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格森案波及加州奧克蘭 騷亂兩天未平息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燒到加州奧克蘭市。但26日一大早,奧克蘭中國城的商家像平日一樣,照樣趕早開業。(馬有志/大紀元)

【大紀元2014年11月27日訊】(大紀元記者馬有志加州奧克蘭報導)美國聯邦大陪審團決定不起訴開槍擊斃非裔青年的白人警官威爾森後,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在全美繼續發酵。在加州奧克蘭市區,自週一以來連續兩天晚上發生騷亂,至今還沒有平息的跡象。許多商店的門窗被打破,示威人群經過奧克蘭中國城的邊上,所幸那裡的商鋪沒有遭到破壞和打劫。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燒到加州奧克蘭市,中國城街對面的一家手機店在騷亂中遭到搶劫。(馬有志/大紀元)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燒到加州奧克蘭市,中國城街對面的一家Smart & Final超市在騷亂中遭到搶劫。(馬有志/大紀元)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燒到加州奧克蘭市,中國城附近的一家萬豪酒店Marriott的一扇大玻璃窗在騷亂中被打碎。(馬有志/大紀元)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燒到加州奧克蘭市,中國城附近的一家萬豪酒店Marriott的一扇大玻璃窗在騷亂中被打碎。(馬有志/大紀元)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燒到加州奧克蘭市,自週一以來這裡連續兩天晚上發生騷亂,至今還沒有平息的跡象。圖為一大樓前張貼了許多標語和畫像。(馬有志/大紀元)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燒到加州奧克蘭市。但26日一大早,奧克蘭中國城的商家像平日一樣,照樣趕早開業。(馬有志/大紀元)

奧克蘭華埠商會共同會長陳錫澎表示,奧克蘭中國城有許多的小商鋪,如果遭到破壞,後果不堪設想。所幸華埠與警察局有及時有效的溝通,警察警戒線就設在中國城的邊上,不容許示威者越界。

陳錫澎還表示,儘管週一和週二都有一些奧克蘭的商店被破壞,相比來說,這次的騷亂比以前的奧克蘭非裔青年奧斯卡.葛蘭特(Oscar Grant)被警察射殺、奧克蘭佔領運動等所引發的幾次騷亂的破壞程度要小很多;而且,大家都有了心理準備。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燒到加州奧克蘭市,自週一以來這裡連續兩天晚上發生騷亂,至今還沒有平息的跡象。圖為一家銀行的玻璃窗全部用木板保護起來。該處也是每天示威者聚集的地方。(馬有志/大紀元)


幾年前奧克蘭非裔青年奧斯卡.葛蘭特(Oscar Grant)被警察射殺後騷亂事件中被搶劫的鞋店Foot Lock早早地就把玻璃窗保護了起來。(馬有志/大紀元)


有的商家在門口貼上支持被槍殺的非裔青年Mike Brown的告示。(馬有志/大紀元)

據陳錫澎描述,週一,奧克蘭一開始就有大約200多人聚集在市府的百老匯和14街,而且大部分的示威者都是白人、不是其他族裔的;也有許多不是本地人,有的甚至是來自外州。後來,上千示威者分批前往警察局附近的880高速公路入口。沿途,示威者打破了許多商店的門窗,一家手機店被搶。

示威者隨後又前往Grand Ave的580高速公路入口,有幾百人切斷了高速公路數小時。後來,警察逮捕了70多人,才疏通了高速公路。有人向警察投擲磚頭,有幾個警察受傷。

到了午夜時分,數百名參與抗議者在百老匯街上縱火。一家星巴克咖啡店玻璃被打破,搶走了裡面的咖啡豆。一家Smart & Final超市的酒、食品、啤酒等全都被搶走。相隔一條街的中國城商店沒有受到騷擾。

週二,示威者在市中心聚集後,改向伯克利方向往北走,示威者估計有上千人。沿途還是有一些銀行和商店玻璃窗被打破,牆壁被塗鴉,部分商店遭搶劫。一家油漆店被人闖入,暴徒將白色油漆灑在路上,染白了柏油路。示威者在街上多處縱火,所幸沒有建築物受到嚴重破壞。580和80高速公路也再一次被阻斷,但警察行動迅速,大約15分鐘後便再次疏通了公路。

從上海來的奧克蘭市民陳先生表示,這兩天都睡不好覺,晚上警車聲和直升飛機響個不停。不過白天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街上的垃圾都已經全部被清理乾淨。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燒到加州奧克蘭市,自週一以來這裡連續兩天晚上發生騷亂,至今還沒有平息的跡象。圖為一大樓前張貼了許多標語和畫像。(馬有志/大紀元)


一大樓前張貼了許多標語和畫像。(馬有志/大紀元)


有的商家在門口貼上支持被槍殺的非裔青年Mike Brown的告示。(馬有志/大紀元)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燒到加州奧克蘭市,自週一以來這裡連續兩天晚上發生騷亂。一家油漆店被人闖入,暴徒將白色油漆灑在路上,染白了柏油路。(馬有志/大紀元)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燒到加州奧克蘭市,自週一以來這裡連續兩天晚上發生騷亂。一家油漆店被人闖入。(馬有志/大紀元)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燒到加州奧克蘭市,自週一以來這裡連續兩天晚上發生騷亂。一家油漆店被人闖入,暴徒將白色油漆灑在路上,染白了柏油路。(馬有志/大紀元)

責任編輯:任一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