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援中國維權律師 灣區華人抗議中共打壓

【大紀元2018年02月02日訊】(大紀元記者周鳳臨舊金山報導)2月1日,來自舊金山灣區的民眾在中領館前集會,抗議中共持續對國內維權律師的打壓,並聲援「7.09」案律師王全璋,以及最近受到中共迫害的律師余文生和隋牧青。

近日,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疑因發表建議修憲公開信,遭中共當局以「煽顛罪」監視居住。另一名廣東維權律師隋牧青則突然被吊銷執業證。外界質疑,繼709大抓捕後,中共正發起新一輪針對維權群體的恐怖行動。

三位律師,代表著中國維權律師受到全面打壓的三種情形。數十名維權人士在中領館前集會,要求中共立即釋放王全璋、余文生律師,讓他們「回家過年」,與妻兒團聚,並抗議中共政權對維權律師的無恥打壓。

「我們身在海外的民運同道,就是要在中領館前,表達我們對受中共打壓的維權律師的關切,我們聲援他們」,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會長方政說:「要求中共政府停止迫害這些中國的良心、真正維護法制的這些維權律師們。」

「這些迫害仍然是2015年『7.09』中共開始打壓維權律師事件的一個延續」,民主中國陣線北加州分部主席鄭雲說,王全璋律師是在「7.09」案被捕之後就一直沒有音訊,已經將近1,000天了。

鄭雲說:「王全璋律師並沒有向中共妥協,屬於『死磕派』。」

「王全璋律師是『7.09』案中唯一一個至今沒有任何消息的」,鄭雲說,其他被抓的維權律師,有被迫違心「認罪」的、有被判刑的、被邊控的等等,「只有他沒有消息。」

趙昕說:「王全璋比較年輕,他是農民的孩子,他常常說,父母親傳承的那種追求善良、追求真實的傳統,一直激勵著他百折不撓地和假、醜、惡做鬥爭。」

目前在灣區定居的民運人士趙昕早在2005年就曾與王全璋律師合作過,他說:「我相信王全璋在獄中進行了艱苦的抗爭,因此而受到了非常嚴重的迫害,所以到現在我們沒有他的任何音訊。」

趙昕補充說,中共曾透過一個所謂的「律師」傳出王全璋被羈押在天津第二看守所的消息,但維權律師這一方,包括王全璋的家屬,沒有了解到任何消息。

另外兩位遭中共打壓的維權律師余文生、隋牧青均為1989年六四運動的一代人。隋牧青在六四鎮壓後沉寂了一段時間,2010年才出面抗爭,趙昕表示,試圖吊銷他的律師執照是「徹頭徹尾的政治迫害」。

聲援國內維權律師 民眾舊金山中領館前集會
目前定居灣區的維權人士趙昕,與手持的標牌中的兩位維權律師熟識。(周鳳臨/大紀元)

據趙昕介紹,近期被中共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構陷而被「監視居住」的余文生律師,也是「89」一代,「他近期表現非常勇猛。」

「兩個89一代的律師、一位『90後』的律師,代表了近幾年來中國民間抵抗暴政的中流砥柱。」趙昕說。

「中共本想藉『7.09』案把這些維權律師打壓下去,而現在的情況恰恰相反,有越來越多的律師站出來,不怕坐牢」,鄭雲說:「他們這種感召力也讓許多老百姓醒悟了,他們起到了帶動的作用,才出現了這麼多的民間維權人士。」

聲援國內維權律師 民眾舊金山中領館前集會
民主中國陣線北加州分部主席鄭雲呼籲民眾簽名支持隋牧青律師。(周鳳臨/大紀元)

海內外民運人士還發起了聲援隋牧青律師的簽名活動,希望在2月3日審查他的執照時,能有超過1萬人簽名表示對隋牧青的支持。

「7.09案」是指2015年7月9日凌晨,從中共警方非法抓捕王宇一家開始,短短數天內,中國數百位關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的律師、學者和活動人士被強制約談、被恐嚇、被限制發聲,數十位人權律師和人權捍衛者被抄家、被強迫失蹤,更有部分人權捍衛者親屬慘遭株連,被驅趕、被限制出境。不少國際人權機構關注此事件,稱之為「7.09大抓捕」或「7.09案」。◇#

(此文發表於1171E期舊金山灣區新聞版)

要想定期快速瀏覽一週新聞集錦,請點這裡。

責任編輯:王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