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庇護政策能走多遠?

在川普2016年成功當選美國總統之後,民主黨佔主導的深藍色的加州成為掣肘川普政策的急先鋒,在諸多議題上抵抗美國聯邦政府,其中最主要的一項就是,由民主黨議長帶頭發起、
美國民主黨籍州長傑里.布朗(Jerry Brown)在2017年10月簽署的SB54號「庇護州」法案,令加州於2018年1月1日正式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個非法移民「庇護州」(sanctuary state)。

這個法案一簽署, 有人就在墨西哥與加州邊境的高速公路上掛出一塊有點惡作劇意味的「官方庇護州」牌子,以加州政府和民主黨的標誌,在「官方庇護州」的牌子上加上了「歡迎重罪犯、非法移民和MS13」的問候語。

儘管有點搞笑,但這塊牌子說出了可能的現實, 一是加州政府確實不配合聯邦制府,在打擊非法越境的重罪犯、幫派成員上,與他們站在了一邊,而這種做法也確實惹火了一些守法的居民,他們擔心加州的治安將會走向嚴重惡化。

加州的庇護州法案不僅阻攔加州警察和官員配合聯邦執法, 年初,更出現了屋侖市長薛麗比(Libby Schaff)把移民執法部門即將在屋崙市進行移民突檢的行動透露給市民,向無證移民通風報信的事件。加州左派長期以來寬容和縱容犯罪、打擊執法的政策到了一個新的階段。同時,加州的治安狀況一直在持續惡化,特別是舊金山市和屋侖,毒品和暴力犯罪的搶劫、偷盜幾乎氾濫, 遊民佔領了許多街道和公園,一般良民去這些地方都要提心吊膽,車窗被砸也是家常便飯。

反加州庇護州法案之火在加州已經點燃並且持續燃燒升溫。力推反庇護州公投、並受川普背書的加州州長共和黨候選人約翰.考克斯(John Cox)在加州初選中得票第2,將在11月大選中與支持庇護州的民主黨人一較高低,越來越多的加州居民和市縣站了出來,反對庇護州的法案,並溶入支持聯邦起訴加州庇護政策的行列,這些縣市主要分布在受到非法移民衝擊最大的臨近墨西哥邊境的南加州,包括橙縣的Los Alamitos、約巴林達、杭亭頓海灘、米遜維耶荷 (Mission Viejo)、Aliso Viejo、San Juan Capistrano、芳泉市 (Fountain Valley),一路蔓延到聖貝納迪諾縣的Hesperia市、聖地亞哥縣的艾斯康迪多市,甚至連洛縣也有城市正式加入討論。

南加州臨近墨西哥邊境,如果因為加州的庇護政策, 最後使得來自南美洲的非法移民和難民,經過墨西哥湧入美國,他們首先停留的地方就是這些縣市,儘管加州民主黨控制的議會和政府為了與川普做對,力推庇護政策,而實際需要去直接面對難題的卻是這些地區的政府和居民。

如今,最先推出庇護政策的舊金山市,市府因為大量的遊民湧入,已經不堪重負,全市治安和衛生情況都已經拉起了警報,到處可以看到當街遊手好閒的人群和屎尿,臭氣難聞。

當然,有人說加州的一些問題不能完全算在非法移民的頭上。但是,加州大開國門的做法,確實為許多人提供反了一條逃避現實的機會。2014年把歐洲搞的灰頭土臉的難民潮,與當時德國首相的「歡迎政策」有關,吸引了中東和非洲的大批逃避戰亂和饑荒的難民。爾後,許多原來殷實的中產階級都以此作為離開中東和非洲的機會,舉家湧向歐洲,最後數以百萬記的移民潮,沖得歐洲無法招架。如此強大的歐洲,也無法抵擋和消化蜂擁而來的人潮,何況其中還夾雜了以殘忍著稱的伊斯蘭國的恐怖分子。

加州和舊金山的歡迎政策,也名聲在外,正在吸引全美、全美洲、乃至全球的在家鄉過不下去的人們。其中少不了一批酒鬼和毒癮子,許多國家也可能會像過去的古巴一樣,不失時機地釋放監獄和精神病院中的人, 鼓勵他們去尋找美好生活;屆時一旦成為風潮, 同樣是蜂擁而來的人潮,加州如何能夠抵擋?加州人的意願再崇高, 就算居民們自己讓出房子,也難填全球的慾海。
而且, 美國聯邦政府,可能出於無奈和加州本身的堅持,只能分派資源全力守住德州和亞歷桑娜等幾個州,徹底放棄加州的執法,從而加劇加州的困境。

至於加州的庇護政策能夠挺多久,那就要看加州人自己了。因為加州,特別是一些民主黨經營多年的城市,人們普遍都在政治上偏左,享受乃至依賴靠政府吃飯的政策, 只有當非法移民、遊民、租霸、毒品和治安等社會問題嚴重危害到大家的正常生活時, 也就是要等到加州爛到一定程度,膿皰破裂後, 普遍的民眾才會覺醒,才知道左傾政策的危害,但可能已經為時太晚。

惹不起可躲得起,許多加州的公司和居民都在考慮逃離加州,這種趨勢正在擴大。有人提出公投,想把加州分為三個州,可能也是一個脫離加州左派政策的辦法。◇

要想定期快速瀏覽一週新聞集錦,請點這裡。

責任編輯:王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