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近年首次訴江研討會:正義戰勝邪惡轉折點

7月25日下午,全球首次訴江研討會在舊金山舉行。(曹景哲/大紀元)

【大紀元2015年07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梁博舊金山報導)7月25日下午,由大紀元時報舊金山分社主辦的全球首次訴江研討會在舊金山舉行,幾十位關注中國問題和未來人類走向的各界人士趕來參加。

從今年5月至今,已經有超過十萬份針對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犯下反人類、酷刑和群體滅絕罪行的刑事控狀寄往北京,控告者多為中國和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也有世界各地渴望公平和正義的良心人士陸續加入。他們要求大陸最高司法機構對江的罪行立案審查和審判。這一波「全球訴江大潮」得到各界的廣泛關注和支持。

居住在舊金山灣區的中國問題專家藍述、哲學學者惠虎宇、人權活動者陳青林、市民李國榮、陳永明、平面設計師黃於楊、媒體銷售王允波、矽谷工程師張增俊及法學人士李霖昭等人都在研討會上有精彩發言。


7月25日下午,全球首次訴江研討會在舊金山舉行。舊金山市民陳永明在發言。(曹景哲/大紀元)


7月25日下午,全球首次訴江研討會上,前《人民日報》駐深圳首席記者程凱在發言。(曹景哲/大紀元)

控告江澤民是中華民族走向未來的重大歷史機遇

藍述:目前中國社會各種矛盾都相當尖銳,表現在政治、經濟、文化、道德等方方面面的墮落,使整個社會面臨全面崩潰的危機。中國人要想解決危機,達到自救,實現和平轉型,需要一個能夠正本清源、使社會回歸正軌的契機。

目前的訴江大潮順應天時,還佔據地利人和,是一個最好的契機。因為,從2004年開始《九評共產黨》(以下簡稱《九評》)的廣泛傳播,為中國社會奠定了深厚的理論基礎和民眾基礎,幫助中國人從懷疑、反思,到脫離、反對和審判中共,啟迪了社會正義和良知。

從另外一面來看,中共的全面腐敗成為自身掘墓的推手。江把鎮壓真、善、忍和「以腐敗換團結」奉為「國策」,使整個社會喪失最基本的道德判斷,使不需掩蓋、無所顧忌的作惡常態化、合法化,甚至美化。這種做法雖然達到了迫害好人的個人目地,但它同時也是一把雙刃劍,造成經濟停滯和利益矛盾激化,腐敗不僅不能換來團結,反而導致更加白熱化的、你死我活的內鬥。


7月25日下午,全球首次訴江研討會上,前《羊城晚報》平面設計師黃於楊在發言。(曹景哲/大紀元)

控告江澤民是正義戰勝邪惡的轉折點

惠虎宇:中共對於自己以往的錯誤從來都沒有認過錯、道過歉,更談不上公正處理,糾錯都是以「內部定罪」和「平反昭雪」的方式體現的,目地只不過是為了維持和延續政權。之前薄熙來、周永康被定罪,也體現在中共的內部處理,罪名並沒有涉及到他們對中國社會和民眾的實質迫害,沒有體現出社會正義。

這次訴江的根本目地就是要實現社會正義。這麼多真名實姓的普通民眾要求最高層正視前領導人和整部國家機器對民眾犯下的罪行,他們不能再使用「內部處理」的非法手段和施恩式的改過。這種審判模式的選擇將帶來整個社會狀態的全面改變,所有人都會看到,正義民眾的力量將成為推動未來社會的主導力量。

藍述:此次訴江潮由法輪功學員為先導,但是已經不僅僅侷限在解決個別群體的局部問題,也不是以往所採用的上訪等法律框架之外的方式,而是站在了一個全新的歷史高度,跳出了中共設置的很多框框的束縛。

王允波:訴江意義還在於讓所有人看到,任何人做惡都要償還。同時也能重塑中國人的脊梁骨,消除對邪惡的恐懼,震攝惡人。

陳青林:江澤民一直在打擊社會正義善良的群體,現在訴江就是要實現全民倒控、全民反擊。

李霖昭:法律是社會成員共同遵守的規則,以法律的形式控告江澤民,給他定罪、審判他,將使正義不僅僅體現在人類良知層面,而是以理性的方式固化成為社會整體規範和衡量標準。


7月25日下午,全球首次訴江研討會在舊金山舉行。圖為中國問題專家藍述在發言。(曹景哲/大紀元)


7月25日下午,全球首次訴江研討會在舊金山舉行。圖為哲學學者惠虎宇在發言。(曹景哲/大紀元)

江澤民的罪惡罄竹難書

陳青林:江澤民踐踏中國傳統文化和普世價值,鎮壓民運、法輪功、維權律師、拆十字架,造成了中國社會人性淪喪、文化枯竭、制度腐敗、環境污染、資源枯竭等惡劣後果。江還向全世界輸出邪惡,用謊言和利益綁架國際資本和國際力量為之背書,比如說,建孔子學院、用經濟利益收買弱勢國家,與違反人權的國家組成聯盟等等,想迫使全世界的人都在強權暴政和金錢利益下苟活。

李國榮:江澤民的罪惡罄竹難書,他出身漢奸特務,人格扭曲沒有道德底線,他在上海掌權的時候,被送了一個「江騙子」的綽號,說他只說不做。他除了全家都貪污,還出賣國土,把中國那麼多土地給別的國家,讓後代都沒有辦法要回來。

惠虎宇:江時代實行的教育產業化使中國教育徹底墮落,淪為致富工具,使知識分子失去氣節、普遍犬儒化。

黃於楊:1999年中共逼迫新聞媒體抹黑法輪功,使所有媒體都被迫喪失了基本原則和良知,成為鎮壓機器。

張增俊:海外也有很多人都被中共洗腦,事實被蒙蔽、觀念被扭曲。

藍述:在江時代,活摘器官牟取暴利被稱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16年來有超過200萬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活摘器官,這是一個相當血腥、可怕的事情。但是這還可能是一個普遍存在卻沒有被更多人注意到的恐怖,因為活摘可能還出現在其他被中共鎮壓的群體裡,其實中共迫害了所有的中國人。反人類罪是江澤民所有罪宗裡的最高罪行。

陳永明:我在文革時坐監獄就見過活摘。開大會,檯子下面就是一個大坑,被活摘的犯人左右兩邊都是穿白大褂的,當著我們的面用鐵絲當鉤子把眼球鉤出來。當時血都流到鞋子上,我坐在第四排,看見前面幾個人都昏倒了。

審江就是徹底解體中共的開始

惠虎宇:審江帶來的一個最直接的問題就是:中共怎麼辦?因為江澤民這個無能的人能夠做出大奸、大惡之事,完全是利用了中共的資源,是江與中共互為利用的結果。所以說,審江就是在審中共,就是徹底解體中共的開始。如果說十年前《九評》使中國人認識到中共的反人類罪惡,並做出一個正確選擇的話,那麼今天的訴江大潮就成為直接解體中共的重要歷史時期。

陳青林:江澤民是中共邪惡集團的總代表,具有第一代崇拜暴力、第二代崇拜金錢利益的基因,所以1989年他被指定為第三代黨魁,主導了六四之後的大清洗,並把這些邪惡基因擴散到社會的每個細胞。

藍述:做為中共第三代「核心」的江時代,實際上成為中共統治的第四代和第五代,他給中國社會造成的災難和危機已經到了任何一個領導者都無法收拾的地步了。

李國榮:江澤民是共產黨的代表,中共所有能幹得出來的壞事都集中在他一個人身上,他不是人,是個魔鬼,世界出了江澤民是這個地球的悲哀,把江蛤蟆抓出來審判,這個地球就安寧了。

王允波:此次控告只涉及惡首一個人,實際上是給所有參與做惡的人最後一次機會。在迫害中他們是幫凶,也是最可憐的受害者。

訴江是埋葬中共損傷最小、最有效的途徑。

責任編輯:趙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