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广场上99米长横幅的故事

1999年7月中共镇压法轮功后,不断有学员到天安门广场上打横幅请愿。(明慧网)

【大纪元2016年03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林骁然旧金山报导)对于法轮功学员郎新华来说,那是一段封存了15年的记忆,来到海外后也从来没有与人谈起这件几乎改变他一生的事件。

他说:“那条横幅有99米长,1.5米宽,黄底红字,在天安门西草坪面向广场自南北方向迅速打开。”“我从来没有看过那么巨大的横幅,质地好像亮黄色的绸缎,上面印的红字写着‘法轮大法好’和我们师父的18首《洪吟》诗词。”

郎新华并不是偶然碰到那一幕,他去天安门目的就是为了确保那条横幅能够顺利的打开。“我和妹妹、妹夫还有另一个同修2000年12月29号早上坐火车从沈阳赶到北京。30号和来自全国各地的30多人在北京一个学员家里汇合。”


2010年郎新华在泰国某旅游景点向中国游客讲述法轮功真相。(郎新华提供)


郎新华说这些人彼此都不相识,策划整个行动的山东学员也没和他们住在一起,但大家都是为了同一个目的——“在2000年的最后一天,打开一条长达99米的巨型横幅”。他说:“30号晚上大家讨论到很晚。最后十几个女同修被指派在横幅打开前的半个小时内,从远离西草坪的地方先打小横幅、发传单,吸引警察和便衣的注意。我们男的也分散在不同的地方,一旦看到横幅就跑过去拦住警察,保护大横幅能够快速展开。”

当时距离中共当局和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发起对法轮功的镇压已有一年多的时间。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学员到天安门广场,这块象征著国家最中心的地方表达诉求。在经历上诉无门、被信访办拒绝和被警方强行遣返之后,法轮功群体表达诉求的方式就简化成了到天安门去发传单、打横幅以及大声的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还我师父清白”等口号。


1999年7月中共镇压法轮功后,不断有学员到天安门广场上打横幅请愿。(明慧网)


12月31日中午,郎新华和妹妹、妹夫等人如约来到天安门广场,并迅速散开。他的妹妹随身携带了很多写有“法轮大法好”的乒乓球以及100多份传单,而郎新华则选择站在西草坪广场一侧、靠近地下通道的地方,因为他知道横幅打开的地点应该就在对面人民大会堂那边。


1999年7月中共镇压法轮功后,不断有学员到天安门广场上打横幅请愿。(明慧网)


“那天天气很好,广场上人很多。”“当时等了很久,感觉时间过得很漫长。到处都是警察和便衣,几辆警车和大巴就停在纪念碑那边。”郎新华边回忆边说,“离约好的下午3点越来越近了,广场四处都有同修打开横幅,‘法轮大法好’的声音响成一片。”“警察们都扑过去了,很多同修被拖走。有的女同修被拽住头发连拉带扯的装进大巴。”

直到3点半左右,期盼中的那条横幅终于打开了,郎新华说:“两个同修从中间向两边快速的奔跑,不断有同修加入撑起横幅,我也跑过地下通道奔向那里。”然而就在快要碰到横幅的那一刻,两名扑来的警察死死地拽住了郎新华的双手,随后将其拖入一辆大巴。

没有照片也没有录像,短短1、2分钟内发生的这一幕现在找不到任何的影像记录。那条可能是天安门前出现的最长、最大的一条横幅,对于恰巧看到的人来说,应该极为震撼。法轮功《明慧网》2001年1月9日一篇题为《12月31日天安门广场见闻》的文章中如此写道:

“3点30分,有一面长达99米的巨大横幅在天安门广场西侧展开了。黄底红字,在阳光下光芒四射,慰为壮观,难以用语言描述。这可把那些警察和便衣吓坏了,他们放弃了抓在广场的东侧、南侧散发传单的大法弟子,恶狼一样地向那里扑去。”


警察和便衣在天安门广场上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明慧网)


“警察和便衣六七个人围着一个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并用警棍猛烈地击打大法弟子的头部,当场就有两名大法弟子被打倒在地,鲜血直流。一个稍胖的警察见众人围观就叫喊‘快按上车!’,并又狠狠地踢了几脚,一帮匪徒一样的便衣‘呼’地冲上来。这时从窗口看见一个警察嘴里一边骂着一边用棒子不停地击打一个年龄稍大的大法弟子,被抓的大法弟子在车里高声向众人呼喊‘法轮大法好!’,有的游人也跑过来争相拍照。”

那天法轮功学员被塞满了3辆大巴,他们被带到一个警察局大院内进行录像,随后被关进丰台看守所。郎新华那时不知道这次‘壮举’已经严重触动到了中共的敏感神经,一场更大的抓捕行动在全国展开。

《明慧网》2001年11月30日的报导中说:“江罗集团把此事当做全国‘大案’、‘要案’,动用大量警力非法抓捕展示横幅的大法弟子,先后抓到56名全国各地弟子(包括打小横幅的)。”

“历经八个月非法关押秘审后,2001年8月17日由北京东城区法院非法秘密判决。其中非法刑期最长的北京弟子邵军、山东弟子邱秀欣被非法判刑10年,山东弟子索振江和另一名弟子被非法判8年,山东弟子王健等3人被非法判七年,就连制作横幅的美术社的不修炼的祁坤哥俩也各被非法判一年。”

那次事件,郎新华被判刑3年,而自31日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见过自己的妹妹。“后来听我妹妹电话中说,她在看守所绝食了一个多月,奄奄一息的时候,被警察连夜开车拉到北京郊区的一座荒山上扔掉。”“她醒来后慢慢爬到山下,早上被一个好心的农民给救了。”

郎新华说妹妹自此开始了长达15年流离失所的生活,至今有家不能回。而他刑满释放后长期处于被警察和便衣监视的状态。2007年不得不离开家人,只身前往国外寻求政治庇护。目前郎新华在美国旧金山定居。


郎新华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他说法轮功让他身心收益。(郎新华提供)


2015年5月,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开始控告发起迫害的江泽民,郎新华觉得自己也应该加入其中。他翻出随身携带多年的那本厚达40页的判决书,撰写控告信的同时也回忆起不堪回首的往事。

当年郎新华46岁,家住东北辽宁的一个小县城,在水泵厂打工,学炼法轮功已有四年。如果迫害没有发生,他应该还过著平静的生活,每天和家人一起炼功学法,和功友们四处洪法。他说就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政府说取缔就取缔、说镇压就镇压。

郎新华说审讯期间他们被转押到北京公安七处,一个关押重刑犯和死刑犯的地方。警察多次恶狠狠地说:“你们死定了!最上面都知道了!”郎新华笑着说:“‘最上面’应该就是指江泽民吧。当时想如果我被拉出去枪毙了,一定大声地喊句‘法轮大法好!’” #

要想定期快速浏览一周新闻集锦,请点这里。

责任编辑:王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