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合法套間也遇「租霸」 華裔房主法庭欲討公道

【大紀元2018年07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周鳳臨舊金山報導)7月5日是白俊海先生面臨和一家租客案子進行法庭調停的日子,他雖然表情從容,但內心仍然忐忑。一年多前被租客告上法庭,不服判決,決意再發起起訴的白先生一家,先後找過好幾個律師,經過了幾個月數次遞交上庭通知,卻被對方以各種理由拖延,這讓領教了舊金山偏向租客政策的白先生不免心裡打鼓。

白先生這套出租的房子購於2013年,這是一套建於1975年,看起來還新的房子。3層樓共5個出租套間,均為合法的出租套間。


白先生這套出租的房子,3層樓共5個出租套間,均屬於合法的出租套間。(本人提供)

雖然聽說舊金山有專門鑽法律漏洞、敲詐屋主的「租霸」,但由於許多案例發生在屋主私建的不合規格的出租套間,因此當白先生自己在2017年2月,被一家房客以房間裡面發現老鼠屎、不適合居住為由拒絕交租,並遭到這家房客投訴時,多少還有些意外。

白先生說,這家名叫Paul Salas和Veronica Pineda的夫婦,帶有3個孩子,在2016年8月15日晚上找到他,自稱小孩轉學、自尋租房,顯得很迫切。出於願意幫助人的同情,白先生家讓Paul家當晚就入住了。

想起來就有些後悔,白先生說,本來按照慣例,應該先查明申請租房的房客信用,但他們當晚就與Paul夫婦簽訂了出租協議。

白先生從房監局(Department of Building Inspection)處收到房客投訴通知之後,即請滅鼠專業人士前往處理,經房監局核實,並無鼠患。由於這家房客從發出投訴的2017年2月起就拒絕交租,白先生於2017年6月,將這家人告上法庭。

「8月3日陪審團判決下來,責令我在據稱有鼠患的那個月賠償房客1,600美元。」白先生說:「法官在20天後亦是如此判決,但並未責令房客補交其它月份的房租,以及責令他們搬走。」

白先生看來,陪審團做出這樣的判決是公正的,但法官的判決卻「不公平、不完整,也不合理」,因為在他看來,所謂的鼠患根本就是無中生有,是房客自己所為。

這家房客每月2,400美元的房租,只交到2017年2月,白先生說,至今他們拖欠的房租已經累積達到2.8萬美元,加上他們水電費從來沒繳過,按照每個月差不多350美元來算,也要拖欠近8,000美元。

白先生說,允許Paul Salas一家入住後,漸漸才發現他們的問題:如他們從來不清理廚房、不倒垃圾;在耍賴不交房租之後,多次騷擾其他房客,導致一位華裔女孩不堪忍受徹夜騷擾而於2個月前被迫搬離。

「另外3名房客由於不堪騷擾,不得不在半夜打電話報警。」白先生說:「我的3名房客說,需要的話,他們願意上法庭作證。」

白先生表示,從打官司至今,他損失很大。「之所以一直堅持打下去,就是要房客付清欠款,並希望他們搬離,制止他們對其他房客騷擾。」白先生說:「希望藉由這個案子,給舊金山的房東、小業主們樹立一個很好的判例。」

「不能無止境地偏袒房客們,讓一些『租霸』成為不勞而獲、鑽法律漏洞的道德敗壞的人,甚至進一步衝擊整個社會的道德理念,從而造成更大的社會問題。」白先生說。

在抗爭的過程中,白先生也發現自己並不孤單,他於今年5月加入了小業主協會,並在參加由社工、今年6月舊金山市長候選人之一的李愛晨(Ellen Lee Zhou)舉辦的一次社區會議時,找到了現在的律師。

白先生表示,在7月5日法庭調停、7月9日正式開庭期間,希望能夠有更多支持小業主維護自己權利的人士,前往支持和聲援。◇

(此文發表於1193C期舊金山灣區新聞版)

要想定期快速瀏覽一週新聞集錦,請點這裡。

責任編輯:王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