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前黨支部書記的「四二五」

1999年4月25日,上萬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卻被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指為「圍攻中南海」。和平上訪合理解決後,江澤民卻對朱鎔基叫囂「糊塗!糊塗!糊塗!亡黨亡國啊!」(圖/大紀元)」

【大紀元2015年04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梁波舊金山灣區報導)四二五上訪事件雖然過去16年了,但參加過那次上訪的每一個人都還記憶猶新。現在已經80歲的一位前中共政工幹部,因為參加了那次上訪活動而受牽連,現在住在灣區的她,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16年前,鄭藍64歲。那時,她早已從一家國營單位的處級政工幹部職位上退休,從響噹噹的前黨支部書記,變成了一個打扮平常、普普通通的北京老太太,當時她每天早晨都到自己家附近的法輪功煉功點上煉功,也已經有兩年的時間了。

這個擁有上億修煉者的簡單易學功法,不僅讓她全身病痛痊癒,使她的退休生活異常充實,而且,她感到自己的大腦也返老還童,變得靈活好用——以前,她從來沒有想過一個人該怎樣活著,怎樣才能做個好人,而法輪功正在慢慢教會她這些。

4月下旬那幾天,鄭藍在煉功點上不斷聽說,天津法輪功學員因為去當地雜誌社反映意見被抓了,警察還對他們說,「有本事上北京中南海反映情況去。」鄭藍經歷過的「運動」並不算少,知道好人被抓在中國算不上一件稀奇的事情。但是,天津離此不遠,那裡發生的事情使這個北京煉功點上的學員感到自己應該做點什麼。

有些學員表示,他們準備去中央上訪,天津警察也許真的是因為解決不了問題才把皮球踢到了上邊,而上邊可能根本就不了解真實情況。但是也有幾個學員說,這件事情不簡單,搞不好會有麻煩。

以前,鄭藍的主要工作內容就是接受並傳達上級領導命令,然後把執行命令情況一五一十的去匯報。她從來沒有對任何事情有過「個人看法」和「不同意見」,更不需要跟誰去表達。但這一次有點不一樣,法輪功治好了她的病,省去了她數不清的醫藥費,還教她做好人,這麼好的功法要是真不讓煉了可不行,她想:沒準兒上邊聽進去了我們的話,這個問題不就解決了?

第二天大清早,同一個煉功點上的老姐妹孫雅芝和李明媛先走了,鄭藍和另外4、5個學員吃完早飯才出發。他們轉乘了好幾輛公交車,又走了一段不算短的路,才來到府右街,那裡是中國最高信訪機構——國務院信訪辦所在地,緊鄰中南海。

當時已經有不少人站在那裡了,因為人太多,鄭藍他們只能站在外圍的馬路邊上。「前邊的情況根本就不知道,朱鎔基出來、幾個學員進去對話,這些都不知道,那時候通訊工具不發達,手機還不普遍,只能從前邊傳話過來,聽說天津那45個學員當天下午就放了。」


1999年4月25日,上萬法輪功學員到國家信訪局和平上訪。(大紀元資料圖片)

等了好長時間,天都黑了,不過學員提出的問題並沒有完全得到解決。鄭藍發現有些人陸陸續續走了,還有一些人沒走,武警拿著電警棍在邊上走來走去攆他們,隨後就來了好多輛有篷子的大板車,這些沒有走的人都被武警轟上了車。

「把我們拉得可遠了,從城東到城西,到了一個大空場,有點像運動場,沒有燈。我們一個個從車上下來,挨排進一個屋裡,說是讓寫悔過書。」

「我不想寫,我知道可能要出啥問題了。跟他們說,我要尿褲子了,想上廁所。開始他們沒讓去,後來可能是實在看不下去,就同意了,叫我快去快回。」鄭藍到廁所一看,是那種前後兩頭都開門的露天廁所,她沒有猶豫,順著後門就走了。

鄭藍匯入街上人群,還是認不清這是哪裡,於是她只好打了一輛出租車回家了。

從那以後,她發現以前要好的鄰居都變得像個陌生人,見面就扭頭,像沒看見一樣。鄭藍說這也不能全怪他們,「他們也害怕呀,」她親身經歷的4月25日那一整天,已經被報紙和電視說成了「圍攻中南海」,按照中國通常的劃分標準,她從「自己人」變成了「敵人」。

這是鄭藍唯一的一次上訪,也是這個前黨支部書記唯一一次想向「組織」表達自己內心真實而熱切的願望。後來,她悄悄散發過法輪功真相傳單,還把報紙上的字一個一個剪下來,拼成簡短的真相標語,貼在北京大街小巷她認為人們能看見的地方。來美國後,她住在灣區兒子家裡,每天都給大陸打電話,告訴那裡的警察和民眾趕快退出中共組織,到目前為止,總共有兩千多人聽從了鄭藍的建議。

鄭藍再也沒有去過府右街,也沒有動過再次上訪的念頭。她今年80歲了,頭腦仍然很清晰,她說,誰看不出來,政府已經擺明了不讓老百姓說話,「都鎮壓了,還解決啥?」

小貼士:四二五上訪事件

四二五上訪事件發生於1999年4月25日,當時有超過1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市國家信訪局所在的府右街和西安門大街進行上訪,希望政府結束不合理的對待,由於該地緊鄰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中央中南海,因此也被稱為「中南海事件」。當時的國務院總理朱鎔基,以及其他高級官員會見了5位法輪功學員代表,隨後達成協議,得到官方善意的回應,法輪功學員立即散去,整起上訪和平落幕。該事件為1989年六四事件後,規模最大的一次民眾集體上訪事件,引起當時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震怒。

責任編輯:王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