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沖基金大佬達利歐罕見批評中共 專家解讀

【大紀元2023年05月04日訊】(大紀元記者寧海鐘、駱亞報導)被稱為「中國大好友」的全球最大對沖基金橋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創始人瑞‧達利歐(Ray Dalio),一改過去挺中共的話語,轉而揭露中共治下問題以示警告。這種做法半年來已有三次,背後是何原因?

熟悉投資界的專家表示,達利歐的最新表態屬於商界應對危機的真實反應,他們許多人現在擔心在中國獲利也帶不走。

橋水達利歐三次針對中共政經狀態發警告

4月26日,達利歐在其領英(Linkedin)帳號上撰文警告:美國和中國正處於戰爭的邊緣,並且雙方已無法對話。未來18個月「將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時期」。

他特別談到中國的政治環境,指現在中共的治理是「更加獨裁專制」。「中國現在是一個高度管控的環境」,「這是一個反精英主義和支持無產階級的環境」。

達利歐描述青年職業創業階層的狀態說:有人表示「夢想的失落」,有人說「好時光結束了」,「許多中國人正在離開或者想知道他們如何去其它國家」,「富有的中國人正在想方設法保護他們的財富和自己的安全。」

他直指,「現在的經濟更像是一個計劃經濟。」

達利歐是在北京待了13天後發表這番言論的。這13天他除了在北京參加了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23年年會、與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等官員會面,他還去了上海,3月28日,中共上海市委書記陳吉寧會見了他。

大陸財新網4月20日發表對達利歐的專訪。達利歐坦言,中國與美國的衝突在許多方面仍然帶來令人壓抑的影響。供應鏈轉移在增多。人們更擔憂的是,如果發生軍事衝突,對在中國的業務、產業意味著什麼。

「中國出口面臨的世界經濟環境也在走弱,這讓出口變得更困難。對多數人來說,這是一個更需謹慎行事的環境,讓人們不像以前那樣有企業家精神。所以,我會說,相比去年是一個進步,但並沒有回到以前那樣、令人興奮的正常狀態。」

圖為2023年1月16日,行人在北京中央商務區行走。(Wang Zhao/AFP)

達利歐在專訪中就中共制訂的「共同富裕」計劃表示,「現在更多是個概念,而不是個明晰的方略」,而「政策的模糊性和急劇變化會帶來問題」。他也提到中國地方政府債務方面存在不小挑戰。

去年11月,達利歐曾在其領英(Linkedin)帳號上撰文指出,中共二十大的領導人更替後,政策正在發生重要變化,中國八大挑戰共同構成了即將到來的危險風暴。

總而言之,這八大挑戰包括:「房地產和債務問題通過金融系統傳遞到經濟的骨子裡」;COVID和COVID政策削弱了經濟,並引發不滿;當局對科技企業的監管和「共同富裕」運動的不利影響;中美衝突正在對經濟活動產生負面影響;世界經濟惡化不利於中國出口和中國資本流入;中共控制大、風險大的環境,「導致各個領域的決策者更傾向於不做決定」;人口問題以及災害,等等。

其中,就「共同富裕」,達利歐當時已質疑說:「『共同富裕』更多的是一個概念,而不是一個明確的計劃,所以很多人都在想像最壞的情況。」

「中國大好友」達利歐曾唱好中共

數十年來一直唱好中國的達利歐,被稱為「中國大好友」。對於中共治下的營商環境,這位73歲的億萬富翁的看法似乎正在發生一些轉變。

據《福布斯》報導,達利歐創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對沖基金公司,管理著1240億美元。他可能是華爾街最看好中共的投資家。

達利歐在近40年裡與中國(共)關係密切。他1984年開始訪問中國,當時正值鄧小平任期開始之際,之後他一直毫不掩飾地支持北京當局及其一黨專制制度,甚至將他的兒子馬特送到中國生活了一年。

2022111日,《華爾街日報》報導,達利歐力挺習近平提出的「共同富裕」,並表示美國等一些國家也能從類似政策中受益。在外界質疑中共政府大力整頓網絡科技等多個行業時,達利歐卻仍在強調在中國投資的好處。他認為「共同富裕是好事」。

更早在2021年中,達利歐曾在其社交媒體為中共針對滴滴和教培機構的政策監管辯護。

2021年三季度,資金對中概股的態度出現分歧,高瓴、淡馬錫及方舟投資等機構清倉部分中概股,但橋水等則在逆市加倉。2021年11月,達利歐發起了當時被視為中國最大的一筆融資,從中國投資者那裡籌集了12.5億美元的資金。

不過2022年8月份,達利歐已經拋售了其公司在阿里巴巴、滴滴、京東等五家中概股的全部股份。同月,橋水開設了新加坡辦公室,這是橋水在中美兩國之外首個辦公室。

上月接受財新採訪時,達利歐坦言,中美兩國都面臨逆風。由於中美對抗乃至軍事衝突的可能性,企業和投資者正在將業務或投資轉移到印度、越南和墨西哥等其它國家。

2023年3月10日,北京一家雜貨店的電視屏幕正在播放習近平第三次連任國家主席的直播報導。(Greg Baker / AFP)

鄭旭光:一個動態清零就讓他們看到了習的本質

旅美經濟學者鄭旭光5月4日對大紀元表示,人們對政治變化的認知會有一個過程。

他說,本來華爾街的這些人會小心說話,不想得罪中共。但是2022年是個最大的轉折,使投資界對中國不敢有長期的指望。「一個動態清零就讓他們看到了習近平政府跟之前的政府有本質的不一樣,雖然中共一貫是政治挂帥,但是現在的政治挂帥已經指向經濟利益,指向國家安全了。」

中共二十大報告中,「國家安全」被置於顯要位置,且章節獨立撰寫。據路透社統計,整份報告中,「安全」一詞出現了89次,遠超於2017年報告中的55次。許多觀察家認為,中共對長期統治沒安全感。

鄭旭光說,現在美國的企業、投資界最擔心的是台海戰爭。因為中共到了習近平當政,政治判斷發生了變化,習認為西方在打壓中國,所以他做國內大循環,備戰備荒。統一台灣是習近平念念不忘的大事,而這也是商界認為的最大風險。

「作為美國的基金,他(達利歐)應該多一層風險的考慮,如果台海出現一個戰局,中國可能成為一個戰區,投資就不要想了。」

鄭旭光說,習近平過去講話反覆說什麼「驚濤駭浪」,這是一個巨大的暗示。他現在讓大學生優先入伍,讓發改委接管戰時動員,推行「農管」「退林復耕」,和能源大國交易使用人民幣,不使用美元,一切都是為備戰。

鄭旭光表示,達利歐講到對中共高層人事的分析,意味著他對於中國的投資不抱期待,他可能感覺到更多的中共武斷的行政壓力,沒有類似於法治的穩定環境。

他認為達利歐現在講這些話是正常反應,「華爾街不得不面對現實,否則自己巨大的資本將在中國拿不出去。現在很尷尬,他不能冒這個風險,企業家必須誠實,你不誠實就要賠錢。」

大紀元記者5月4日向「橋水中國」發郵尋求置評,截止發稿,「橋水中國」未回應採訪請求。

吳嘉隆:中共做法讓外資企業有雙重憂慮

談及達利歐的轉變,台灣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5月4日對大紀元表示,達利歐的言論,背後是外資企業的憂慮:

「第一個是廉價勞動力或者人口紅利在中國已經消失。另外內需市場也是外商的考慮,中國經濟在嚴重下行,購買力拿不出來,企業也不敢投資。第二個問題就是在中國的投資缺乏安全感,一是能不能獲利,二是能不能把獲利匯出來,因為現在中共對於資本管制更嚴格,再加上當局會用《反間諜法》來搜查、抓人。」

3月2日,美國億萬富豪、有著「新興市場教父」之稱的麥朴思(Mark Mobius)在接受福克斯商業頻道採訪時說道:「我在上海滙豐銀行有一個帳戶。我不能把錢拿出來。政府正在限制資金流出中國。」「我無法解釋他們為什麼這麼做……他們設置了各種各樣的障礙。他們不會說:不,你不能把錢拿出來。但他們會說:給我們所有20年來你如何賺錢的記錄……這太瘋狂了。」因此,他警告投資者在投資於政府嚴格控制的經濟體時要「非常、非常謹慎」。

有意思的是,和達利歐一樣,麥朴思數十年來曾一直唱好中國,同樣被稱為「中國大好友」,他剛於2月底仍強調「未來10年必須投資中國」。

過去幾個月,中共當局持續向全球投資者發出開放商業的信息。最近的中共政治局會議,再度強調要吸引外資。但外界憂慮,中共4月底通過新修訂的《反間諜法》,對於間諜行為的定義擴大,將令外企在華環境更加惡劣。

近兩個月,中共突擊搜查了多家在中國經營的美國公司,包括貝恩公司和凱盛融英在上海的辦事處。美國企業盡職調查公司Mintz Group的五名中國員工遭扣留,該公司北京辦事處遭到當局突擊搜查。

海外維權組織「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5月2日發布的一份新報告顯示,中共越來越多地禁止人們離開中國,包括外國高管。

吳嘉隆對大紀元表示,在中共眼中,這些外資企業會涉及間諜,影響到國家安全,尤其是美國企業被中共形容為美國政府的代理人,這些企業就算想要撤出中國,未必能順利拿到外匯來離開。

「在中國經營的話現在缺乏安全感,所以不但一些中國人自己要跑,外資大概也要跑。」

他說,中國的營商環境已經變壞了,中共認為這些外資企業必須在它的維穩最高原則之下賺錢。中共雖然說是歡迎外資,但實際是要把外資企業趕走。

「之前的外資為什麼會進來?因為他們知道後面還有人會進來。因為後面進來的人會把外匯帶進來,前面進來的人要走就可以順利地離開。但是如果後面沒有人進來的話,前面的人就要擔心,也要離開,然後你跑我跑大家跑。」

《華爾街日報》4月28日引用研究公司Exante Data數據指出,在截至4月26日的五天裡,全球投資者通過「滬深港通」跨境交易環節從中國股票中淨撤出31.7億美元。這是自去年11月以來最大的一次資金外流。

吳嘉隆表示,許多外商知道共產黨底下如果走改革開放路線,向市場經濟靠攏,生意還可以做,雖然要拿一點錢去打通關節,讓官員可以貪腐一下,當作是交際成本。可是現在不行了。「現在中共是把外資企業看成是敵人,是政權穩定的威脅者,因為他說美帝亡我之心不死。這樣外資企業就完了,以前匯進來的錢現在拿不走了。」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