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思敏:醫療腐敗深水區也是軍隊反腐死角

【2023年10月03日訊】習近平第三任期啟動新反腐,9月20日出台「反腐五年(2023—2027)規劃」,在重點整治領域中點名的醫療系統,已於7月至今掀起一波反腐高潮。目前,醫(院)藥(商)領域是明顯腐敗重地。

習近平在前兩任期都有醫藥反腐,今次規模堪稱空前,且與以往不同特點,受賄行賄雙查,醫療系統官員、醫院高層(黨委書記、院長),藥企高管、醫藥代表,成為腐敗高發群體。

本輪醫療反腐表面轟烈,但醫藥腐敗不單單局限於「三吃」(紅包、回扣、醫保資金)。有一類藥品、醫療設備、器械、耗材是用於器官移植,移植醫院在醫療系統中門檻高,移植醫生專業性強,「法不責醫」,腐敗又具有更深的隱蔽性,尤其器官資源緊缺,在此一領域,醫商勾結搭建的利益鏈條,就不止於權錢交易,而是涉及人體器官買賣。

如2018年案發的,江蘇一名沈姓患者到湖南換腎失敗牽出涉及全國10多個省份的器官買賣團夥,三方仲介都有醫藥行業背景。供體仲介馮濤本職是一名醫療器械銷售員,同時經營醫療微信群藉此聯繫賣腎人(被吸收後也從供體成為下線仲介)。受體仲介薛飛是馮濤的同行,薛飛也化名劉剛並自稱湘雅附三醫院的醫生。醫院醫生仲介李華從事過醫藥代表,器官仲介業務也在患者這塊。沈男換腎付出46萬元。信息被隱匿的主刀醫生一人獨得22萬(人民幣,以下同)。這是距今五年以前的行情。

再看疫情期間2021年曝光的,內蒙古30歲張姓男子在販腎QQ群發帖欲賣腎還債,當他被安排到河南鄭州做體檢時後悔,臨陣脫逃並將事情爆料給地方媒體。記者循線獲悉,黑仲介開價6.5萬買腎轉賣80萬,這80萬並不包括手術費,因手術醫院不同,要價也不同。而「手術費另計」、「患者可以自己選擇移植醫院」等關鍵資訊說明,網上器官移植相關QQ群的幕後群主,大部分都具醫藥行業背景,才能與各地移植醫院醫生都有建立關係。

這時隔5年的兩個例子顯示,器官黑市不受官方嚴厲打擊影響且交易價格暴漲,但不變的是整個鏈條中的利益大頭仍是醫院和醫生。其實不論黑市或白市,只要正規醫院專職醫生不參與,器官移植手術或黑市交易就不可能完成。

事實上,早在習近平第一任期的2012—2014年期間,北京官媒曾反常的曝光全國各地器官黑市猖獗,雖然只是局部披露卻足以說明一件事情,那就是軍隊醫院在全國器官移植市場「黑白通吃」,兩個指標性的案例如下。

2014年開審「橫跨廣東、江西」兩地特大器官黑市案,在公開報導中,廣州藥商陳峰(蒙家帝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被描述為這個特大販腎團夥的頭,事實上,陳峰只是一個仲介。據陳峰供述,因為推銷器官移植相關的藥品,與很多醫院移植科醫生建立了關係,2010年,當時的廣州軍區總醫院(現今南部戰區總醫院)腎臟移植科副主任朱雲松讓他尋找供體,以滿足供不應求的器官移植需要。陳峰獲取的腎源,除了圈養供體,還有腦死亡的──來自江西省武警醫院提供。陳峰只是受驅動,朱雲松才是此一黑市催生者。朱雲松因其醫療技能,被「另案處理」後不了了之,繼續行醫。

2012年北京破獲全國最大宗的非法買賣器官案「活摘51枚腎臟」,公開報導中,供體仲介鄭偉被稱為這個特大販腎集團的主嫌。如同陳峰,鄭偉的腎源也不只是圈養活體,還有來自山東省政法系統的腦死亡供體,都流向了304醫院。而本案的兩名核心人物均未歸案。監獄犯器官仲介劉軍,出身山東司法系統曾任棗莊中院副庭。主刀醫生葉林陽,是頂級部隊醫院301及其附屬醫院304的權威主任醫師,是軍內外皆知的名醫教授。

根據案情細節,葉林陽以304醫院的名義聘用鄭偉,鄭偉不僅做腎源仲介,還負責幫葉林陽「搶生意」從其他醫院挖病患過來。葉林陽說,「與鄭偉的合作得到了院醫務部的允許」,「院方很高興,因為醫院的資質來之不易」。而在山東法院工作人員的安排下,通過偽造死刑判決書和捐獻證明,這些腎臟被順利移植給受體也進入中國器官移植手術的正式記錄。

死刑判決書需要偽造,表示有人並非死刑犯,這樣的器官供體來源,在相關領域早已不是祕密,那就是法輪功學員,他們因為江澤民的滅絕政策所受到迫害,比死刑犯地位還低,也成為中國移植行業尤為豐富的新鮮器官來源。軍隊醫院資深移植專家醫生成了器官黑市幕後推手,黑市的存在為了遮掩白市的「活摘器官」。

總之2012-2014年間多起軍醫院涉器官黑市的官方報導,都在回頭印證了2006年3月以來《追查國際》陸續發表的調查報告。

2006年4月12日《追查國際》調查員以北京304醫院患者親屬身分在與廣州軍區總醫院的朱雲鬆通上電話。調查員問,304醫院的腎源上現在不太夠,法輪功的腎源,你們這邊怎麼樣?朱雲松略帶抱怨說,目前也是短缺。朱雲松不僅沒有否認軍區醫院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還向調查員推銷,B型腎移植的配型不難,要他從304轉院到廣州軍區總醫院。

2007年《追查國際》電話取證307 醫院(解放軍總醫院第五醫學中心)移植科腎源連絡人陳強,他強調是軍方醫院、警方、監獄一條龍在運作法輪功學員器官,而且還可以提供證明法輪功學員身分的材料。

《追查國際》報告稱,器官黑市存在,死刑犯曾是中國主要的器官來源,但兩者數量之少根本無法供應1999年江澤民發動迫害後移植手術數量之井噴,被囚禁的法輪功學員在活著的時已經開始器官配型,軍方在活摘器官業務上,是大本營。

《明慧網》上典型迫害案例,河北法輪功學員趙英奇,在2002年12月30日被勞教所送到唐山市人民醫院後死亡。他的死亡通知書、病歷首頁、臨時醫囑三份官方文件三個不同的死亡時間,病歷首頁有特別註記「搶救一次成功」,醫院臨時醫囑顯示「北京301醫院專家來搶救過」,唐山市人民醫院主任醫師石文建的說法證實,301醫院專家的會診費用之外,還有「老幹部處治費」。趙英奇之死不能排除與「按需殺人」的活摘器官有關係,趙英奇的眼角膜與器官已經化為「老幹部」身體一部分。

在習近平拿下週永康、徐才厚,隨之全軍醫療系統展開專項整頓後,《解放軍報》2014年11月26日發文「給別人看病,先拿自己『開刀』」中曝,301醫院4名專家教授因私自外出行醫,被警告處分。專家教授不會是普通醫生,接私活不會只是看個皮膚病或感冒。徐才厚和郭伯雄二人貪腐可用天文數字形容,這當中不完全來源於賣官所得,涉及軍中活摘器官業務。

習近平在十八大與十九之間進行大規模軍隊反腐與改革,至2018年軍改部隊醫院落幕,總醫院番號全部撤銷,一大批部隊醫院更名、更編。軍隊醫院改了名字,改不了還在活摘器官的事實。

就在今年3月10日《追查國際》發表最新報告,活摘仍大量存在,調查對象解放軍總醫院(原301醫院)楊占宇。特別是在7月27日,發布了首位活摘器官受害人、山東法輪功學員張秀琴於2019年4月臨終前親述被活摘經歷的證詞,張秀琴的遺言影音記錄以及遺體被一位有良知的醫生暗中保留下來。張秀琴在解放軍聯勤保障部隊第962醫院(原211醫院)被活摘腎臟後棄屍。

《追查國際》接獲的活摘器官相關證據還在陸續新增與鑑定之中。國際譴責與制裁也從未間斷。今年3月27日,美國眾議院通過了重磅的《2023年停止強迫摘取器官法案》。

習近平第三任期反腐五年規劃,醫療反腐至少還要持續到2027年,軍隊反腐也年年有。不論醫療腐敗還軍中腐敗,活摘器官非查不可,這已是國際社會長期關注焦點,也已無法內部消化。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