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丹佛再爆滿「指引人類回歸正道」

2016年3月6日下午(週日),神韻巡迴藝術團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的第四場演出、也是今年在這裡巡迴的最後一場演出,在丹佛表演藝術中心布爾劇院再次爆滿。(馬亮/大紀元)

【大紀元2016年03月07日訊】(大紀元記者馬亮美國丹佛報導)春風送暖,丹佛街頭的枝頭正含苞待放。3月6日(週日)下午,神韻巡迴藝術團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的第四場演出、也是今年在這裡巡迴的最後一場演出,在丹佛表演藝術中心布爾劇院(Buell Theatre at the Denver Performing Arts Complex)再次爆滿。

「神韻在指引人類回歸正道」


第三次觀賞神韻的治療師Tracy Vermillion帶女兒Sky Coplien一起觀看了3月6日在丹佛表演藝術中心布爾劇院的神韻演出。(馬亮/大紀元)

治療師Tracy Vermillion已經是第三次來觀看神韻了,她和女兒在看完神韻後,非常感動。

Tracy Vermillion表示,神韻在指引人類回歸正道,從人類自我毀滅的歧途中給人希望。她說:「我們人類在毀壞這個世界,互相毀滅。我有兩個小孩,我不想把他們也變成現代機器人!」

她說:「神韻送來了非常好的信息,提醒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回顧歷史,找回自己的根。現代社會中人們在迷失,我們需要找到真相。」

「我們要相信神、相信自己,不需要那麼的物慾橫流。不要那麼多的惡、殘暴、和憤怒。」

Tracy Vermillion說:「神韻帶來了希望,我們每個人都應該懂得去珍惜。創世主不單單是中國的,也是人類每個人的。我們東西方的文化不同,但又是一致的,因為我們信仰的是同一個創世主。我們應該把神韻傳遞的信息盡力傳出去。」

「對於女兒,我希望她多多關注生命的意義,而不是沉迷在日常的瑣事中不能自拔。信仰能夠讓人自強。」

「神韻是我的最愛!」

Tracy Vermillion的女兒Sky Coplien是學生,正在學習「犯罪和司法」學科,今天是她的生日,也是她第二次觀看神韻。

Sky Coplien說:「神韻是我的最愛,其中的歷史、文化、經歷,所有的一切,讓我非常的感動,打動我的心。」

「因為神韻是神的使者,那些舞蹈,包括每個動作,都滲透著神的內涵。這讓我非常的珍惜,讓我的心暖洋洋的。」

「天幕一打開,我的一切都開了。我的思想、我的心靈、我的眼睛,都睜的大大的。我用一切去欣賞和感受神韻給我帶來的喜悅,去體驗一個又一個的震撼。」

Sky Coplien說:「神韻很容易讓人看懂,每個節目都那麼的直白。她講述著過去、現在和未來。無論是誰製作了神韻,她完完全全地讓我心動和感動。許多時候,我都要流淚了。」

畫家:演員們細小的舞姿都非常典雅


畫家Lindsy Leavell觀看了3月6日在丹佛表演藝術中心布爾劇院的神韻演出。(馬亮/大紀元)

畫家Lindsy Leavell說:「神韻非常精彩,整場演出美麗的令人感到空前震撼。這個演出出凡脫俗,我注意到每一個演員們細小的舞姿都非常典雅,通過他們的手指、手、胳膊等的動作,表現出典雅高貴。而且他們的動作完美無瑕。」

展現法輪功學員反迫害的節目給她留下深刻印象。她說:「關於法輪功反迫害的故事讓我感動,他們通過藝術形式完美地把發生在中國的迫害展現給了觀眾。紅衛兵攻擊寺廟的舞蹈也令人感動。」

「神韻的每一個節目都非常好看,我以前從未看過這樣的演出。無論是舞蹈、燈光、色彩、服裝、音樂和演員的優美舞姿,都令人震撼,好像把你帶到了另一個世界,我非常陶醉。」

前保險公司老闆:人出生在這裡是有原因的


前保險公司老闆Nancy Ruane和先生Victor Ruane一起觀看了3月6日在丹佛表演藝術中心布爾劇院的神韻演出。(馬亮/大紀元)

前保險公司老闆Nancy Ruane表示,神韻很好看,妙趣橫生,神韻的編舞、服飾、歌曲、音樂和動態天幕等,每一個環節都無與倫比。

她說:「我們相信創世主的存在,他會帶給我們和平和歡樂。第一幕中講述了創世主下世,我認為我們人出生在這裡是有原因的,我們是相同的,我們都應該打坐修煉。」

「他們不能在中國自由地打坐煉功,我感到不可思議,中國仍然是共產黨在統治,人們沒有自由。神韻藝術團很了不起,把中國的歷史和傳統文化呈現給了觀眾。」

自己也在打坐的Nancy Ruane說,「看到那兩位法輪功學員打坐被關進監獄,又遭到毒打,讓我感到悲哀。這也讓我想到,我們在美國是多麼幸運,我們在這裡享有自由。我對他們的信仰、佛和中國文化感到敬佩。」

「那位女高音歌唱家也唱到了中國發生的事情,我認為這也是讓人們了解發生在中國的迫害的一種途徑。」

Nancy Ruane的先生Victor是主治醫生,他說,「神韻演出真是壯麗輝煌,第一個節目就美的驚人,我沒想到是那麼好看。他們的舞姿美妙無比,服裝華美至極。神韻的每一位舞蹈演員同時做同一個動作,又是那麼準確,真是了不起。」#

責任編輯:周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