,古羅馬的毀滅則必突然消失的大西國更加悲慘而恐怖。為掠奪更多的財富而導致的過度軍事擴張,和貪婪與慾望的無底線放縱導致的道德墮落與混亂,使得曾經掃蕩四方雄視天下而盛極一時的古羅馬帝國迅速走向衰敗,而對基督正信的迫害,成為了古羅馬帝國走向悲慘毀滅的前奏。

在古羅馬進入暴君尼祿統治的時期,古羅馬人日夜驕奢淫逸,奢靡墮落。而在這個時期悄然興起的對基督信仰引起了暴君的嫉妒與憎恨。

當時的基督徒信守聖潔、仁愛、和平和公義,這在當時看來是一些不切實際的理想。出於仁愛,基督徒拒絕進入競技場觀看戰犯與奴隸肉搏至死,他們將自己的奴隸無條件釋放。不少教父批評羅馬人奢華逸樂的生活方式,引起羅馬貴族很大的不滿。基督徒純潔的個人生活與普遍墮落、奢靡的社會氛圍形成一種強烈的對照,使很多人尤其是當權者感到了莫大的威脅。在那些專橫、歹毒的統治者看來,任何不遂其心愿的思想、信仰和群體都具有嚴重的「威脅」,都是予以取締和打擊的目標。

根據羅馬史學家塔西圖(Tacitus)的記述,為了製造迫害打擊基督教的借口,古羅馬皇帝尼祿(Nero)故意在羅馬城縱火,然後嫁禍於基督徒。後來,蓋勒流也採取同樣手段,十五天內在尼科米底亞皇宮製造了兩起火災並誣衊為基督徒所為。為了煽動民眾的反基督教情緒,古羅馬的一些理論家編造了不少針對基督徒的謠言,諸如基督徒在拜神時要殺死嬰兒並喝其血、吃其肉,還說基督徒狂飲、亂倫等等,所有古羅馬社會的惡行都被強加在基督徒身上。然後,尼祿以這些編製的謊言為借口,開始了對基督徒的瘋狂迫害。

當年,尼祿曾命令將不少基督徒投進競技場中,羅馬權貴們在大笑中看著這些人被猛獸活生生地撕裂咬死。他甚至吩咐人把很多基督徒與乾草捆在一起,製成火把並排列在花園中,然後在入夜時點燃,照亮皇帝的園遊會。

《基督殉道者最後的祈禱》(The Christian Martyrs Last Prayer),描述了羅馬帝國殘酷鎮壓基督教徒的情景:競技場周圍的柱子上,左邊是遭受火刑的基督徒,右邊是十字架處死的基督徒,中間的一群基督徒則將被猛獸撕碎。



《基督殉道者最後的祈禱》(網絡圖片)

奧熱流皇帝對基督徒的迫卝害也非常殘暴。根據史學家沙夫的描述,「殉道者的屍首,滿布街頭;那些屍首被肢解后焚燒,餘下的骨灰則散入河中,以免他們所謂的『神的仇敵』玷污大地。」

公元250年,僭主德修斯發出敕令,命令基督徒必須在選定的反悔日放棄自己的信仰,否則將受到地方總督的審判。身為基督徒的政府官吏或被罰為奴隸,或被沒收家產;最堅定者被處死。至於平民,處境更是悲慘至極。

基督教在古羅馬帝國被P害的近300年歷史,也是羅馬帝國從強走向衰弱的歷史。伴隨著對基督徒的迫害,羅馬帝國不斷遭到天災和瘟疫的打擊,經濟狀況不斷惡化,日爾曼部落和波斯帝國也開始侵犯邊遠地區,羅馬帝國走向沒落。

在這期間羅馬發生了多次瘟疫。其慘烈的情景令人類刻骨銘心。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淋漓盡致的描繪了他所經歷的這場人類瘟疫:

「在有些人的身上,它是從頭部開始的,眼睛充血、面部腫脹,繼而是咽喉不適,再然後,這些人就永遠地從人群中消失了。……有些人的內臟流了出來;有些人身患腹股溝腺炎,膿水四溢,並且發高燒,這些人會在兩三天內死去。有的瘟疫感染者尚能苟延殘喘幾天,而有的病人則在發病後幾分鐘內死去。有些人感染了一兩次又康復了,但是等待他們的,不過是第三次感染以及隨之而來的死亡而已。」

在摧毀了培琉喜阿姆之後,這場瘟疫迅速蔓延到了亞歷山大港,繼而就是君士坦丁堡以及羅馬帝國全境。帝國人口的三分之一死於瘟疫的第一次大規模爆發,而在帝國首都,有半數以上的居民死亡。

這場大災難的一位見證人以弗所得約翰相當詳細的記錄下了大災難的恐怖:「四處的房子,大也好、小也罷,漂亮也好、舒適也罷,全都在剎那間變作了居住者的墳墓。君士坦丁堡人瀕臨了滅絕的邊緣,只有少數倖存者。如果僅僅考慮那些死在街頭的人——若有人希望我們能夠說出實際上曾經統計過的具體的死亡數字——有超過30萬人在街頭斃命。」

繁榮強盛的古羅馬帝國在瘟卝疫面前束手無策而迅速走向毀滅,以弗所得約翰稱這是羅馬人因為「自己的罪行而遭受到的可怕災禍」。約翰為了讓後人知道瘟卝疫的殘酷,為了讓後人有前車之鑒的實例,在他痛苦的經歷中寫下了他的忠言。「也許,在我們之後的世界的剩餘歲月里,我們的後人會為我們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到的可怕災禍感到恐怖與震驚,並且能因我們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懲罰而變得更加明智,從而能將他們自己從上帝的憤怒以及未來的苦難當中解救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