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人工智能可能會在選舉中被廣泛應用

【2023年05月11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Petr Svab報導/陳霆編譯)新一代的人工智能(AI),例如驅動ChatGPT聊天機器人的AI,可能在政治競選中得到廣泛應用。

經營Epolitics.com的數字競選顧問科林‧德拉尼(Colin Delany)說:「未來ChatGPT可為人們節省大量的時間,尤其是在處理重複性的工作時。但至少在當前這一代,我不認為它是解決問題的萬靈丹。」

作為第一款用途廣泛、可讓用戶感受到流暢、自然對話的AI,ChatGPT已引起了各方關注。它有強大的能力,可生成散文和計算機編碼,因此備受推崇。最近,其它許多AI工具也紛紛上市,提供語音、圖像和視頻生成服務。

2023年2月3日,筆電屏幕上的ChatGPT應用程序。(Leon Neal/Getty Images)

AI產業驚人的發展步調,讓人擔心這項技術將如何影響民主進程,尤其是選舉。

有些擔憂是有道理的,但專家們表示,這似乎還未造成突破性的影響。

深偽技術垃圾郵件

AI如何影響選舉,最常被引用的例子是「深偽」(deepfake)生成技術。現在,AI可以生成逼真的圖像、聲音和視頻。許多人剛看到教宗方濟各穿著羽絨大衣的假圖時,也不禁信以為真。

民主黨競選策略師亨利‧馬肯貝(Henri Makembe)說:「我們都見過深偽視頻,我們都見過深偽的假圖。」

關鍵是競選時必須「快速反應」,迅速揭穿偽造。然而,要讓闢謠內容達到接近偽造內容的病毒式傳播水平,可能很具挑戰性。

2019年1月24日,美國華盛頓,一名婦女觀看了一段經過篡改的視頻。這個視頻改變了美國總統川普和前總統奧巴馬所說的話。(ROB LEVER/AFP via Getty Images)

類似的問題還包括垃圾郵件。社交媒體上可能充斥著機器人,這些機器人看起來有真實的個人圖片,並發表了看似自然的評論。

「會出現問題的。」馬肯貝承認。不過,他並不十分擔心。

他說:「就像有AI創造的文本一樣,也會有AI機器人可以鑑別出AI創造的文本。」

教師、教授已被迫使用這類工具來檢測學生的論文,確定是否有AI生成的文章。

馬肯貝說:「我認為我們會發現,隨著業界的發展和AI更加深入我們的工作,將會有一些工具和反制工具(counter tools)。」

他說,就像任何技術一樣,「會有一些好人,也會有一些壞人」。

馬肯貝建議,技術帶來的危險需要被公開討論。他說:「也許應該齊心協力對業內人士進行教育,確保他們做正確的事。」

「應該有一些相關的道德準則,例如我們不該用它做什麼。應該確保它的透明度。」

此外,可能還需要一些法規或監管措施。他說:「我們應該立法,我們應該有道德規範,有這些東西來確保人們不會受騙,但我不認為我們需要害怕。」

AI可能操縱選民

對AI的另一個擔憂是,它可能有能力操縱選民。從社交媒體上吸收了大量個人數據後,理論上AI可準確定位選民的心理壓力點(psychological pressure points),並利用它們製作極具個性化的政治廣告來操縱他們。

然而,專家們對這種能力持懷疑態度。

馬肯貝說:「我不覺得這關乎AI的發展,這取決於能取得多少特定選民的個人數據。」

多年來,AI驅動的個人數據分析一直被用來向合適的受眾展示特定廣告,即所謂的「精準投放」(microtargeting),但一直沒有決定性的效果。

2021年6月10日,紐約市,通勤者在等待地鐵列車時看著他們的手機。(ED JONES/AFP via Getty Images)

德拉尼也說:「這就像是他們過去常說的基於個人數據的政治廣告精準投放。當時是炒作,現在也是炒作。」

德拉尼在2020年為多位民主黨候選人進行了數字宣傳。他說:「大多數人都將大部分廣告拒之門外。無論AI有多好、有多強的導向能力,人們都已發展出了對策,他們什麼廣告都不看。」

德拉尼認為,「精準投放」是值得的,但它主要的能力是改善投資報酬率。

「這不是魔法。你的廣告成效可提高5%到10%。但對於你無法影響的人們來說,不會突然很神奇地能改變他們的想法。」德拉尼說。

超個人化行銷(Hyperpersonalization)

有些人認為,AI可為個別選民大規模製作個性化的說服活動,從而造成巨大的變化。

但要做到這一點存在重大障礙。

一個主要問題是,需要大量的人力來管理數以千計甚至數以百萬計的個人化活動。競選人員不太可能冒險把工作完全交給AI來完成。

馬肯貝說:「根據我對當前技術的理解,我認為這樣的事情是不現實的。」

他說,一個明顯的問題是,若競選活動由AI運行,「那麼它就不再是你的競選活動了」。

在他看來,目前的AI機器人還沒有能力弄清楚一個政治問題的背景。

他說:「AI並不了解社群中的不同參與者。他們不明白街上的坑洞實際上更重要,如果你要競選學校董事會成員,這是一個比談論生育正義(reproductive justice)更有效的競選主題。」

2023年2月1日,瑞士日內瓦一場ChatGpt研討會。(Fabrice Coffrini/AFP)

德拉尼還指出,AI可能會排斥人們。

「問題是ChatGPT編造了一些東西。你必須檢查它的所有結果。」德拉尼說,並暗指聊天機器人提出了明顯是錯誤的主張。

OpenAI是ChatGPT的開發商,該公司一直在努力修復這些問題,一些用戶表示已有顯著的改進。

然而,根據德拉尼的說法,即使是很小的錯誤也可能造成傷害,他提到了已在使用的個性化嘗試。

「我收到過一些團體的電郵,他們把我的名字完全搞錯了」,他說,「這種個性化的做法沒有任何幫助。」

兩位專家都肯定地補充說,他們只是在談論現有的技術。

德拉尼說,「這是當前這一代的AI,對吧?5年以後,誰也說不準,沒人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馬肯貝把時間框架說得更短,「今天是這樣,但到明年的大選周期結束前,事情就很難說了。」

AI得以發揮效用之處

專家們說,在選戰中,有許多工作可讓新的AI工具發揮作用。

它可以找出一些方法提高內容在搜索引擎內的排名,即所謂的「搜索引擎優化」(SEO)。

馬肯貝說,「自然搜索(organic search)已經變得越來越難了。所以我認為,有AI工具幫助你進行搜索引擎優化是非常好的。」

他表示,AI還可幫助解決「空白頁問題」(blank page issue)。

他說:「當你製作大量內容時,有時會腸枯思竭,所以我認為,運用AI平台來幫助集思廣益、找到新思維或類似的想法,是這項技術很好的用途。」

德拉尼指出,民主黨全國委員會(DNC)已鼓勵成員們嘗試使用這項技術。

「他們有一群人在寫籌款郵件,但AI可能想出一些他們沒有想到的東西。」他說。

「這讓他們可創造更多的內容來測試。有時,AI生成的版本很好,有時它會比人們創建的一些信息更好。」

然而,德拉尼在最近一篇博文中提到,人們可能只是覺得AI生成的信息很新奇,且「AI可能最終會像人類撰寫者一樣,面臨效益遞減的問題」。

馬肯貝認為,AI可幫助競選人員擺脫他們自己的偏見。

他說:「ChatGPT非常擅長的是,承認你所說的話,並按照你所說的方式向你重複一遍,然後說『我說的對嗎』。」

「這麼做,它可幫助你思考:我問的問題對嗎?我是否嘗試並真正了解這個問題的真相,還是我只是在理解或提出問題的過程中表達了我的偏見?」

他用墮胎問題作為一個例子。

「你說⋯⋯我是一個捍衛選擇權(pro-choice,即支持墮胎自由)的選民,我相信生育正義。我所有的框架,都是有關如何擁有更多選擇的機會」,他說,「但這真的是社區所說的嗎?這真的是社區想要的嗎?是否有其它方法可以提出該問題以傳達這個信息?」

AI還可幫助完成一些管理任務。例如,它可將選民地址的主文件分解成名單和路線,供挨家挨戶的團隊使用。

德拉尼說,很多這種「枯燥和重複」的任務可能會被自動化。

「如果AI可為你做這些事,那麼你就可以去做更高層次的工作。」德拉尼說,在他看來,這似乎是業界的普遍看法。

「我聽到最多的,都是這種用途。」他說,人們總是說AI可讓他們節省時間。

2020年12月14日,美國喬州亞特蘭大市,選民排隊等候投票。(Jessica McGowan/Getty Images)

提高生產力可能減少人力需求,但馬肯貝並不擔心該行業的失業問題。「在這個領域,肯定會有一些失敗者和贏家。但我認為,它可快速且大規模地幫助我們做一些事,這對人們很有幫助。」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