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護士辭職 為社區健康全職經營有機農場

【2023年05月28日訊】(記者Louise Chambers報導/趙孜濟編譯)一位護士越來越擔心轉基因食品和國民整體健康狀況下降,當她對醫療保健系統預防疾病的能力失去信心時,她辭去了工作。她父親是一位農民,她從小在奶牛場長大,所以她轉向童年的經歷尋找答案,並將全家人帶回她曾經生活過的農場。為了一個更美好的未來,她開始飼養健康、有機、草飼牛隻。

34歲的註冊護士莎拉‧費舍爾(Sarah Fischer)與她丈夫、35歲的電工湯姆‧費舍爾(Tom Fischer)和三個孩子住在明尼蘇達州拉斐特(Lafayette)郊外的一個小鎮農場。

莎拉於2020年11月辭去護士的工作,在她成長的土地上成為一名全職有機農場主。這個農場建於1890年代,已經在她的家族中傳承了好幾代人。

這個家庭現在經營著一個名為「自然食品儲藏室」的農場(Nature’s Pantry Farm)。這是一種再生農業實踐,專注於改善土壤和飼養健康的動物。他們為二百五十多個家庭提供新鮮食品,包括草飼牛肉、牧場豬肉、雞肉、牧場雞蛋、生草飼牛奶和酸奶以及生蜂蜜。根據莎拉提供的證據,他們的健康食品甚至幫助治癒了許多客戶的慢性健康問題。

34歲的註冊護士莎拉‧費舍爾(Sarah Fischer)於2020年離開了護士工作,全職在她的家庭農場工作。(由自然食品儲藏室農場提供)
湯姆和莎拉與他們的三個孩子和莎拉的父母。(由自然食品儲藏室農場提供)

「我的父母經營這個農場35年了。這就是我的故事開始的地方。」莎拉告訴《大紀元時報》。

莎拉說,她的祖父母從一家鐵路公司購買了這片土地,並將其變成了一個農莊,用來飼養自己的牛、豬和雞。莎拉的父親最終接管了農場,與她祖父一起工作了幾年,然後在1991年買下了它。

孩子們偶爾幫幫手,但主要是由莎拉的父親獨自經營奶牛場,直到2010年。莎拉清楚地記得當時關於食物和健康的對話。

「為什麼大家都得病?」

「每個人都在為癌症患者祈禱」,她說,「(我父親)看得更遠,他意識到整個社會出了問題。為什麼每個人都病得這麼重?當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或者他成長過程中,我們沒有這些健康問題。由於超重、糖尿病以及所有那些慢性疾病,我們人口的健康狀況發生了巨大變化。

「我們開始研究營養和健康的關係。我們發現了噴灑在食物上的化學物質,我們意識到人們如何破壞土壤健康。我們將這些現象聯繫起來,然後思考這與我們的健康有何關係。那時候我們完全是傳統的農民,所以真的很難接受這個現實……很難承認我們做錯了什麼,承認我們可能在傷害別人。」

莎拉補充說,所有食物本來都是有機的,直到化學殺蟲劑被發明使用,殺菌劑和除草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廣泛使用。這些化學品改善了農業生產,但也帶來了負面的健康後果。

在這期間,莎拉生下了她的第一個女兒。

「我當時正在閱讀的東西令我感到非常羞愧」,她說,「我讀過一篇文章,《農達可能致癌》(Roundup probable carcinogen to humans)。農達(Roundup)用於所有轉基因作物,並被廣泛使用,它非常普遍。我想,『如果我知道我將成為母親,我就不能讓我的女兒接觸它!』」

莎拉的父母。(由自然食品儲藏室農場提供)
莎拉和湯姆。(由自然食品儲藏室農場提供)
莎拉和湯姆的孩子們從學校回來後喜歡在農場幫忙,在自然母親那裡學習一些生活的基本課程。(由自然食品儲藏室農場提供)

2011年,莎拉、湯姆和他們襁褓中的女兒收拾行裝,搬回了莎拉父母的農場。最初的目的是為自己的家庭飼養健康有機食品,後來逐漸變成了一個社區項目,自然食品儲藏室農場誕生了。2020年,莎拉放棄了在新烏爾姆一家醫院診所的職業生涯,轉而全職務農。

她在Instagram上分享了一些關於他們的農場如何幫助他人的經歷。她說:「當我12年前成為一名護士時,我的目標是幫助人們保持健康。20歲的我沒有意識到的是,我們的『醫療保健』系統根本不關注『健康』。我們用藥物控制症狀,但從未真正解決問題。當我開始深入研究我們的食物如何影響我們的健康時,我簡直不敢相信我們被誤導了。」

自然食品儲藏室的宗旨通過口口相傳迅速傳播。今天,莎拉和湯姆與莎拉的父母合作耕種了300英畝土地。莎拉年輕時60頭奶牛的傳統奶牛場已經發展成為一個擁有100頭草飼肉牛的再生農場,以及一個提供「誠實飼養的食物」(honestly raised food)的流行平台。

標記為#1的牛肉是草飼的,而#2是來自超市的。(由自然食品儲藏室農場提供)

辛苦的一天工作

莎拉回憶起小時候和她的兄弟姐妹一起在農場幫助她的父親,餵養小牛,打包乾草,並學習努力工作的價值。莎拉上了大學,離開了農場。但是,當她的父親在混凝土板上跪了幾個小時後,膝蓋嚴重受傷並需要手術時,他無法繼續幹下去了。

由於沒有人接手,他賣掉了奶牛以減輕負擔,但繼續種植玉米和大豆,並在妻子管理的公寓大樓進行維護工作以維持生計。莎拉和湯姆的回歸預示著農場的復興,也意味著黎明即起的辛苦工作。

如今,農場的日常工作包括為八頭奶牛擠奶,餵養100頭肉牛和豬,並收集散養雞的雞蛋,然後將母雞轉移到新鮮的綠草上。莎拉的父親在冬天為草飼牛照料草地和苜蓿,牛在當地由屠夫屠宰,他們與這家人建立了牢固的關係。莎拉和湯姆為他們的豬和雞種植非轉基因玉米。

(由自然食品儲藏室農場提供)
(由自然食品儲藏室農場提供)
(由自然食品儲藏室農場提供)
(由自然食品儲藏室農場提供)
(由自然食品儲藏室農場提供)

他們的三個孩子從新烏爾姆的私立學校回家後幫忙,湯姆也是如此,他在農場外全職工作。在夏季,孩子們的任務成倍增加。由於他們不用上學,他們的父母想教會他們良好的職業道德,並讓他們理解有機食物的可貴。

莎拉說:「我全心投入農場和我們的工作,以及我們能夠幫助人們的方式。我從來沒有比與自然母親一起工作,與它的創造物一起工作時更親近上帝。」

「當地食品運動非常流行」

將農場作為企業經營是這個家庭需要共同克服的挑戰,包括管理帳戶、直接營銷以及運營網站和社交媒體。另一個挑戰是明尼蘇達州的天氣。

「兩年前,我們種植了40英畝的牧場,當時雨量很少。如果沒有適當的環境條件,經營農場可能非常具有挑戰性,但也回報也非常豐厚。」莎拉說,「我不想讓人覺得經營農場很糟糕,因為它確實很棒。」

莎拉堅持認為,「當地的食品運動非常流行」,因為COVID-19疫情鼓勵人們審視自己的健康狀況以及食物的來源。她的願望是我們共同復興和保護「被工業化農場收購和吞噬」的小農場。像她的父親一樣,莎拉鼓勵資深農民與下一代分享他們的技能。

「如果沒有父母的支持,湯姆和我無法進入這個領域。我們買不起農場,買不起所有的設備,我們無能為力。」她說,「但他們願意與我們合作,因為他們看到了這種改變的必要性。」

「以我看來,如今對農業方式的最大威脅是我們正在改變和破壞土壤中的所有東西。看看人們病得有多重。我們必須變得更好,我們必須與大自然合作,而不是逆天而行。……每個社區都需要小農戶。實現這一點,現在比以前任何時刻都重要。」

原文:「‘Why Is Everyone So Sick?’: Nurse Quits Her Job to Raise Organic Grass-Fed Beef for a Better Future」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