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灣區紀念六四 不再做沉默的羔羊

【大紀元2018年06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曹景哲舊金山報導)2018年正值六四民運29周年,舊金山灣區的華人也以各種活動紀念這段國家之痛。活動組織者之一的趙昕表示,這次有十多位從中國逃出的新鮮血液加入,大家都認為中國的政治環境越來越惡劣,不得不選擇逃出中國。四川高校教師譚松也強調,暴政之所以能持續,是因為民眾都當了沉默的羔羊,大家都要站出來紀念這段歷史。

6月3日(上週日)中午,八十多位各地華人在舊金山中國領事館前,舉行抗議聚會活動。在呼喊口號後,遊行到中國城的國父紀念館。民主教育基金會會長方政表示,這次很高興有其它州的民運人士也來參加灣區的活動,還有很多國內來的新人。


6月3日,八九民運研討會在舊金山舉辦,演講者左起:李磊、吳建民、封從德和郭寶峰。(曹景哲/大紀元)

6月3日,八九民運研討會在舊金山舉辦,有近百人參加。(曹景哲/大紀元)

下午舉辦了「八九民運:過去、現在與未來」研討會,由趙昕主持,吳建民、封從德兩位前學生領袖,與郭寶峰、李磊兩位年輕學人進行深度對話,探討新形勢下如何成功推牆。晚上還舉辦了燭光音樂會和獻花活動。

六四親歷者回顧歷史

六四南京學運吳建民強調在1989年3月之前,學生運動的訴求主要是反對官倒,反對腐敗。在3月24日之後,由於李鵬等將學生運動定性為學生暴亂,學生強烈要求與中共中央對話,但中共中央對學生要求對話的訴求置之不理。

學運期間,南京有三千學生在鼓樓廣場輪流參加絕食。絕食運動開始後,對中共高層的刺激很大,因為場面非常悲壯,是學生運動中最理性、最有人性的一幕。

六四學運領袖封從德表示,六四運動時,學生和市民上街遊行,最多數十萬人,井然有序,沒有暴亂也沒有打砸搶,這也反映了當時的中國人素質。

他認為整個這場運動是完全沒有準備的,缺乏國民革命的意識。民變會促發兵變,進而導致政變。

他也提出民變的前提需要六大共識,真憲政(採用1946年憲法);民變、兵變和政變;清算體制內的貪官;軍隊的安頓、轉型的方案;怎麼處理周邊地區政策;外交政策。他認為必須要求西方政府不要幫助中共權貴復辟,同時避免普京化和爆發內戰。

八零後了解真相 不再沉默

這次活動,也有很多80後及90後參加。

來自福建的郭寶峰,因為幫忙把福建三網民案的採訪視頻放到網路上,十幾天後他就被國保大隊抓走了。

他在大學前不知道六四發生了什麼。在大學後,通過翻牆才了解了六四真相。

郭寶峰2012年終於去了香港,參加維園六四燭光晚會,當時有18萬人參加,非常壯觀,給他很大的震動。但回家後,第二天就被請去喝茶了。

另一位80後的李磊說,每到非常時刻,中共就會如臨大敵,關閉評論刪貼不斷,甚至連蠟燭都不讓放。他強調,殺人的劊子手都沒有忘記六四,那些受害者們怎麼能忘記呢?

李磊非常讚賞人道中國幫助異議人士的子女到國外接受教育的善舉,希望有更多人來幫助國內抗爭人士及他們的家屬,爭取更多的經濟援助,多少能緩解一下他們的困境。

他還表示,歷史的進程往往是出人意料的,正義可能會遲到,但不會缺席。神選定一些非常狂妄的人來做王,讓這些人自掘墳墓。他強調,在無奈的絕望中等待的,往往就是希望。也許一件小事,就能讓中國發生巨變。

辛灝年:非革命不能解決中國制度

中國歷史學家辛灝年也來灣區參加了六四紀念活動,他表示,六四發生第二天,天不亮就去上街遊行了。終於喊出了打倒共產黨的口號,回來也沒有害怕的感覺,感覺終於跨出了這一步。

他表示,1987年胡耀邦下台後不久,趙紫陽就被全天候監控。1988年全國文代會時,一位將軍就告訴他,趙紫陽不久就要下台了。

他最後說,趙紫陽為什麼會下台?那是因為趙不敢挑戰中共制度,所以才會被鄧打垮了。中共制度內的改革是沒有出路的。

譚松:暴政能持續是因為太多的沉默羔羊

前重慶師範大學涉外經貿學院教授譚松也表示,暴政之所以能持續,是因為民眾都當了沉默的羔羊。

他說六四改變了中國命運,也改變了自己的命運。當時他已經是副教授,還是決定離開學校。但經過十多年後,他又回到高校,認為告訴年輕人真相更重要。

譚松指出,中國犬儒主義盛行,被中共洗腦後,只知道享受自己的物質生活,而不去思考中國的前途和改革政治制度。他也很遺憾地說,即使在海外也是這個狀況,來到海外自由的環境,反而有很多朋友阻止他不要亂說話。他也看到了,雖然在美國有數十萬中國人因為六四拿到了綠卡,但這些人現在卻沒有多少人來紀念六四。◇


6月3日傍晚,近百人在花園角的民主女神像前參加了燭光音樂會。(曹景哲/大紀元)

6月3日傍晚,近百人在花園角的民主女神像前參加了燭光音樂會。(曹景哲/大紀元)

6月3日傍晚,近百人在花園角的民主女神像前參加了燭光音樂會。(曹景哲/大紀元)

(此文發表於1189A期舊金山灣區新聞版)

要想定期快速瀏覽一週新聞集錦,請點這裡。

責任編輯:王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