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裝設計師:神韻色彩是花朵是快樂

時裝設計師Shabwawe Quinn看完神韻後表示:「心中充滿喜悅。」(楊少玉/大紀元)

【大紀元2016年01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楊少玉沙加緬度報導)神韻藝術團1月13日下午在沙加緬度社區中心劇院的演出,全場氣氛熱烈,謝幕時許多觀眾激動起立高舉雙手鼓掌,時裝設計師Shabwawe Quinn也是其中的一位。她說:「我的心滿溢喜悅,我深深感到我迎向生命,我希望世界上有更多人來觀賞神韻。」

神韻色彩明亮 言語難以形容

身為時裝設計師,Quinn對神韻的服裝和色彩大為激賞。她用多種詞彙形容神韻的色彩,既形容神韻色彩是花朵,也說神韻色彩就是快樂的顏色。「色彩搭配美妙絕倫,又非常有趣,不同色塊的雪紡組合在一起在舞台上飛揚成為美麗的流動,飄逸典雅,光是色彩本身就像是花朵。」

「《優曇婆羅花》舞蹈中,從腰身柔軟的粉紅色漸漸暈染開來,到花瓣尾端是純潔的白色,讓我印象極為深刻。還有那位擒拿住將軍的皇帝,他出場時戴著紅帽子,衣裳是明亮的黃色,那是閃耀著一股光芒的黃色。」

「雪紡水袖優美至極,色彩明亮,言語難以形容,那是一種快樂的顏色。還有,用扇子表現出水紋盪漾,意象非凡,令人著迷。而手絹也令人歎為觀止,那必然有一些特別的設計,使手絹得以用不同的方式旋轉,表現出奇幻的幾何圖形。」

Quinn說,神韻的舞蹈令她屏氣歛息,光是大幕一打開就令她震撼不已,「舞蹈演員收放自如,如行雲流水,看起來輕盈灑脫,實際上必然有長期持續而艱苦的練習才能臻至完美。尤其在群舞中,每位舞蹈演員的韻律這麼協調一致,那絕非一件容易的事。」

「編舞非常精湛,她訴說了一個故事的張力,每一段表現出一小段的情節,合起來成為精釆又曲折的美妙故事,起承轉合,非常有表現力。」背景天幕也令Quinn讚不絕口,人物從天幕飛入舞台上,她覺得這樣的表現極為超常。

Quinn來劇院時花了很多時間找停車位,她很慶幸自己最終沒有耽誤開幕節目的演出,在慶幸之餘,她更覺得,還有更多人需要觀賞神韻。她說:「有時候人們以為他們沒有足夠的錢來觀賞,實際上他們只是需要做節省金錢的計劃就足矣,我真希望更多人來觀賞。我真高興神韻在全世界巡迴演出,這樣有更多人能有機會觀賞。」

「神韻藝術家們所表現的是自由,他們用藝術、音樂及科技來表達自己,我們需要更多這樣的東西。人的生命不應該活在鎮壓下,邪惡只是一小撮人,其實大多數人都拒絕邪惡, 我們生活在2016年,中國這樣的鎮壓至今仍然在發生著,我們要突破這樣的磨難。」

神傳文化對現代人意義深遠

Quinn表示,神韻所表現的神傳文化對現代人來說意義深遠,她說:「每個國家、每個民族都有自己的語言來稱呼神,雖然表達方式不同,但祂是一樣的。我們都是在使自己更接近那更高的創世主,雖然地球上充滿混亂,但我們可以使自己更好一些。所以這些有願景、有洞察力的神韻藝術家們把這些好的東西放在一起,讓那些沮喪的人、狀態不好的人或者是沒有洞察力的人能夠跳出禁錮自己的東西,你可以做你自己。那些有破壞性的只是一小撮,只要更多人團結起來,這世界會更美好。」

「從演出中,我理解到我們必需仁慈、更理解別人,節目中充滿了這樣的訊息。在美國以及很多其它國家,都過於物質化,人們追逐金錢與權力,而失去了真正的自己,也為自己帶來了無窮煩惱。所以我很高興看到這樣的演出。」

這次來觀賞神韻是Quinn的生日禮物,她說,「我心中充滿喜悅,這是我此生最好的生日禮物。」#

責任編輯:夏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