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近年首次诉江研讨会:正义战胜邪恶转折点

7月25日下午,全球首次诉江研讨会在旧金山举行。(曹景哲/大纪元)

【大纪元2015年07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梁博旧金山报导)7月25日下午,由大纪元时报旧金山分社主办的全球首次诉江研讨会在旧金山举行,几十位关注中国问题和未来人类走向的各界人士赶来参加。

从今年5月至今,已经有超过十万份针对前中共党魁江泽民犯下反人类、酷刑和群体灭绝罪行的刑事控状寄往北京,控告者多为中国和海外的法轮功学员,也有世界各地渴望公平和正义的良心人士陆续加入。他们要求大陆最高司法机构对江的罪行立案审查和审判。这一波“全球诉江大潮”得到各界的广泛关注和支持。

居住在旧金山湾区的中国问题专家蓝述、哲学学者惠虎宇、人权活动者陈青林、市民李国荣、陈永明、平面设计师黄于杨、媒体销售王允波、硅谷工程师张增俊及法学人士李霖昭等人都在研讨会上有精彩发言。


7月25日下午,全球首次诉江研讨会在旧金山举行。旧金山市民陈永明在发言。(曹景哲/大纪元)



7月25日下午,全球首次诉江研讨会上,前《人民日报》驻深圳首席记者程凯在发言。(曹景哲/大纪元)



控告江泽民是中华民族走向未来的重大历史机遇

蓝述:目前中国社会各种矛盾都相当尖锐,表现在政治、经济、文化、道德等方方面面的堕落,使整个社会面临全面崩溃的危机。中国人要想解决危机,达到自救,实现和平转型,需要一个能够正本清源、使社会回归正轨的契机。

目前的诉江大潮顺应天时,还占据地利人和,是一个最好的契机。因为,从2004年开始《九评共产党》(以下简称《九评》)的广泛传播,为中国社会奠定了深厚的理论基础和民众基础,帮助中国人从怀疑、反思,到脱离、反对和审判中共,启迪了社会正义和良知。

从另外一面来看,中共的全面腐败成为自身掘墓的推手。江把镇压真、善、忍和“以腐败换团结”奉为“国策”,使整个社会丧失最基本的道德判断,使不需掩盖、无所顾忌的作恶常态化、合法化,甚至美化。这种做法虽然达到了迫害好人的个人目地,但它同时也是一把双刃剑,造成经济停滞和利益矛盾激化,腐败不仅不能换来团结,反而导致更加白热化的、你死我活的内斗。


7月25日下午,全球首次诉江研讨会上,前《羊城晚报》平面设计师黄于杨在发言。(曹景哲/大纪元)



控告江泽民是正义战胜邪恶的转折点

惠虎宇:中共对于自己以往的错误从来都没有认过错、道过歉,更谈不上公正处理,纠错都是以“内部定罪”和“平反昭雪”的方式体现的,目地只不过是为了维持和延续政权。之前薄熙来、周永康被定罪,也体现在中共的内部处理,罪名并没有涉及到他们对中国社会和民众的实质迫害,没有体现出社会正义。

这次诉江的根本目地就是要实现社会正义。这么多真名实姓的普通民众要求最高层正视前领导人和整部国家机器对民众犯下的罪行,他们不能再使用“内部处理”的非法手段和施恩式的改过。这种审判模式的选择将带来整个社会状态的全面改变,所有人都会看到,正义民众的力量将成为推动未来社会的主导力量。

蓝述:此次诉江潮由法轮功学员为先导,但是已经不仅仅侷限在解决个别群体的局部问题,也不是以往所采用的上访等法律框架之外的方式,而是站在了一个全新的历史高度,跳出了中共设置的很多框框的束缚。

王允波:诉江意义还在于让所有人看到,任何人做恶都要偿还。同时也能重塑中国人的脊梁骨,消除对邪恶的恐惧,震摄恶人。

陈青林:江泽民一直在打击社会正义善良的群体,现在诉江就是要实现全民倒控、全民反击。

李霖昭:法律是社会成员共同遵守的规则,以法律的形式控告江泽民,给他定罪、审判他,将使正义不仅仅体现在人类良知层面,而是以理性的方式固化成为社会整体规范和衡量标准。


7月25日下午,全球首次诉江研讨会在旧金山举行。图为中国问题专家蓝述在发言。(曹景哲/大纪元)



7月25日下午,全球首次诉江研讨会在旧金山举行。图为哲学学者惠虎宇在发言。(曹景哲/大纪元)



江泽民的罪恶罄竹难书

陈青林:江泽民践踏中国传统文化和普世价值,镇压民运、法轮功、维权律师、拆十字架,造成了中国社会人性沦丧、文化枯竭、制度腐败、环境污染、资源枯竭等恶劣后果。江还向全世界输出邪恶,用谎言和利益绑架国际资本和国际力量为之背书,比如说,建孔子学院、用经济利益收买弱势国家,与违反人权的国家组成联盟等等,想迫使全世界的人都在强权暴政和金钱利益下苟活。

李国荣:江泽民的罪恶罄竹难书,他出身汉奸特务,人格扭曲没有道德底线,他在上海掌权的时候,被送了一个“江骗子”的绰号,说他只说不做。他除了全家都贪污,还出卖国土,把中国那么多土地给别的国家,让后代都没有办法要回来。

惠虎宇:江时代实行的教育产业化使中国教育彻底堕落,沦为致富工具,使知识分子失去气节、普遍犬儒化。

黄于杨:1999年中共逼迫新闻媒体抹黑法轮功,使所有媒体都被迫丧失了基本原则和良知,成为镇压机器。

张增俊:海外也有很多人都被中共洗脑,事实被蒙蔽、观念被扭曲。

蓝述:在江时代,活摘器官牟取暴利被称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16年来有超过200万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活摘器官,这是一个相当血腥、可怕的事情。但是这还可能是一个普遍存在却没有被更多人注意到的恐怖,因为活摘可能还出现在其他被中共镇压的群体里,其实中共迫害了所有的中国人。反人类罪是江泽民所有罪宗里的最高罪行。

陈永明:我在文革时坐监狱就见过活摘。开大会,台子下面就是一个大坑,被活摘的犯人左右两边都是穿白大褂的,当着我们的面用铁丝当钩子把眼球钩出来。当时血都流到鞋子上,我坐在第四排,看见前面几个人都昏倒了。

审江就是彻底解体中共的开始

惠虎宇:审江带来的一个最直接的问题就是:中共怎么办?因为江泽民这个无能的人能够做出大奸、大恶之事,完全是利用了中共的资源,是江与中共互为利用的结果。所以说,审江就是在审中共,就是彻底解体中共的开始。如果说十年前《九评》使中国人认识到中共的反人类罪恶,并做出一个正确选择的话,那么今天的诉江大潮就成为直接解体中共的重要历史时期。

陈青林:江泽民是中共邪恶集团的总代表,具有第一代崇拜暴力、第二代崇拜金钱利益的基因,所以1989年他被指定为第三代党魁,主导了六四之后的大清洗,并把这些邪恶基因扩散到社会的每个细胞。

蓝述:做为中共第三代“核心”的江时代,实际上成为中共统治的第四代和第五代,他给中国社会造成的灾难和危机已经到了任何一个领导者都无法收拾的地步了。

李国荣:江泽民是共产党的代表,中共所有能干得出来的坏事都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他不是人,是个魔鬼,世界出了江泽民是这个地球的悲哀,把江蛤蟆抓出来审判,这个地球就安宁了。

王允波:此次控告只涉及恶首一个人,实际上是给所有参与做恶的人最后一次机会。在迫害中他们是帮凶,也是最可怜的受害者。

诉江是埋葬中共损伤最小、最有效的途径。

责任编辑:赵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