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露」裡的呼喚,迴盪在空中

【大紀元2018年10月06日訊】
(一)
寒露」來了!鴻雁結隊遷往溫暖的南方;雀鳥也躲藏得難見蹤影;唯有秋菊不畏霜凍,漫山遍野凌寒綻放,芬芳滿枝,以盎然的生機傲對秋天的肅殺、淒涼。

寒露時節的北京,藍天白雲、黃菊紅楓。景山公園、八大處、香山是登高賞秋的好去處,天安門廣場更是遊客如織。2000年的十一期間,暫居在北京弟弟家的我和未婚妻華,卻無心觀賞美景。連續兩天,我弟弟和鄰居都不斷地告誡我們,不要去天安門廣場,大批警察在那毆打、抓捕煉法輪功的。

「法輪功被政府打壓、噤聲一年多了,現在各地學員來到舉世矚目的天安門廣場,為法輪功喊冤、為師父喊冤。我們正好在北京,去天安門嗎?」我問華,她看著法輪大法明慧網,不語。

明慧網上一張張法輪功弟子被血腥毆打的圖片,一個個法輪功弟子被抓後、遭酷刑折磨致死的案例,令人不寒而慄。沒有驚天的冤屈,沒有正信的勇氣,沒有對師父的真心感恩,在強權暴政下誰願意、誰敢去天安門廣場申冤呢?

窗外秋風肆虐,枯葉紛飛,黃塵蔽日。我和華的心在掙扎著:苟且偷生、漠視師父與法輪功被抹黑呢?還是去天安門廣場發出正義的呼聲?我們煉功後身體健康,明白了人生真諦,日子過得充實幸福。我們不應該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嗎?


2001年,一名女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訴說法輪大法好。面對邪惡至極的打壓迫害,16年來法輪功學員不曾停止過對世人訴說事實真相。(明慧網)

(二)
第二天下午,華穿著淺紅色的夾克,包裡揣著衛生巾,忍著經痛,決意和我去天安門。我給弟弟留了一封信,說了我們去天安門的原因,請他不要掛念。走出小區,街對面就是車站。那天車站冷冷清清的,只有一兩個人。我和華四目相對,我們準備年底結婚,這一去不知道是否還能再見面。

「吱」一聲,一輛公交車停在站牌下。「車來得這麼快!」華拉著我的手上車了,我們坐在車上一語未發,神情凝重。「吱」一聲,車到天安門站了。下了車,再過幾條街就是天安門廣場了。

「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我師父清白!」。走著走著,突然耳邊傳來此起彼伏的呼喊聲,響徹雲霄。我們尋聲望去,幾輛大巴迎面開來,車裡面塞滿了人,還有武警。馬路邊的人驚訝地觀看、議論著:今天又抓了一批「法輪功」,他們到底犯了什麼錯?

我們來到天安門廣場,遊客正在散去,有一隊武警在廣場上巡邏,周邊有不少身著便裝的人,兩眼警惕地看著過往的行人。我看見廣場上有一隻鞋,還有一個摔碎的眼鏡……「一二一,一二一」那隊巡邏的武警正向我們走來,一陣恐懼襲上心頭,我們趕緊撤離了天安門廣場。

(三)
回到家,給弟弟留下的信靜靜地躺在桌子上。我收起了信,一切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可我們的心卻在鬼門關走了一趟。華開始做晚飯了,我環顧房間,非常留戀這平常、安寧的生活。

然而同修們在車裡高呼「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的那一幕,始終浮現在我的眼前,揮之不去。我陷入深深地自責中:關鍵時刻我退卻了,沒有像同修那樣勇敢地站出來,為法輪功、為師父喊冤!

晚飯後,我和華在小區公園默默漫步。光禿禿的樹枝伸向夜空,露水凝霜,寧靜中蘊藏著堅韌與不屈,「萬木凋零意猶存」。雖然法輪功遭受傾國之力的瘋狂打壓,一時「銷聲匿跡」,但是「真、善、忍」的種子已在大法弟子心中生根發芽,隨著修煉的成熟,越來越多的大法弟子義無反顧地站出來表達自己的心聲。

2000年,從秋分到寒露、到大寒,一波又一波的大法弟子放下溫馨的家庭,克服心中的恐懼,衝破重重阻力,來到天安門廣場,向可貴的中國人發出來自心靈深處的真誠呼喚!正如著名女低音楊建生所唱的一首歌《天安門廣場,請你告訴我》:

天安門廣場,你可否告訴我:
多少弟子,為大法來過?
天上的白雲,你看得最清,
面對著邪惡,他們是慈悲祥和。
善良的人們在為他們落淚,
正義的聲音在為他們訴說:
啊!
為了講明真相,為了你,為了你,他們承受折磨;
天安門廣場,你可否告訴我:
多少橫幅,被高高舉過?
微微的輕風,你聽得最清,
法輪大法好!依然在空中迴盪著。
善良的人們在為他們落淚,
正義的聲音在為他們訴說:
啊!
為了可貴的中國人,為了你,為了你,他們再沒回來過。
啊!
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他們的聲音在空中迴盪著!#

寫於寒露前夕

註:2018年10月8日:寒露
本文刊載於舊金山10月6日健康版

每週為您獻上舊金山最新消息

責任編輯:李曜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