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沉迷於網絡 擺脫社交媒體後分享好處

【2023年04月05日訊】(SWNS報導/大紀元記者繁星編譯)一名17歲的播主,曾經沉迷於社交網絡。他說,當擺脫「社交媒體」這個毒品後,他的健康和生活都得到了顯著改善。

伊利亞斯‧邁克爾(Ilias Michael)來自於英格蘭西南部康沃爾郡(Cornwall)的洛斯特威希爾(Lostwithiel)。他表示,戒掉社交媒體,結合冥想有助於緩解注意力不足多動症(ADHD),同時也極大地改善了心理健康。

冥想有利於身心健康。(Shutterstock)

「通過親身經歷使我知道,一旦接觸社交媒體,你就會陷入其中,不能自拔。」伊利亞斯說,「許多人並不知道它對自己生活產生的負面影響。」

這位少年分享了更多關於他對社交媒體上癮是如何開始的,伊利亞斯說,在2020年封城期間,他唯一做的事情就是上網,瀏覽社交媒體。他就是這時候開始成癮的。

「我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你,沉溺於社交媒體,對你的心理健康來說,是最糟糕的事情。」他說。

伊利亞斯將那段時間描述為「黑暗的時期」。

「我感覺自己毫無價值。顯然社交媒體並不是讓人變得如此糟糕的唯一原因,但是對15歲的我來說,這顯然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伊利亞斯說。

他每天花在社交媒體上的時間有數小時。

「社交媒體上的每一個新帖都會讓大腦短時間內產生大量的多巴胺,這使你興奮,但不會持久,而且幾乎不需要任何努力去獲得那種滿足感。」

一段時間以後,他就沒有這種興奮的感覺了,似乎對什麼都不感興趣。

「人們不去看書或散步,因為相比之下這些事情似乎太平淡無奇了。」伊利亞斯說。

他還發現,使用社交媒體越多,他越沒有動力提升自己,也沒有時間來享受生活中的一些細節。

「有時候你會發現自己甚至沒有考慮就打開了APP(應用程序),是下意識的。」伊利亞斯說。

點擊這裡看圖片

2021年時,伊利亞斯開始練習冥想。同時也退出了社交媒體。

「刪除社交媒體很好,但是讓我繼續遠離它的動力是冥想,」伊利亞斯說,「當我開始冥想時,我開始思考並享受當下,我意識到社交媒體與人應有的狀態恰恰相反。」

沒有了社交媒體上的各種人,各種帖子,他開始覺得生活是美好的。

「現在我每天都做冥想,它真的有助於我保持專注,也使我徹底遠離了社交媒體。」伊利亞斯說。

伊利亞斯現在唯一使用的社交媒體應用程序是Instagram和Facebook。這是他作為音樂工作者和播客製作人專業的在線資源。他母親勞拉‧簡‧威廉姆(Laura Jane Williams)是博客的合作者。

「我仍然會為特定的工作目的使用數字工具。例如,我會為播客編輯視頻,我只使用社交媒體來推廣播客。」他說,「當你可以製作音樂時,為什麼還需要社交媒體?這太神奇了!」

他使用Whatsapp與家人和朋友進行信息交流。

「現在我每天使用手機一兩小時,這似乎還是不少,但比過去好很多。」他說,「其中的大部分時間是發短信。」

最初放棄社交媒體時,伊利亞斯也曾擔心社交方面會受到影響。

「但後來我意識到,如果我真的是他們的朋友,我肯定有他們的電話號碼,所以現在我與朋友交流時是通過電話或短信。」伊利亞斯說。

伊利亞斯表示,雖然有時不跟隨他的朋友一起追逐社交媒體的潮流很難,但他現在有更多的時間享受生活,同時他的經歷也對朋友間的友誼產生了積極影響,與朋友的友情更深了。

「我去和朋友見面,散步。一些和我年齡相仿的人會覺得這很奇怪,但我非常感恩有這樣的時刻。」伊利亞斯說。

他認為,如果沉溺於社交媒體,一個人永遠也不會享受當下,而是活在別人的生活裡,或者是活在過去或未來。

伊利亞斯患有ADHD,他表示少用社交媒體對於改善ADHD有很大的幫助。據他介紹,社交媒體對患有ADHD的人極具誘惑力。

自從戒掉社會媒體後,伊利亞斯開始能夠更好地集中精力。

「我們在互聯網的環境中長大,互聯網已成為我們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伊利亞斯說。

他對接下來的幾代人感到擔憂,他覺得以後的幾代人情況會更糟糕。

「他們會認為社交媒體和瀏覽屏幕是生活中必不可缺的一部分」,他說,「我想對Z代的人說,出去散散步,別總是待在社交媒體上。嘗試冥想,活在當下。」◇

原文:Teen Addicted to Endless Scrolling on Social Media Shares How Quitting It Positively Impacted His Life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