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美中一週三次對話 不信任陰雲仍籠罩

【大紀元2023年05月13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婷綜合報導)美中高級官員一週內頻繁互動,引發外界關注。分析認為,這些會面表明,在兩國關係過去幾個月經歷「自由落體式下滑」後,雙方試圖重啟高層接觸,以期緩和雙邊關係。

《華爾街日報》說,由於美中之間高度不信任,特別是涉及台灣等最敏感領域時,如何實現上述目標,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此類問題更難以回答。

一週內 美中高層至少三次會面

自2月以來,引爆美中口水戰的事件一件接一件:先是中共間諜氣球出現在美國領空,美軍將其擊落;接下來,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警告中共,不要向俄羅斯提供武器和彈藥等致命性援助,否則後果自負;這兩個事件所引發的兩國對峙尚未平息,《華爾街日報》又爆料說,美國能源部得出結論,COVID-19大流行最有可能是由一家中國實驗室洩漏引起,再次令中共跳腳;4月初,美國眾議院議長麥卡錫和台灣總統蔡英文會面,中共隨後舉行環台軍演,並對美國里根圖書館和哈德遜研究所實施報復性制裁。

在兩國關係直線下降期間,美中高層互動基本上停滯。布林肯在間諜氣球事件後,無限期推遲訪華行程。

但近日,美中互動明顯頻繁起來:週三(5月10日)和週四(5月11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維也納和中共最高外交官員王毅進行了為期兩天的八個多小時會談;同樣在週四,美國駐華大使尼古拉斯‧伯恩斯(Nicholas Burns)和中共商務部長王文濤進行了會面;而在週一(5月8日),伯恩斯在北京會見了中共外交部長秦剛。秦剛說,當務之急是「穩定中美關係、避免螺旋式下滑,防止中美之間出現意外」。

五角大樓希望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和中共國防部長李尚福在下個月於新加坡舉行的年度安全會議期間會面,但中共國防部仍未予回應。

《華日》說,儘管沙利文王毅舉行了會晤,同時美中關係有其它一些初步解凍跡象,但北京方面仍未重新安排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訪華事宜。美國官員說,沙利文和王毅會面期間沒有討論布林肯訪問的具體日期,但預計會有後續討論。

拜登週三(5月10日)告訴記者,美中在安排他與習近平的會談方面取得了進展,但沒有說明會談的時間。兩人在去年11月在印度尼西亞巴厘島舉行了會談。

拜登政府官員說,沙利文和王毅會談中提出的其它問題包括美國人在中國被拘留的案件,以及停止出口用於製造芬太尼的化學品等。

專家:美中接觸是好跡象 但不會改變遊戲規則

《華爾街日報》報導,中國暨南大學國際關係教授陳定定說,本週的會議對於打破過去幾個月的僵局很重要。

《華日》說,官方對沙利文和王毅的會談通報,暗示了美中關係已非常緊張,以及雙方在穩定關係方面面臨的困難。

根據這些通報,兩人討論的話題包括烏克蘭戰爭和台灣問題;這些問題是導致兩國政府之間緊張關係的主要原因。特別是台灣問題。中共對台灣日益加劇軍事施壓,多次進行環台軍演,並派遣軍機和軍艦跨越台海中線,引發美國及西方國家的關注。美國加強對台灣政治支持的同時,也越發意識到向台灣提供武器和軍事支持的緊迫性。

而美國對台灣的任何支持,特別是軍事設備支持,都引發中共的不滿。北京多次表示,台灣問題是紅線。

烏克蘭戰爭也加劇美中緊張局勢。由於中俄的密切關係,中共試圖在衝突中扮演和平締造者的角色,儘管西方對此表示質疑,但美國和歐洲官員最近都表示,願意看到北京在幫助結束衝突方面發揮更大的作用。

中共外交部長秦剛在北京與美國駐華大使伯恩斯會面後,飛往歐洲訪問。分析人士普遍認為,此行部分是因為中共想要恢復與德國等主要貿易夥伴的關係,並試圖在歐洲與美國的關係中製造分裂。

《華盛頓郵報》援引分析人士的話說,美國和中共官員本週舉行的高層會議表明北京可能對重啟對話持開放態度。幾個月來,拜登總統一直提出與中方會談,但習近平沒有回應。因此,本週突如其來的一系列會議標誌著北京的變化尤其明顯。

美國限制技術出口令中共苦於尋找出路。德國馬歇爾基金會印太項目主任葛來儀(Bonnie Glaser)說,一種理論是,中方認為,關閉與美方所有對話會損害其自身利益,而美國則表示願意對話。

儘管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將沙利文和王毅在維也納的會談描述為「坦誠」和「建設性」,但人們對這種不定期對話將改變兩國基本衝突的期望值很低。

《華郵》報導,耶魯法學院研究院中國中心研究員莫里茨‧魯道夫(Moritz Rudolf)在談到維也納的會晤時說,「這是美中官員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的最高級別會晤」。

「這不會改變遊戲規則,但在目前糟糕的雙邊關係中,這是一個好跡象。」

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副會長、美國國務院前助理國務卿丹尼爾‧羅素(Daniel Russel)說,沙利文與王毅舉行的會議,幾乎是唯一仍在運作的重要渠道。

「這一對話不一定意味著美中關係正在恢復。每位官員都對台灣、俄羅斯和烏克蘭以及其它問題發出了嚴厲的信息。雙方都將這次會議描述為坦誠和建設性的。這是外交上的說法,這是一場毫不留情的爭論,但沒有哪方實際上受到傷害。雙方官員都不打算在優先問題上讓步。但這些會議至少創造了一種可能性,他們可能會找到一些共同點,幫助穩定這種危險的動盪關係。」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