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揭TikTok真相 保護孩子

【大紀元2023年04月06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查亞·雷奇克:我認為,性別意識形態者普遍來說是很自戀的。比如,「這些是我的(性別)代詞」,「這是我的性別」,「讓我告訴你,我希望別人怎麼稱呼我,還有你應該怎麼稱呼我」。該應用程序,它的全部理念是,你上網,然後自說自錄就行了。我認為那些激進分子與TikTok真的是絕配,因為TikTok絕對是一個提供給自戀者的平台。

楊傑凱:今天,我採訪了查亞·雷奇克(Chaya Raichik),她是很火的推特帳號「Libs of TikTok」的創建者。去年,《華盛頓郵報》在一篇有爭議性的文章中,擅自公開了她的私人資料。

雷奇克:他們(激進分子)製作了該內容,然後,他們怎麼說的我就怎麼(從推特)發布出去,而他們並不希望我們看到這些,他們只想活在大家都認同他們觀點的虛幻的泡泡裡。所以,我發布了這些內容,然後他們就兜不住了。

楊傑凱: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楊傑凱。

公布的「推特文件」顯示了帳號被禁原因

楊傑凱:查亞·雷奇克,很高興請到你參加《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雷奇克:很榮幸能夠來到這裡。謝謝你的邀請。

楊傑凱:不用說,像我們當中很多人一樣,我已經關注你的帳號「Libs of TikTok」挺長一段時間了。有好多次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吧,你的帳號實際上無法訪問。首先我想問的是,當那些「推特文件」(Twitter Files,推特內部通信庫)公布出來的時候——當馬斯克(Elon Musk)接管推特後,將那些「推特文件」公布出來的時候,你看到的時候,當時的反應是什麼?

雷奇克:看到「推特文件」的那一晚,我心情十分激動。而我第一個反應就是,我覺得它證明了我是完全正確的。因為之前幾個月來,我一直在經營我的「Libs of TikTok」推特帳號。我知道我並沒有違反它的規定,我很小心翼翼地遵守他們的規定,但我的帳號不斷被凍結。這太讓我沮喪了。彷彿每隔一週,我的帳號就被凍結一次。

然後「推特文件」公布出來了,其中寫道,推特員工說,我從未違反那些規定,他們只是在找各種藉口讓我閉嘴。也就是說,證明我的猜測是正確的。這讓我感覺很棒。我知道「推特文件」中也提到很多其他人。我也為他們感到非常高興,因為(對他們來說)這真的意義重大。

為何「Libs of TikTok」廣受關注?

楊傑凱:你認為,你的帳號為什麼會受到如此多的關注呢?

雷奇克:我認為,(是因為)「Libs of TikTok」效果顯著。我們只是曝光了左翼分子他們自己說的話,是他們的觀點經不起推敲。也就是說,他們製作了這些內容,他們怎麼說的我就怎麼發布出來,而他們並不希望我們看到這些。他們只想活在大家都認同他們觀點的虛幻的泡泡裡。所以,我發布了這個內容,然後他們就兜不住了。

楊傑凱:不過,你確實對其中一些話題進行了評論,對吧?有些評論相當尖銳,我最近一直在刷你發布的一些內容,所以說……

雷奇克:就那些真實視頻而言,是未經過編輯的。至於評論,是少而又少的。如果你看一下任何一個我這樣規模的帳號,(就能看出)我做出的評論也許是最少的。

楊傑凱:哇,真的太棒了。還有就是,這一切都是你單獨完成的嗎?你現在有一個團隊嗎?或者這是怎麼運作的?

雷奇克:差不多就我一個人吧。基本上,我會花一整天的時間,每天如此,瀏覽我所有的信息,瀏覽TikTok,然後選擇要發布什麼,怎麼發布。許多故事都需要調查一下。我們有一些……確實有人兼職幫我那麼一點點,但是我……希望我們還可以再擴大一點。

創建「Libs of TikTok」的經過

楊傑凱:在你決心定下來做「Libs of TikTok」之前,你在自己的推特帳號上做過不同的事情。我想請你談談你是怎樣轉變方向的,是出於什麼考慮?

雷奇克:我一開始加入推特,說老實話,是衝著川普(特朗普)去的,因為他的推文真的很有趣,是吧?我們都很想念那些巧妙的推文。因此,我加入了推特,我開始涉及政治課題,當時是疫情時期。然後,我偶然發現了TikTok,我看到(上面)有各種非常怪誕的內容,而我當時的反應就是,「我必須要讓其他人看到這個,人們需要看到這個,人們需要看到發生了什麼事。」從而,我開始發視頻到推特,這就是「Libs of TikTok」如何做起來的。之後,我把帳號名字改成了「Libs of TikTok」,某天這個名字突然出現在我腦海中,我也沒有想太多,後來就一直那樣了。

揭示美國各地教室裡的活動

楊傑凱:好,既然我們談到這個話題,我想抽取幾篇你發布過的推文,然後請你簡單評論一下。這裡有一篇是最近的,1月16號的推文:有個教師笑稱,(自己)給校園帶來了政治動蕩因素,通過推崇(性別)代詞,以紫色頭髮(的形象)出現,並嘲弄《聖經》。

視頻:

今天是我第一天做代課老師,有許多事情我都想談一談。不過,我今天想談一談我是如何成為雪松城需要的政治騷動因素的。

我剛剛發現,我的水瓶出現在這個視頻中,那兒是我的「我不在乎《聖經》怎麼說」的貼紙。我忘了自己把它拉在課室前面了,當時我在後面的辦公室內。

視頻結束

楊傑凱:你是如何選擇這些內容的?

雷奇克:我上TikTok,我每週會花15到20個小時在TikTok上。我對於我的內容有很高的品質要求。也就是說,對於大部分內容,我希望它們含有某些信息。我不是在嘲笑別人。所有視頻都有隱含的信息。至於具體到這條視頻,以及大部分以教師為主角的視頻,我只是……我認為,揭示美國各地的教室裡正在發生什麼事情,是非常重要的。

楊傑凱:你在TikTok上看到了什麼?我是指,從這些教室裡拍攝的(TikTok)視頻中?

雷奇克:就是,有許多灌輸及性誘拐(grooming)活動發生在教室裡。總的來說,我認為TikTok是讓激進分子對孩童下手的糞池。我認為,TikTok的設計就是為了吸引青少年,他們的算法十分複雜,有人談論過,它也算是一種武器,對吧?TikTok歸中國(中共)所有,是一種從內部摧毀我們的武器。因此,我認為TikTok實際上是用激進的性別意識形毀掉孩子的中心。

楊傑凱:請解釋一下,你所說的性誘拐是什麼意思,因為這已經成為一個很有爭議性的詞,對吧?

雷奇克:直到最近,只要在推特上輸入這個詞,你就會被禁止。性誘拐是指,毀掉孩子們的純真,通過性別意識形態來迷惑兒童,讓孩子們對自己的身分產生困惑。而我們在學校、在其它機構看到了很多這樣的事情。

激進分子與TikTok是絕配

楊傑凱:關於這些視頻,有幾個問題要問,可以吧?有些人問,我自己也有這樣的疑問,首先,為什麼這些人當中有人會在鏡頭前那麼公開地承認自己正在幹的事呢?因為它看起來……因為很多視頻都……例如,他們說,「我正在做的事很有破壞性。」在你展示的很多視頻中,他們很起勁地談論……比方說,他們在談論如何向父母隱瞞事情,以及此類的事。你認為,人們為什麼會發布這些東西?

雷奇克:TikTok吸引自戀者。這款應用程序的全部理念就是,你上網,然後自說自錄就完事了。我認為,性別意識形態者普遍來說是很自戀的,對吧?比如,「這些是我的(性別)代詞」,「這是我的性別」,「讓我告訴你,我希望別人怎麼稱呼我,還有你應該怎麼稱呼我」。所以,我認為那些激進分子與TikTok,他們真的是絕配。因為TikTok絕對是自戀者的平台。他們喜歡看自己講話,他們喜歡在鏡頭前看到自己。所以,稱得上彼此天設地造。

楊傑凱:你之前還提到一件事,你談到了性別意識形態及LGBTQ——它們不一定是一碼事,就是舉個例子,可以吧?我想到的是,有一個帳號,基本上他們做的事情跟「Libs of TikTok」有點相像,叫做「Gays Against Groomers」(男同反對性誘拐犯),他們可能也會自稱,「我們是LGBTQ社區的一部分」,是吧?但是,他們肯定是反對性別意識形態的。你跟這樣的人聊過嗎?

雷奇克:是的,我聯絡過那個帳號。我認為他們在做的事情很重要,而且他們跟LGBTQ不是一回事,我認為不是一回事。他們是LGB(同性戀和雙性戀),他們就都只是LGB,但是沒有T(跨性別者)——很顯然地,沒有在那(LGB)之後出現的一切,(LGBTQ)那個首寫字母縮略一直在變長。所以,我認為(他們)這樣做是有必要的。因為有很多人,他們只是同性戀,這是沒問題的。他們只是想要那麼做,而不被歸入所有這些激進分子之列。

楊傑凱:原來如此。當你談到這個時,你指的是,擁有這種性別意識形態取向的特定人群。

雷奇克:沒錯。

TikTok上很多內容在鼓動青少年變性

楊傑凱:原來如此,好的。很有意思。在此之前,它對我來說(區別)並不那麼明顯。說到TikTok,我曾採訪了簡紐瑞·利特爾約翰(January Littlejohn),基本情況是,她女兒在學校進行了社交變性轉換,是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的轉換。她提到其中一件事就是,在TikTok上有這些帳號,基本上都在鼓動處於困惑期的青少年:假如你做這些讓你轉變性別的事,追隨跨性別意識形態,我們將為你創建這個家庭,這是個讓人感覺非常、非常溫暖,安全的地方。你看過這一類內容嗎?

註:「社會性別轉換」(social transition)指包括社交、化妝和法律上的性別轉換變化,而不包括醫療手段(如激素療法和手術)上的。經歷社會性別轉換的人可能會請求別人以其更喜歡的名字和性別和性別稱呼,還可能在法律上改變其姓名。

雷奇克:我看過很多這類內容。我認為,他們專門針對那些生活中出現了某種狀況,情緒正低落的孩子。不斷有報導顯示,他們如何針對自閉症兒童,或來自破碎家庭的孩子,他們會引誘那些小孩,他們會說,「來吧,加入我們的團體。你會感受到愛,被人接受,你會獲得關注。」

所以我認為,他們確實在對處於困惑期的、不知道怎麼才能走出一條路的孩子下手。還對有性別認同障礙的孩子下手,這是一場真正的較量。我真的很同情那些為此苦苦掙扎的孩子們。他們不是幫助這些孩子解決其問題,而是對著他們說,「來加入我們吧。我們會肯定你,你會感受到滿滿的愛與被接受。」這對一名孩子來說,聽起來很不錯啊。

遭起底之後 「Libs of TikTok」影響力直線上升

楊傑凱:我想聊一聊你的背景,在你做推特、TikTok相關工作之前,當你還在布鲁克林的時候,你從事房地產行業。你當時有一份穩定的工作,但後來情況發生了變化。

雷奇克:我辭掉了工作去經營「Libs of TikTok」。我是哈西德派猶太人,猶太教中有一個理念就是,每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都是有原因的。每一個人都有一個目的。我感覺,通過經營「Libs of TikTok」,我感覺這就是我現在的使命,有巨大的動力在推動著我繼續做下去。

楊傑凱:讓我們聊一聊「被公布個人資料」(doxing,遭起底)這個事件,因為當時你……你的確引起了極大的關注。怎麼回事?

雷奇克:我的帳號之前是匿名的,就像大部分的推特帳號一樣,然後極左媒體派了他們來自《華盛頓郵報》的小爪牙來「起底」我。我覺得,他們以為這樣就能夠威脅我閉嘴,或嚇到我。顯然,這些都是不可能的。《華盛頓郵報》的泰勒‧洛倫茲(Taylor Lorenz)公布了我的名字與所在的地方,然後,顯然,我匿名不下去了。

我當時感到壓力很大,焦頭爛額,不知所措,我從未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但是不幸中的大幸是,「Libs of TikTok」的影響力直線上升。我們當時的帳戶粉絲漲了三倍。我們實力大增。而做「Libs of TikTok」的全部意義就在於,曝光內容。所以說,如果有更多的人能看到,我們就贏了。我認為,萬事都有好的一面,我覺得這就是其中之一。

曝光第一手證據的目的是保護兒童

楊傑凱:(你經營)這個帳戶背後的理念是……你說到,你只是想要人們看到它,對吧?而你認為這樣做有什麼意義?

雷奇克:有幾個理由。首先,當我們談到激進的性別理論、批判性種族理論,極左派告訴我們,沒有這樣的事,沒有什麼面向孩子表演的變裝王后娛樂節目,我們被告知「哦,沒有這樣的事發生。這些事統統都沒有發生。這是極右派搞的陰謀論。」然後,我帶著證據出現了,第一手的證據,曝光教師們和變裝王后們是怎麼討論這些事情的,比如,「沒錯呀,我正在做這個。」

另一件理由是,我的帳號本質上就是以於保護孩子的純真為核心。那才是我最關心的。而我的做法是,向大家曝光這些人親口所承認他們要做的事情,他們想如何摧毀孩子的純真。而我們需要為應對他們做點什麼。我知道,許多議員們都引用了「Libs of TikTok」的內容,以提出保護兒童的立法。所以,這真就……我真的對此很感激。

楊傑凱:你曝光過的那些帳號中,有沒有人聯繫過你,但態度上不是一味地怒氣衝衝,而是表現出,讓你覺得也許真能夠談一談?

雷奇克:從來沒有。

極左群體在TikTok上有著非同尋常的影響力

楊傑凱:我非常擔心的一點是,(美國)存在非常嚴重的兩極分化現象,是吧?它可能是左派與右派間的,它可能是自由與控制間的。這些兩極化現象,有許多不同的表現方式。我不禁在想……不管怎麼說吧,我們必須找出某個共同點。你想過這個問題沒有?

雷奇克:哦,想過。我認為,美國大部分人都有許多共同點。非常極端的右派也是有的。我的意思是,我認為任何事情太過極端都是不好的。然而,特別要不得的是極左分子,他們的激進主義、灌輸以及性誘奸行為,真的,我不想和它們扯上任何關係。

楊傑凱:你談到極左,但是看起來,我想,尤其在TikTok上,這個群體有著非同尋常的影響力。

雷奇克:你說的一點也沒錯。他們確實有著非同尋常的影響力。他們的聲量很大,他們協調能力非常強,他們很有控制欲。他們要求我們所有人都改變我們的語言,改變我們的行動,改變我們的文化,他們要求(改變)所有各個方面。所以感覺就像是,他們控制著我們社會的每一個層面,因為,不允許你有任何反對:我們不能批評他們,我們不能要求他們解釋,他們說什麼,我們就得不折不扣地去做什麼。

揭露教育系統問題 促進相關法案的出台

楊傑凱:也許我要讓你對另一篇文章評論一下,這是2021年9月的文章內容,你給它取了個標題是,「這種瘋狂現象正在大學校園裡發生」。

視頻:(在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多元文化中心的學生爭執)

非白人女學生1:好吧。這個白人以為他可以占據我們的空間,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一個多元文化空間,因為他們以為他們可以通過(占據這兒)這種方式逃脫譴責。

白人男學生1(身穿聲援川普的黑色T恤):我要一直坐在這裡,你可以找人來趕我走。

非白人女學生1:挺酷啊。我們會的。

非白人女學生2:我們不是趕你走。我們只是要求你離開,假如你有考慮到有色人種,以及我們的邊緣化……

非白人女學生1:很顯然他們沒有。

白人男學生2(其筆電上貼有「警察的命也是命(Police Lives Matter)」貼紙):有我可以去的房間嗎?

非白人女學生1:有,整個校園都可以去!整個……二樓、一樓、整座MU,整座校園都以你為中心。這是唯一一個不以你為中心的空間,而你還在試圖以自己為中心,這是白人陰陽人男性的巔峰廢話。

視頻結束

楊傑凱:這算是大型事件吧。我覺得這是一個真正讓你的帳號非常引入注意的視頻。跟我說說那件事吧。

雷奇克:有這樣一個視頻,兩名白人學生在亞利桑那州立大學校園的多元文化中心內,遭到兩名非白人學生的騷擾及攻擊。那些學生說,「你們在這裡讓我們感到不安全。你們不能待在這裡。」最終,那兩名學生不得不向白人學生道歉。她們被迫發表一個聲明,我想她們也受到了訓誡。而那兩名白人學生獲得許多支持,甚至還有人為他們成立了一個GoFundMe集資項目。

我認為,這表明了,大學是滋生民主黨激進分子的溫床,在那裡,他們實際上教導他們成為民主黨的激進分子。假如你再看看教師方面,他們是從哪兒學到這些的呢?所有這些將性別意識形態灌輸給學生的年輕教師,他們是從哪兒學到的這東西呢?他們大部分都很年輕。他們剛剛在大學裡度過了幾年時光,他們全都是從那兒學的。在我看來,大學就是在教這些年輕人,在踏出社會後成為激進分子。那些學生可能就是在學校被教育,他們應該用那種方式對待白人的。

大概有十幾位教師在TikTok上發布自己的視頻,炫耀自己對學生做了什麼事,後來就失去了工作。我拿到了那些視頻,發到了推特上,然後他們就丟了工作,或被停職,或受到訓誡,諸如此類。我知道現在有很多關於變裝王后的輿論,我通過「Libs of TikTok」讓它變成了主流話題,凸顯它的普遍性,以及它為什麼會對孩童造成問題。

然後,我們看到了一些法案的出台。我是說,田納西州提出了一項法案,將面向孩童的變裝王后表演定為犯罪。在該視頻在網上瘋傳開之後,一家位於佛羅里達州的酒吧被吊銷了酒類營業執照。最近,同樣是在佛羅里達州,他們揚言,將會對舉辦面向孩童的變裝表演的場所採取行動。

公民記者的力量越來越壯大

楊傑凱:埃隆·馬斯克(Elon Musk)一直在大談特談公民記者的話題。你想像過自己走那條路嗎?這是我的問題,你怎麼看?

雷奇克:是的,百分之百地。我認為,不僅僅是美國政府,以及(CIA、FBI等)那些三字母機構(three-letter agency),媒體也一樣。人們開始發現,那裡面充斥著許多垃圾,沒有公信力。我認為,獨立新聞報導最近不斷壯大,而且還會持續壯大。我想「Libs of TikTok」很可能就是這方面一個很好的例子。在這一點上我認同馬斯克的觀點,公民記者真的太重要了,我覺得其只會越來越壯大,而媒體的影響力將會持續下降。

楊傑凱:我要聊一聊你的另一個推文。它跟你以往一般發布的TikTok視頻有些許不同。你說,「某學校一位董事會成員」——我想是指傑克森公立學校吧——「有著發表種族主義言論的歷史。她說,白人是邪惡的,會造成創傷,稱白人愚蠢、危險,很難親近。」也就是說,這是「Libs of TikTok」的另一個新推文格式。跟我說說這個吧。

雷奇克:我(帳號上)一半的內容取自TikTok,另一半則取自其它內容、例如屏幕截圖、照片。我也在我的Substack帳號、libsoftiktok.com上寫文章。我覺得,很顯然,剛開始(我帳號上)只涉及TikTok,但後來我一直看到這些其它的內容,我覺得有必要將其分享出去。也就是說,理念還是一樣的。我很少、很少去提供評論。

我發布了那名學校董事成員發的推文的截圖,我只是總結了她在那些推文中說過的話。她說的話很明顯是種族主義的。此人掌管著數千人的教育。假如我有個孩子在那個學區,是個白人孩子,我不知道自己會有什麼感受。我是說,顯然她很討厭白人。所以我不知道,她怎麼能負責白人的教育呢?鑒於她如此討厭白人,又公開對白人有種族主義言論。

楊傑凱:你是否知道「反誹謗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 ADL)的網站談到了你?

雷奇克:他們說我什麼了?

楊傑凱:哦,它說,你「試圖激起、煽動對LGBTQ的敵意,方式是從LGBTQ+人群及自由主義者製作的社交媒體內容中斷章取義,然後轉發」。而無疑,「反誹謗聯盟」是一個自稱與反猶太主義作鬥爭的團體。

雷奇克:耐人尋味。我想,我大概在很多網站上被點了名,基於相同的調子。他們給我貼上各種各樣的標籤。他們給我貼上了恐同(歧視同性戀)、恐跨(厭惡跨性別者)和反猶太主義的標籤,這很耐人尋味。我想說,我對這一切的回覆就是,這不是仇恨、恐同、危險性,或暴力的。他們經常稱我是暴力的,因為在推特上發公開視頻。其實真正仇恨的、危險的、有害的行為,是對孩子們進行絕育和摧殘,讓孩子接觸不恰當的成人娛樂,在學校裡向他們提供色情的東西,讓孩子對自己的身分產生困惑。這些是我在視頻中重點揭露的,它們才是真正有害的、危險的。

大家都來展示真相 讓學校下架色情書本

楊傑凱:這其實是我想問你的另一件事,你說到學校裡的色情問題,你指什麼?

雷奇克:在全美國各地數以千計的學校裡,大量的書本裡面基本上都含有色情內容。而這些書孩子們、未成年人都能看到。我在我的帳號中展示過很多此類內容,我認為,曝光出來你的孩子在學校裡都讀些什麼書這一點非常重要!有人問我,「我該怎麼做?我在孩子學校的圖書館裡看到了這些書。」我說,「你所要做的就是,把書打開翻到其中一頁,然後向他們展示書上的內容。你那麼做,他們就無法辯駁了,因為那書上實實在在的就有色情的內容。」

就這樣,人們紛紛出現在學校董事會會議上,並向其展示書中的圖片,要解決這個問題就得這麼幹。當家長們那麼幹的時候,學校董事會成員們一般都會非常震驚。很多時候,他們都不讓家長們讀下去了,他們會說,「好,別念了,太露骨了,這房間裡還有孩子呢。讓孩子們接觸這些可能是犯法的。」感覺就好像:這正是問題所在!這些書是學校裡讓孩子們讀的,然而他們卻說,對大人來說都太露骨了。所以,這個你怎麼解釋得通?

楊傑凱:你是否知道,之後校方刪除了那些內容……

雷奇克:是的。

楊傑凱:好的。

雷奇克:我有好幾個這樣的案例,在我點了他們的名之後,他們下架了那些書。

楊傑凱:所以,有人會說,查亞,因為你書都被禁了。這個聽起來不是什麼好話。

雷奇克:那麼,每當有人說,因為我,書被禁了,我只需給他們看書中的圖片,他們就無話可說了,因為……你只需要給他們看書裡有什麼內容,這是最靈的一招。然後他們就無言以對了。難道他們要承認,他們想讓孩子讀色情內容嗎?

楊傑凱:展示真相,看來這是一個非常強大的武器。

雷奇克:正是如此。

行動起來 人人都有能力帶來改變

楊傑凱:你認為,在很多情況下真相在這些傳統媒體中消失了,這給社會帶來了什麼樣的後果?

雷奇克:我認為,極左媒體基本上只是民主黨的傳聲筒,而且很久以前就這樣了。在最近幾年裡顯然更加變本加厲了。我認為,他們的可信度已蕩然無存。他們的收視率都在下降,而且正在大批消亡。比如,(串流影音服務平台)CNN+已經完全停止運營了。他們解僱了布萊恩‧斯特爾特(Brian Stelter,CNN前主播)。然後我們看到……我認為,許多這些節目收視率都在暴跌,因為他們只是激進分子,他們只是重複他們被給予的敘事。

楊傑凱:查亞,我們的節目快要結束了,你還有什麼最後想要說的嗎?

雷奇克:我覺得,我要傳達的信息就是,人人都有能力帶來改變。拿我來說,我只是一個個體,一個原本毫不相干的人,有一個推特帳號及一個理念。看看,我們取得了什麼樣的成就。所以說,如果你看到了什麼問題,你就應該大聲說出來,去參加學校董事會會議,去參加市政議廳會議,去競選學校董事會,發布到社交媒體上去,發給我,我替你發布出去。

楊傑凱:好的,查亞·雷奇克,很高興你能參加我們這個節目。

雷奇克:真是一個難得的機會。謝謝你的邀請,很高興我們能有這次交流!

楊傑凱:謝謝大家觀看查亞·雷奇克和我的這一期《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是你們的主持人楊傑凱。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