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白領夫婦辭去工作 成功拯救傳統牧場

【2023年02月17日訊】(記者Michael Wing撰文/趙孜濟編譯)老式的家庭牧場就像餘暉將熄的篝火,即將在美國成為灰燼。

但現在拯救它們可能還為時不晚。

30歲的艾弗里·克萊爾(Avery Claire)說,她在搬到法國海岸附近的澤西島之前就在老式牧場上長大。在澤西島,她從事金融工作,並遇到了她32歲的丈夫馬克(Marc)。有一天她接到父親李約瑟·馬洛里(Needham Mallory)的電話。父親告訴她,他們準備出售她曾在那成長生活過的牧場。艾弗里不想看到這種情況發生。

「在美國,我們每天失去大約2000英畝的農場和牧場,我不能讓我們的家庭牧場成為該統計數據的一部分,」她告訴《大紀元時報》,為了拯救牧場,2019年她和馬克做出了一個改變人生的決定——辭職,搬回到佐治亞州的拉格朗日(LaGrange)。「為子孫後代拯救家庭牧場,這是背後的驅動力」,她說。

說起來容易,但做起來難。他們面臨著多方面的挑戰。

首先,雖然她的父親和祖父都是牛仔,但她受過的訓練是英國馬術和芭蕾舞,這些技能無法幫她趕牛和飼養牲畜。

(左)艾弗里·克萊爾小時候和她的祖父騎在在馬背上;(右)艾弗里·克萊爾。(由艾弗里·克萊爾提供)

另一方面,她父親的牛群在鼎盛時期有500頭,但現在已經減少到80頭(不包括小牛)。他們必須將其重建到一個可持續的水平,然後再逐漸增加。

即使他們能做到,牧場也很難盈利,不僅僅是像她父親這種無法處理繁雜事務的老年人賺不到錢,全國範圍內的家庭牧場都無利可圖。她的父親馬洛里出售他的牛群以支付成本,這反過來又使牧場進一步陷入惡性循環。

「他處於很難繼續從事日常運營的年齡,而且在財務上,牧場不再盈利了。我們的牛群已經減少到80頭,這個數字對於我們擁有的土地規模來說非常不足,」她說,「農場無法支付自己的土地運營成本,它每年都在虧損。」

那麼,艾弗里和馬克是否設法扭轉了局面並獲利了?是的,他們從重新思考家庭牧場的營銷模式開始。

他們首先必須增加牛群的數量。這始於2020年的一項投資:他們從一位著名的飼養員那裡購買牛,重建牛群,起初是100頭,然後是另外200頭。「我們需要達到一定的數量以支付土地成本和運營費用。這些成本和運營費用都隨著通貨膨脹而高企不下,」艾弗里說。

「現在真的是我們能夠將農場提升到一個新水平的時候,因為我們已經控制了牛的品種,」她說,「現在,我們可以真正開始提高肉類的質量和產肉的效率。」

但問題是,他們保留了馬洛里的做法,將小牛售給飼養場,飼養場再將肉發送給包裝商,最後包裝商將其供應給超市。這在經濟上並不可行,因為中間商控制價格,經常使源頭的生產商破產。

他們重建牛群,出售給飼養場。兩年來,牧場的經濟狀況沒有取得任何進展。「我們不會成功,」她說,「我們嘗試了各種數量,即使在300頭的情況下(這是我們最好的情況),以每頭1000美元的價格出售,也沒有盈利。」

如果他們不果斷採取行動,牧場將永遠無法收回成本,並最終倒閉。因此,他們殫精竭慮,制定了一條新的高科技道路,而那是父親馬洛里和前幾代人做夢都想不到的。

「我們每年都在虧損⋯⋯如果我們現在不這樣做,就永遠沒有機會了,我們連一年都堅持不下去,」她說,「今年8月,我們推出了牛肉直銷。」互聯網使這成為可能。

這種做法允許艾弗里和馬克避開中間商,飼養場和大型包裝商,直接零售,自己設定價格。為了實現這一目標,他們利用社交媒體,在Instagram上分享他們的故事,並為他們的新公司Lily Hill Cattle推出了網站。他們現在可以接觸到客戶,並直接運送單包肉塊,不僅在本地,而且在全國範圍內。

但是,傳統,艾弗里最初想要拯救的東西,仍然是行動的基石。

(左) 李約瑟·馬洛里;(右)家庭農場的黑色安格斯奶牛(Angus)的照片。(圖片由艾弗里克萊爾提供)

他們無縫地融合了新舊運營模式,並採納了馬洛里多年前推出的巧妙放牧的做法。例如,「輪牧」技術。這與標準的「連續放牧」方式不同。在「連續放牧」中,牛群全年都待在一塊土地上,這樣就會耗盡這塊土地的草被。馬克和艾弗里有三十多個獨立的牧區,所以他們全年輪流放牧牛。

「這更具可持續性。我們能夠將所有這些營養物質(牛糞)保存在草被上,從而回收所有這些營養物質,」艾弗里說,「這種做法模仿了野牛的習性,它們每天都穿越草原覓食,不會待在同一個地方。」

艾弗里還準備騎馬和接受傳統的牛仔訓練。

「我們買了幾匹馬,準備過渡到那種傳統的牧牛方式,」她說,「在馬背上,你可以更好地感受牛群。」

自從接手以來,他們已經將牛群增加到300頭(不包括小牛),主要是來自弗吉尼亞州的黑色安格斯(Angus)。他們不想達到她父親之前的500隻數量,因為他們覺得他們已經找到了一個最佳點,一個最佳的平衡點。300隻牛的數量有利於牧場,沒有過度放牧。除了用糞便施肥外,牛糞還會使土壤鬆軟通氣,使植被蔥鬱肥沃。為了保持全年的輪作周期,這對夫婦實施了冬季放牧技術。

(由艾弗里·克萊爾提供)

他們不僅繼承了馬洛里的事業,而且有所發展。「我們已經增加了六個以上的新牧場,」艾弗里說,一些土地被重新利用和改善。

那麼,他們的投資得到了回報嗎?他們利用直銷和高科技社交媒體拯救艾弗里牧場的策略是否奏效?是的,牧場開始盈利,但他們還沒有走出困境。

艾弗里告訴《大紀元時報》,十二月是他們盈利的第一個月,他們「非常忙」。「這真的給了我們希望」,她說,雖然農場永遠不會讓他們發大財,但可以為他們的家人提供安全和舒適的生活。

她希望他們的成功能鼓勵其他家庭牧場主保持這一傳統,因為這是歷史的承傳。然而,她承認,在當今工業化肉類生產和開發的世界中,整個體系和風險都對家庭牧場不利。

開發商和工業界不惜重金收購土地。「現在退休的農民或者將農場出售,或者傳給下一代,而所有這些孩子都會說,『好啊,把它賣給開發商,我會賺一百萬,』」艾弗里說,「然後它就永遠消失了。其中一些土地無法也不容易,重新轉變為農田。」

原文「Couple Quit Corporate Jobs to Save Wife’s Family Ranch on the Ropes—Succeed Making It Profitable Again」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