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格森案波及加州奥克兰 骚乱两天未平息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烧到加州奥克兰市。但26日一大早,奥克兰中国城的商家像平日一样,照样赶早开业。(马有志/大纪元)

【大纪元2014年1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马有志加州奥克兰报导)美国联邦大陪审团决定不起诉开枪击毙非裔青年的白人警官威尔森后,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在全美继续发酵。在加州奥克兰市区,自周一以来连续两天晚上发生骚乱,至今还没有平息的迹象。许多商店的门窗被打破,示威人群经过奥克兰中国城的边上,所幸那里的商铺没有遭到破坏和打劫。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烧到加州奥克兰市,中国城街对面的一家手机店在骚乱中遭到抢劫。(马有志/大纪元)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烧到加州奥克兰市,中国城街对面的一家Smart & Final超市在骚乱中遭到抢劫。(马有志/大纪元)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烧到加州奥克兰市,中国城附近的一家万豪酒店Marriott的一扇大玻璃窗在骚乱中被打碎。(马有志/大纪元)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烧到加州奥克兰市,中国城附近的一家万豪酒店Marriott的一扇大玻璃窗在骚乱中被打碎。(马有志/大纪元)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烧到加州奥克兰市,自周一以来这里连续两天晚上发生骚乱,至今还没有平息的迹象。图为一大楼前张贴了许多标语和画像。(马有志/大纪元)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烧到加州奥克兰市。但26日一大早,奥克兰中国城的商家像平日一样,照样赶早开业。(马有志/大纪元)

奥克兰华埠商会共同会长陈锡澎表示,奥克兰中国城有许多的小商铺,如果遭到破坏,后果不堪设想。所幸华埠与警察局有及时有效的沟通,警察警戒线就设在中国城的边上,不容许示威者越界。

陈锡澎还表示,尽管周一和周二都有一些奥克兰的商店被破坏,相比来说,这次的骚乱比以前的奥克兰非裔青年奥斯卡.葛兰特(Oscar Grant)被警察射杀、奥克兰占领运动等所引发的几次骚乱的破坏程度要小很多;而且,大家都有了心理准备。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烧到加州奥克兰市,自周一以来这里连续两天晚上发生骚乱,至今还没有平息的迹象。图为一家银行的玻璃窗全部用木板保护起来。该处也是每天示威者聚集的地方。(马有志/大纪元)



几年前奥克兰非裔青年奥斯卡.葛兰特(Oscar Grant)被警察射杀后骚乱事件中被抢劫的鞋店Foot Lock早早地就把玻璃窗保护了起来。(马有志/大纪元)



有的商家在门口贴上支持被枪杀的非裔青年Mike Brown的告示。(马有志/大纪元)


据陈锡澎描述,周一,奥克兰一开始就有大约200多人聚集在市府的百老汇和14街,而且大部分的示威者都是白人、不是其他族裔的;也有许多不是本地人,有的甚至是来自外州。后来,上千示威者分批前往警察局附近的880高速公路入口。沿途,示威者打破了许多商店的门窗,一家手机店被抢。

示威者随后又前往Grand Ave的580高速公路入口,有几百人切断了高速公路数小时。后来,警察逮捕了70多人,才疏通了高速公路。有人向警察投掷砖头,有几个警察受伤。

到了午夜时分,数百名参与抗议者在百老汇街上纵火。一家星巴克咖啡店玻璃被打破,抢走了里面的咖啡豆。一家Smart & Final超市的酒、食品、啤酒等全都被抢走。相隔一条街的中国城商店没有受到骚扰。

周二,示威者在市中心聚集后,改向伯克利方向往北走,示威者估计有上千人。沿途还是有一些银行和商店玻璃窗被打破,墙壁被涂鸦,部分商店遭抢劫。一家油漆店被人闯入,暴徒将白色油漆洒在路上,染白了柏油路。示威者在街上多处纵火,所幸没有建筑物受到严重破坏。580和80高速公路也再一次被阻断,但警察行动迅速,大约15分钟后便再次疏通了公路。

从上海来的奥克兰市民陈先生表示,这两天都睡不好觉,晚上警车声和直升飞机响个不停。不过白天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街上的垃圾都已经全部被清理干净。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烧到加州奥克兰市,自周一以来这里连续两天晚上发生骚乱,至今还没有平息的迹象。图为一大楼前张贴了许多标语和画像。(马有志/大纪元)



一大楼前张贴了许多标语和画像。(马有志/大纪元)



有的商家在门口贴上支持被枪杀的非裔青年Mike Brown的告示。(马有志/大纪元)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烧到加州奥克兰市,自周一以来这里连续两天晚上发生骚乱。一家油漆店被人闯入,暴徒将白色油漆洒在路上,染白了柏油路。(马有志/大纪元)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烧到加州奥克兰市,自周一以来这里连续两天晚上发生骚乱。一家油漆店被人闯入。(马有志/大纪元)



密州弗格森(Ferguson)事件延烧到加州奥克兰市,自周一以来这里连续两天晚上发生骚乱。一家油漆店被人闯入,暴徒将白色油漆洒在路上,染白了柏油路。(马有志/大纪元)

责任编辑:任一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