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報導:舊金山街頭的毒品濫用危機

【大紀元2018年05月31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德輝、林驍然舊金山報導)舊金山街頭毒品濫用問題已經嚴重威脅到普通民眾的日常生活。日前,本報記者與舊金山市公共衛生局心理輔導專員、市長候選人李愛晨(Ellen Lee Zhou)一起走訪遊民聚集區域,實地了解吸毒者的精神狀態和市府所採取的應急舉措。

位於舊金山市中心的田德隆區(Tenderloin),是這座城市無家可歸者最為聚集的區域。作為市公共衛生局的心理輔導專員,李愛晨對這裡的毒癮患者的精神狀態非常熟悉。「如果你看這裡,有遊民,但是我們花錢卻沒有以應有的方式幫助到這些遊民。看吧,看我們所面對的毒品問題。」

在距離市政廳只有兩個街區的Golden Gate Ave.與Hyde St.路口附近的人行道上,橫七豎八地躺著數十個遊民。一位腳有疾病的遊民表示,他每天早晚分兩次注射毒品,而注射用具是從政府工作人員那裡得到的。

還有一位黑人女士表示,她自己有固定的住處,每天專程到舊金山來才能得到毒品。李愛晨說:「她來自(東灣)聖利安卓市,那裡沒有毒品。她就來舊金山吸毒。」

在田德隆,儘管有警察巡邏,但毒品交易卻趨於公開化,很多年輕人在這裡遊走,兜售毒品。

李愛晨問遊民Clover:「你現在有吸毒嗎?」

遊民Clover回答說:「美沙酮(鴉片類毒品)。」

李愛晨問另一位遊民Steven:「你說你有7年的旅館業工作經歷,那你怎麼淪落成遊民了?」

遊民Steven回答說:「他們把旅館賣了,我失去了住的地方,與此同時我染上了鴉片類毒癮。」


舊金山市公共衛生局心理輔導專員、市長候選人李愛晨,與記者一起走訪遊民聚集區域,實地了解吸毒者的精神狀態和市府所採取的應急舉措。(曹景哲/大紀元)

據統計,目前舊金山街頭大約有2萬2,500名毒品注射者,使用最多的是鴉片類毒品,其中一半以上是海洛因。李愛晨表示,市府每月在每位遊民身上投入6千美元,然而問題並沒有得到解決。「對於為城市和政府工作的人來說,讓他們知道我們受夠了,是非常重要的。他們浪費了很多項目,沒有幫助到需要的人。幫助無家可歸的人就是幫助我們自己,我們希望把城市打掃乾淨。」

市府舉措不解決問題 反加劇毒品濫用

有居民表示,30年前的舊金山曾被評為全世界最美麗的城市,而目前的情況令生活在這裡的人感到非常無奈。舊金山市公共衛生局心理輔導專員、市長候選人李愛晨(Ellen Lee Zhou)指出,目前市府所採取的應急舉措,非但不能解決問題,還在變相加劇毒品濫用危機。

舊金山街頭的遊民,很多都來自別的城市,甚至外州。

李愛晨問遊民們:「你去其它縣和城市嗎?」

遊民Jerelene Clay說:「我去過。」

遊民Denise Miller也說:「我在拉斯維加斯待過。我來自科羅拉多州,我千里迢迢才來到這裡。」

作為社工,李愛晨從2004年起就與遊民群體打交道,她表示這些人大多都有精神疾病並且吸毒。然而,她不贊成目前市政管理者的作做法。

為了減少街頭針頭亂丟的現象,從2014年7月開始,舊金山市府啟動針頭回收站項目(Pit Stop Program),毒癮患者可將注射後的針頭丟進這樣的回收箱裡。李愛晨反對說:「這絕對是我們不應該做的,不能鼓勵人更多地吸毒。」


舊金山市在田德隆區設立的安全注射毒品車。(曹景哲/大紀元)

與此同時,市議長、同為市長候選人的布里德(London Breed)提出設立「毒品安全注射處」的計畫。從今年7月起,舊金山將成為全美首個推廣這一計畫的城市。

最近,臨時市長麥法恩(Mark Farrell)又提出撥款600萬美元,成立特別醫療隊,向毒癮患者提供一種名為丁丙諾啡的處方藥,不過這種做法容易令人產生藥物依賴。

居住在田德隆區三十多年的Christine反對市府的這些措施:「這是毒品和犯罪的問題。這裡的人需要當政的人、市長和其職員有所作為,然而他卻在推動吸毒。在給他們另一種毒品。不!應該讓他們離開毒品。」

李愛晨也認為:「無家可歸者倡導項目,政府在遊民身上花了很多錢,但是他們沒有根治問題。吸毒讓人失去信仰、失去希望、對生活沒有期望。」

李愛晨說,很多毒癮患者是從吸食大麻開始,並一步一步陷入深淵的。因此她認為廢除大麻合法化應該是根除毒品濫用問題的前提,而不是一味地花錢,卻不正視和解決問題。

李愛晨表示,今天所看到的遊民問題,僅僅是一部分。如果當選市長的話,她有一個計畫,一部分來對付毒品,一部分來對付毒癮引發的精神問題。同時與那些熱衷慈善的人合作,捐款來幫助他們恢復正常生活,給他們第二次生命。◇

(此文發表於1188D期舊金山灣區新聞版)

要想定期快速瀏覽一週新聞集錦,請點這裡。

責任編輯:王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