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的全球戰略已陷困局

【2023年11月25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Milton Ezrati撰文/信宇編譯)最近以來,中共宏偉的全球擴張雄心遇到了強大阻礙。歸根結底,問題出在錢上。

除了在南海和東海大張旗鼓地展示海軍和空軍強勢外,中共政權在非洲、中東以及歐洲和拉美地區不斷尋求地區影響力。這種努力主要取決於兩點:中共有多少資金可以用於海外投資,以及中共從每個地區購買了多少東西。

曾經有一段時間,中共在海外各地的購買和投資金額似乎是無限的。然而,近年來中共可利用的資金沒有以前想像得那麼多了。這些問題深深地困擾著中共領導層,他們將不得不越來越多地著手解決這些棘手的問題。

中東是中共所有問題的中心,儘管並非問題的全部。在中東地區,中共政權取得了迄今為止最大的外交成功,這引起了世界各國的強烈關注,中共為此沾沾自喜。在北京的策動下,沙特阿拉伯和伊朗恢復了正常的外交關係。中共充分利用了自己與這兩個石油出口國都不是敵人的地位,左右逢源,很少有西方國家能夠做到這一點,事實上中共的優勢主要在於它是這兩個國家石油出口的主要買家。

然而,中共取得這個非凡外交成就所倚賴的石油購買力已經陷入捉襟見肘的境地。問題的根源出自北京對莫斯科的偏袒和支持。由於烏克蘭戰爭使俄羅斯失去了西方的能源市場,莫斯科開始向中國出售能源。截至今年第三季度,中共對俄羅斯原油的購買量比去年同期增長了42%。然而中國一次只能使用這麼多進口石油,尤其是在中國經濟明顯放緩的情況下更是如此。為了從俄羅斯盟友那裡購買石油,中共不得不相應減少從中東地區的進口。去年,中共從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購買的石油總量幾乎沒有增長。有消息稱,中共對於沙特的石油進口將減少11%。伊朗對中國的石油銷售似乎保持了增長,這無疑是為了保持中共在該國的強大影響力,然而亦因為美國的制裁措施迫使伊朗提供折扣。

中共未來減少在中東購買原油的需求可能會加劇。目前,缺乏可用的管道限制了俄羅斯原油運往中國的石油數量。然而兩國都在努力建設管道基礎設施。除非地緣政治在這些設施建成後發生根本性變化,否則俄羅斯肯定會希望在中國銷售更多原油,而中共政權的外交承諾也會迫使自身對俄羅斯遵守承諾。更重要的是,在地緣政治不確定的時代,與中共接收中東石油必須依賴海路相比,輸油管道將提供更高的安全性和可靠性。

減少對中東石油的購買力度,中共政權在這個地區的投資組合必然會停滯不前,甚至逐漸萎縮。中共的中東問題不僅僅事關石油生產國。近年來,中共與以色列的技術形成了巨大的貿易和投資流動。最近幾週,由於中共政權拒絕給哈馬斯貼上恐怖組織的標籤,中共的這個優勢已經開始縮小。與此同時,中國國內的金融問題也給中共政府在中東乃至更廣泛地區的投資野心帶來了明顯的挑戰。

甚至在中共遭遇這些中東困局之前,中共政權強推的「一帶一路」倡議(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簡稱BRI)就已面臨重重挫折。

「一帶一路」倡議的許多參與國家均面臨財政困難,因為中共選擇支持的項目未能帶來足以償還貸款的回報。「一帶一路」倡議的參與方開始將該倡議描述為「債務陷阱」。與此同時,無法償還貸款也給中共的供款機構帶來了強大的資金壓力。中共當局不得不考慮收回投資。在「一帶一路」項目實施的高峰時期,中國的項目支出每年高達1000億美元,而到了2021年,「一帶一路」倡議的590億美元專款中只有29%到了參與方手中。今年,「一帶一路」倡議的交易額似乎最多只有800億美元,儘管高於2021年的水平,然而仍遠遠不及該項目的輝煌時期。

當中國經濟快速增長,向美國、歐洲和全世界出口銷售的盈餘資金充裕時,中共本可以很容易地填補一些「一帶一路」倡議參與方和其它中共海外投資對象國無力償還貸款而留下的資金缺口。然而現在經濟形勢已不再如此。中國經濟今年甚至難以實現中共政權提出的5%的實際增長目標,出口也處在下滑軌道。此外,國內嚴重的債務問題使中共的金融體系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脆弱,肯定無法承受「一帶一路」倡議參與方和其它中共海外投資項目失敗帶來的巨大風險。

令中共經濟形勢雪上加霜的是,恆大和碧桂園等大型房地產開發商的倒閉風潮給中共的金融體系留下了大量懸而未決的可疑貸款。此外,抵押貸款持有人也拒絕償還他們為預付這些開發商很可能永遠無法完工的住宅樓宇而申請的貸款。由於這些原因以及「一帶一路」倡議參與方普遍面臨的財務困境,長期以來作為海外項目融資來源的中國各家國有銀行,現在已經無力提供更多貸款。

麻煩還遠遠不止於此,中共各級地方政府也開始出現財政緊張的問題。作為國內基建項目的主要發債方,地方政府在過去幾年裡過度擴張,為了拯救由於新冠疫情(COVID-19)而明顯滯後的經濟活動,強行利用基建支出刺激經濟活動,後來證實這些努力均以失敗告終。一些地方政府陷入財務困境,難以為公民提供基本服務。

對於中共而言,這些政治經濟困境積重難返,短時間內無法得到有效解決。有些困難只會變得更加棘手,如北京自我加碼,綁在莫斯科的戰爭列車上。如果缺乏曾經的巨額盈餘資金來積極進行海外投資,在中東購買石油和其它原材料,中共政權將面臨巨大的經濟和財政羈絆,擴張全球影響力的政治野心將無從談起。

作者簡介:

米爾頓·埃茲拉蒂(Milton Ezrati)是紐約州立大學(The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簡稱SUNY)布法羅分校人力資本研究中心主辦的《國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雜誌的特約編輯,亦是總部位於紐約的知名傳播公司Vested的首席經濟學家。在入職Vested之前,他曾擔任Lord, Abbett & Co.等公司的首席市場策略師和經濟學家。他還經常為總部位於紐約的《城市雜誌》(City Journal)撰寫文章,並定期為《福布斯》(Forbes)撰寫博客。他的最新著作是《即將到來的三十年:未來三十年的全球化、人口統計學和我們的生活方式》(Thirty Tomorrows: The Next Three Decades of Globalization, Demographics, and How We Will Live,2014)。

原文:China’s Global Strategy Is Reaching Limit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