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字:成敗轉頭空 德業計算中(下)

【大紀元2018年10月20日訊】上期說到到韓愈因建佛寺而上諫,卻遭來貶放潮州之罰,他到了漫天風雪的藍關,隻身望著自己的孤影,凍餓絕望幾乎無以為濟,怎知遠遠的來了一人,竟是侄兒湘子。明代吳元泰的《東遊記》就寫下了這段神仙佳話,湘子曾在韓愈府中的宴會中,以道術變出比牡丹更鮮麗的花朵,其上還有兩行金燦燦的字:「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

東遊記:湘子與韓愈

如今韓愈才如大夢初醒,接受了人如不修煉,那就只能接受天定的命運。他補齊那花上的詩聯,以表當時的心境,即成著名的〈遷至藍關示侄孫湘〉:「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貶潮陽路八千。欲為聖明除弊事,肯將衰朽惜殘年?雲橫秦嶺家何在?雪擁藍關馬不前。知汝遠來應有意,好收吾骨瘴江邊。」

據《東遊記》上說;後來湘子與韓愈論舊道今,讓韓愈真心對修道折服,分別時湘子還給了韓愈奇藥,之後湘子也度化了韓愈晉上仙班之列。

韓愈與前朝眾大臣的諫上之言,多想為百姓們爭個生活立命的是非。但當歷史的這一頁翻過去之後,在後人看來好似又一場「轉頭空」。不過,就算是偶然的事件也都是各種因素碰撞的必然。如果我們從黃帝向廣成子求道,追朔到各朝各代的修煉文化,用此角度來看待生命的去處時,我們將會理解現代科學家對瀕死研究的熱衷了。

頂尖科學家的信仰

據聯合國統計,近三個世紀300位傑出的科學家中,明確信神的有242位,包括牛頓、愛迪生、發現X光的倫琴,以及伏特、安培、歐姆、居里夫人、愛因斯坦等等,不信神的僅有20位。其中20世紀英、美、法三國科學家中,有90%以上都信神。

維也納大學的心理學教授亞歷山大‧巴特雅尼(Alexander Batthyany)博士回顧數以千計的瀕死體驗記錄作出結論:「人越是在嚴重的生理危機條件下,越能經歷瀕死體驗那樣的思維活動,會體驗到清晰複雜的認知和感覺。」我們可以來看看這些研究對象的表白:「我的心變得純淨,我的思維變得敏捷果斷。我感覺到無比的自由自在,非常滿意沒有身體的束縛。我感知到與周圍一些存在著的生命,用一種我無法語言形容的方式跟我連接。我覺得好像思維更加迅速或者時間明顯變慢。」

哈佛博士的瀕死經驗

在哈佛大學醫學院外科醫學,擔任助理教授長達15年的艾本‧亞歷山大(Eben Alexander)博士曾經認為瀕死經驗(NDE)是大腦受壓迫而產生的幻想。他在世界各地的醫學會議中發表過兩百多場研究報告,終於在他親身經歷了瀕死體驗後,從懷疑論者轉向了承認有神的存在。

艾本‧亞歷山大在2012年發表了一本書:《天堂際遇:一位哈佛神經外科醫師與生命和解的奇蹟之旅》(Proof of Heaven : A Neurosurgeon』s Journey into the Afterlife)。他在書中寫道:「在我大腦運作停止前,我的想法是:大腦是製造意識的第一線機器,機器壞了,意識也隨即停止。」

但是在經歷了瀕死過程後,他衷心的希望世人能夠明白,以他的神經外科數十年的專業背景:「我不只比一般人更善於判斷現實情況,也知道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究竟有何意義。」他繼續寫道:「這些事情的重大很難以語言描述,透過這些事情我明白了身體與大腦的死亡,並非意識的結束。即便人入了土,意識還是繼續進行著,更重要的是,這一切都在神的注視下進行,神關愛照顧著每一個人,也關心著宇宙中所有生物終將走向何處。」

生命的本質

底下他的這番描述更可以讓我們體會,人間的是非「轉頭空」的意涵:「我所去的地方是真實的。與該世界的真實性相較之下,我們現在的生活完全就像一場夢,然而這不代表我不珍惜現在的生活。事實上,我比以前更珍惜現在的一切。我之以如此,是因為看透了生命的本質。」

是的,如果我們知道了人離開了這個空間仍有去處,又知道了唯有淨化人心,所攢來的德行,才能讓我們去到更美好的空間,那麼做人的「是非標準」就明確不過了。末以詩一首為記:「是非恩怨不是空,造業積德計算中,東西古今多明證,家書庭訓莫忘衷。」#

責任編輯:李曜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