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恐後的感動——我兒失蹤了

【大紀元2019年01月28日訊】文:勤宜・大紀元
言而有信」,從孩子很小的時候我就一直注意給他這樣的教育,後來看到孩子身體力行,對我的感動還是不小,欣慰之餘也覺得自己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7年前,剛到舊金山不久,還沒有自己的車,12歲的Fred大部分時候都是坐公交車上學、放學,一般都會去接送他。那個時候Fred還在繼續練習古琴,有時候老師會請他把古琴帶到學校去彈一下,很喜歡聽他的琴聲。我自己也一直喜歡Fred的琴聲,特別純淨,好療癒的感覺。

答應媽媽

有個週末我工作的電視台有活動,自己不能去接孩子,就託付給另外一位在學校上班的媽媽幫我把Fred讓帶回家,正巧住得很近。然後也告訴Fred可以順便把古琴帶回家,有車就方便帶琴,想聽他的琴聲了,Fred自然答應了本媽的請求。

當晚的活動現場很熱鬧,來了很多客人,我也忙得四處周旋,雖然心裡也在掛念Fred是否順利回家了。等到可以稍微脫身離開一下,已是晚上8點了,我走出活動現場,拿出電話準備給家裡的媽媽打過去,看看是否一切都好。

意外發生

結果一看電話,已經是十幾個未接電話——全是媽媽打過來的,心裡一緊,馬上撥過去,感覺電話那一端的媽媽早已迫不及待了:「Fred到現在都還沒到家,怎麼回事啊?!」我一聽就慌了,怪自己怎麼這麼晚才出來確認這件事!急急安慰一下媽媽就掛了電話,慌裡慌張馬上往學校打電話,沒人接,再往那位媽媽那裡打電話,沒人接⋯⋯這樣折騰了好幾個來回無果,我心裡好恐慌!天這麼黑了,孩子既不在學校,也沒到家,我不敢想下去,恐懼不已!

準備報警

後來輾轉找到了那位媽媽,一問她,她大驚:「哎呀,糟糕,我忘記這件事情了!我沒帶Fred回家!」我不斷和媽媽確認得知Fred也還沒有到家。我真是欲哭無淚,心急如焚,不知如何是好,想去找他都沒個思路啊!

一邊想一邊讓自己盡量平靜下來,一邊找線索,看看誰是最後看見Fred的人,大概是什麼時候,去了哪裡⋯⋯和活動現場的同事說了這個事情,就趕緊坐上另一位專門來接我的車離開了,但是去哪裡找我也不清楚,就沿著可能的路線搜尋一下,學校關門已經兩個多小時了,孩子仍然不見蹤影,正在想可能要報警了。

消息傳來

這時,媽媽的電話打過來「到家了!到家了,Fred到家了!他自己抱著古琴,坐公交車回來的!辛苦壞了!」天哪,我的孩子!眼淚奪眶而出!

很快我也回到了家,看到Fred的笑臉,百感交集,擁抱一下孩子,非常自責。問他今天怎麼回事,Fred 說:「下午我看見阿姨進進出出,後來就沒再看見她了,我一直坐在學校大廳裡等,等到學校要關門了她也沒有回來,我就還是自己趕車去了,所以晚了,對不起媽媽。」

我心疼不已,這可是孩子第一次獨自坐公交車,還抱著一個古琴,不知道小心臟又承受了多少害怕和緊張啊!我連連說:「你太能幹了,好勇敢,做得很好,今天怪媽媽,是媽媽沒做好⋯⋯」Fred連連說:「不怪媽媽啊,我自己也回來了嘛!就是有點晚了。」

說話算話

我又問Fred:「既然沒有車接你,那你為什麼還帶古琴回來呀,你就留在學校好了,一路抱著琴累壞了吧,趕車多不方便啊!還走那麼遠的路!」Fred開心地看著我:「但是我答應了你呀媽媽,我答應了你要把古琴帶回來,那我當然就要帶回來呀!說話算數嘛!」

上輩子修來的福氣吧!有這麼一個孩子!要知道舊金山的街頭亂七八糟,公交車上也是亂七八糟的什麼人都有。曾經有一位媽媽,管理舊金山交通部門的一位工程師再三叮囑過我,讓Fred自己坐公交車時一定要讓他選擇離司機很近的地方待著,安全一點,就是因為舊金山的公交車上很亂。看來真是有神明的護佑!所以孩子會這樣有驚無險!這種情況下還是記住他答應媽媽的話,一路辛苦也要把琴抱回來。欣慰之餘十分感動。

做出選擇

事後,那位媽媽每次見到我都是一臉慚愧,再三再四致歉,自責不已。都是媽媽,遇到這種事情都會嚇得心驚肉跳的,每次我都寬慰她「別再想了,孩子好好的不就沒事嗎?」但我也非常理解她的心情。

之後,我離開了電視台的工作,照顧孩子是主要的原因。作為媽媽,還是容我把這最基本的責任盡到再說其它的事情吧。工作沒有了可以再找,錢沒有了可以再掙,可缺位孩子的成長沒法補,如果因為自己的責任缺失而影響到孩子的將來,金山銀山都彌補不了。#

本文刊載於舊金山1月12日教育版

每週為您獻上舊金山最新消息

責任編輯:李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