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後 美國未成年人心理健康問題突出

【2022年09月27日訊】(記者馬尚恩綜合報導)相較於成年人,少年兒童是心理更為脆弱的群體。一場中共病毒(COVID-19)疫情,突顯並加劇了全美未成年人的心理健康問題。在加州首府沙加緬度,公共衛生部門與各學區合作,正投資於校園心理健康資源,以努力滿足學生需求。

據加州首府公共電台(CapRadio)報導,沙加緬度縣在過去一年裡,有300多所學校的心理輔導員人數擴增一倍——從20人增至40人,仍無法滿足學生的心理健康需求。學區面臨心理健康專家嚴重短缺的問題。

一般來說,一位輔導員只能負責250名學生,但據「Kids Data」網站數據,疫情前沙加緬度縣心理健康專家與學生人數比例已經嚴重失衡。在2019-2020學年,更出現1名學校心理專家負責1,300名學生的現象。

心理輔導員負擔過重、無法有效關心學生心理健康,這一問題的加劇不僅出現在加州,其實從全美來看,兒童心理健康危機也十分突出。

根據美國衛生及公眾服務部2016年和2020年「全美兒童健康調查(NSCH)」,相對於2016年,被診斷或報告患有焦慮症和抑鬱症的3至17歲未成年人在2020年人數驟增。

數據顯示:

加州:2016年占比7%,2020年占比11.9%,上升70%。

阿肯色州:2016占比8.6%,2020年占比14.1%,上升67.4%。

南達科他州:2016年占比7.0%,2020年占比14.2%,上升102.9%。

南卡羅來納州:2016年占比7.4%,2020年占比11.5%,上升55.4%。

馬薩諸塞州:2016年占比12.2%,2020年占比18.4%,上升50.8%。

只有9個州出現下降,分別是亞利桑那州、伊利諾伊州、路易斯安那州、緬因州、密西西比州、北達科他州、羅德島州、內華達州和猶他州。

從全美範圍來看,少年兒童患焦慮症和抑鬱症比例,2016年為9.4%,2020年為11.8%,上升了2.4個百分點。從族裔比例來看,亞太裔少兒患焦慮症和抑鬱症的比例最低,2016年為3.1%,2020年為3.7%。比例最高的族裔為美國印第安人和阿拉斯加原住民,2016和2020年比例分別為12.7%和15%。

亞裔患有心理疾病的兒童比例較低,也可能有少報的因素。先前有研究表明,亞洲人和亞裔美國人的觀念可能導致他們看心理醫生的比例不足。亞洲人在抑鬱時傾向於關注身體症狀,而低估情緒和焦慮症狀。這種觀念導致亞裔對抑鬱症的認識和治療均有不足。

鑑於兒童心理健康問題在美國各州及美國家長中已有廣泛共識,這份調查顯示,2022年初,有73%的父母認為孩子會受益於心理健康諮詢,高出2021年的68%。

另外,國會兩院的兩個主要政黨都支持有關心理健康和藥物濫用的立法;有33個州的州長將「改善心理健康服務」列為首要目標;白宮也已開始把青少年心理健康問題作為政策重點。

除了社會因素和中共病毒加劇了美國少兒心理健康問題外,也有專家認為,個人經歷及家庭環境也是造成心理問題的主要原因。根據全美兒童健康調查的數據,在18歲以下未成年人中,每三人就有一人至少有一次不良的童年經歷,父母離婚或分居也是造成心理健康問題的重要原因。◇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