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中南海與馬斯克的進退得失

【2024年05月04日訊】美國特斯拉老闆馬斯克今年四月底突然訪問中國,並立即與中共總理李強會面。隨後,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當天晚間就發布通知,表示特斯拉在上海生產的車型符合安全規定;外電也報導特斯拉已獲北京批准在中國推出FSD(自動駕駛)的技術。中共當局先前對特斯拉步步緊逼,到現在突然退讓,目的不外是讓特斯拉幫中共全面提升智慧連網等方面的能力,並幫助中國經濟走出困境。但中南海和馬斯克在這場交易中的進退得失,以及最終的結局,中共很可能是獲得了短期的收益,卻造成了長期的失利。

特斯拉的全自動無人駕駛技術(FSD)獲得中共當局的批准,人們在分析中共究竟打的是什麼算盤,但到底是中共套牢了馬斯克,還是中南海在自掘陷阱,這值得人們深入的分析。如果從政治、市場、技術等的各個方面去看,中南海與馬斯克,目前應該是雙方都各有進退、互有得失,如此的結局對雙方在現時都各有一定的益處。但有人說,是中共把馬斯克套牢了,這恐怕有些一廂情願;因為最後的結局,應該是飢不擇食的中共,在盲目追求新質生產力的時候被馬斯克給徹底套牢了!

從政治上的原因看,中共已經宣布七月召開其二十屆三中全會,這個已經推遲了三個季度、關於經濟政策的會議,終於不得不召開了。三中全會能不能拿出拯救經濟的靈丹妙藥呢?肯定是不可能的,因為如果中共真有靈丹妙藥,他們早就會實施、使用了;就是因為中國經濟無藥可救、無可救藥,才拖延了三中全會的召開。但當局為了臉面和門面,需要一些經濟上的推動,而馬斯克的特斯拉電動車,實際上是「新質生產力」的最高階代表! 中共的新質生產力是電動車、鋰電池、和光伏產業,而馬斯克的特斯拉,是電動車、晶片、傳感器、人工智慧的集大成者,是世界最先進的生產力的代表!中共當局與馬斯克達成協議,開三中全會和發表會議公報時,才不會白紙一張、乏善可陳。

從市場的角度來看,中國決定扶持新能源汽車產業,是從2009年計畫的,2010年開始補貼,2012年達到高峰。高續航力的純電車(250公里)可以得到補貼6萬元人民幣,低續航力的純電車(80公里)只能得到3.5萬元。中央政府補貼,地方政府也補貼,從四、五千到一、兩萬,從2016到2022年的六年間,中共的新能源汽車補貼高達570億美元,終於引起了世界的反彈。中國電動車面臨歐盟的補貼調查和即將出籠的關稅壁壘,而美國的立法者更是未雨綢繆、在中國電動車廠商在墨西哥的車廠還在建設之中的時候,就警告中共不得借道墨西哥把汽車弄到美國來。面臨失去歐美市場的現實可能,中共寄望於賦予中國電動車自動駕駛技術,提升競爭力,以便於至少征服非洲、拉丁美洲、和東南亞國家的市場。特斯拉負責中國對外關係的副總裁陶濤在中共黨媒《人民日報》的社媒帳戶上發表評論,稱自動駕駛技術將成為電動車行業新的成長引擎。

從安全和消費者的角度看,馬斯克的特斯拉價格親民,操縱靈活,動力強勁,安全可靠,即便是經歷激烈碰撞後,電池也不起火,與被稱為「移動的焚屍爐」的中國國產電動車,形成鮮明的對比。特斯拉2003年在美國成立,新電動車2008年進入市場,至今16年來從來沒有聽說過把司機和乘客活活燒死在車內的事例。如果真發生這樣的事情,政府早就立刻讓特斯拉全部召回,把電池著火爆炸的問題解決了,才能繼續在美國銷售。遺憾的是,中國國產電動車三天兩頭的著火爆炸,已經死了那麼多人,中共當局居然草菅人命,還不立即勒令國產電動車停止銷售,而繼續的害人,只為了滿足中共GDP的需要。

從技術的角度來看,特斯拉不得不與百度合作,在中國部署道路測繪和導航。根據協議,百度將允許特斯拉使用旗下的車道級導航系統。特斯拉汽車及其AI系統可以在中國土地上得到訓練和累計數據,但馬斯克希望中共當局批准讓特斯拉先前儲存在中國的中國客戶的資料出口,到美國進行訓練,但中共至今還沒有批准。中國的道路系統、路況、車流、自行車流、和人流,與美國的系統和幾乎是百分之百的車流(沒有自行車和行人),沒有巨大的重疊,中共限制數據外流,更多的可能只有象徵性的意義。

人們擔心馬斯克在中國推行自動駕駛FSD會付出很大的代價,核心技術可能會被中共偷走。中國國產新能源汽車廠商迅速崛起,受惠於特斯拉全面開放的專利政策。比亞迪據說就使用了特斯拉的一百多項專利技術。特斯拉開放的專利中,技術發明專利有200多項,涵蓋了電池、馬達、電控、整車製造、人機互動、充電樁等領域。馬斯克的FSD技術被偷竊、被模仿、被部分抄襲,是早晚的事,它一定會發生。馬斯克既然敢於這樣深入虎穴,應該是有一定的防範能力,可以維持三、五年的領先優勢。三、五年後,特斯拉將會有更先進的技術優勢,繼續領先中國的競爭者,而維持其市場優勢。在筆者看來,下一步馬斯克可能推出的新技術,是將特斯拉汽車直接與星鏈系統、星鏈手機無縫鏈接,實現全球範圍、實時的聯網,實現全自動、無人駕駛、消費者隨叫隨到、遍佈全球的交通服務體系!

世界的電動車產業,目前已經失去了當初快速發展的勢頭,尤其在發達國家。從2010-2023年,雖然全球電動車的銷售從2020年後快速成長,在中國更是高速成長,但在挪威、英國、和歐盟其成長速度都開始放緩。在歐盟和英國的新車銷售中,電動車的市場份額維持在20%左右,而美國一直在10%左右。從馬斯克的整體戰略來說,他願意開放技術,讓中國電動車廠商大規模生產,可以藉中共之手推廣電動車的普及。特斯拉上海超級工廠的零件本土化率,已經超過95%。與特斯拉簽約的中國本土一級供應商超過400家,其中60多家供應商已進入特斯拉的全球供應鏈體系。馬斯克可以利用中國的電動車製造推進全球電動車的進展,但中共如果衝的太猛,導致產能過剩,那可不是馬斯克的問題,而是中共自己的問題。馬斯克只需要維持其特斯拉在中國市場的高端、可靠、優質的地位,就可以達到他的目的。中國200家電動車企業互相殘殺,最後血流成河,企業大批倒閉、破產裁員,那與馬斯克無關,但會成為中共政權經濟上的失敗,和政治上的夢魘。

所以呢,聰明無比的馬斯克,從膽識、見識、到智力,都在中共昏昏巨頭、貪婪官僚之上。作為國際首富,他也不可能被中共收買。中共在意的,是在地上、人中的權力和財富,馬斯克作為世內高人,他的志趣是在「天」上,在火星,在他要把人類變成多行星族群的宏大理想。特斯拉接下來面臨的可能是兩難:中共政府可能禁止資料出境,而美國政府也可能禁止特斯拉將用於訓練人工智慧的高階晶片帶到中國。

馬斯克孤膽闖入中國,他的第一次上海特斯拉的創業,雖然帶來了中國電動車產業突飛猛進的發展,但也給中共帶來了電動車產業過剩、東突西闖出口海外的困境、和兩百家企業火併的惡果。2019年1月7日,當馬斯克和當時的中共上海市長應勇共同主持上海特斯拉工廠的開工破土儀式時,馬斯克的目的就是為了躲避中美之間的關稅交火,而可以直接在中國銷售他的「綠色」能源電動汽車。五年之後,鬥轉星移,世事則更加紛紜複雜了。

五年後他的第二次上海特斯拉升級,帶入世界最先進的FSD自動駕駛,再次拉開特斯拉跟中國國產車的距離;預計幾年後中國公司再次趕上特斯拉,馬斯克的汽車可能又會跟星鏈結合,催生新的人類交通模式。所以,這次馬斯克訪問北京,好像是中共套牢了馬斯克,但在筆者看來,更像是馬斯克套牢了中共,利用中共飢不擇食、力圖擺脫經濟衰退的緊迫感,再次舉國體制出馬,試圖衝進全自動電動車的市場。照目前的國際局勢看,中共的汽車恐怕進不了歐洲和美國,也面對亞洲和拉美的提防,恐怕只能在非洲佔有一席之地。中共對電動車的過度投資,根據習近平從晶片、雄安、到一帶一路的爛尾記錄,中國最後總體的長期損失,很可能將遠遠大於從特斯拉引進技術獲得的短期效益。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市場學教授暨約翰奧林棕櫚講席教授)

「金山紀元網」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