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前局長訪談(三)小金庫的錢用不完

【大紀元2023年08月26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圓明採訪報導)來自湖南嶽陽的劉局長是一名基督徒,因忍受不了官場黑暗、腐敗,於今年1月辭官。他披露,中共官場集體腐敗,直接截留省財政、中央財政對老百姓的撥款。

近幾十年來,中國各地方政府紛紛開展招商引資政策,吸引內商、外商引進到當地投資建廠,或者是辦實業,以推動本區經濟發展。

「這種要天時、地利、人和。首先外資得看得上,也需要上級部門的支持,比如說配套資金的支持,政策上的支持和優惠,有保稅區、物流園,官場的行話叫『築巢引鳳』,不是靠地方能築得了的。」劉局長介紹說,地方政府很火的一個主要的工作任務,就是把上面的項目資金搞進來,也稱為「招商引資」,即爭資金搞項目

政府每年會把白皮書下發到各個單位,扶持哪些項目、有哪些項目資金,這筆錢是需要爭取的。下面打項目報告,都是盯著上面的資金。

「一般都是按照三七或者四六的比例配套撥款,有些是全額撥款,也不在少數。如果地方配套資金超過了40%的項目沒人爭,都不用去搞。」他說,「它實際上就是一個非常大的腐敗溫床。」

劉局長認為,中共官場的腐敗,一方面是人事上面的腐敗,一方面是資金上的腐敗,因為先有人事的腐敗,才有資金的腐敗。

他介紹說,比如城鄉建設局,負責老百姓的保障房,包括公租房、廉租房、安置拆遷房、棚改房等等。為了平復一下民怨,上面是有一些惠民資金的。區政府就打報告說這裡有多少棚改房,棚改多麼迫在眉睫。實際上他報了一萬戶需要改造,可能一半是空戶,做成虛假的台帳,應付上面的驗收。這筆錢就被貪了。

「辦事處的領導跟居委會打招呼,這個事情幫忙運作一下,撥點錢給你,大概就是辛苦費了。造得跟真的一樣的,有多少人簽名了,地方居委會、街道都蓋章。你吃肉,我吃骨頭,他喝湯,一樣的。」

危房改造也是一樣。比如說這筆錢上面撥了一千戶,每戶是十萬,那麼相當於一個億,就被截留到單位的小金庫裡面。

「他只做了一百戶,作為樣板房。到時候上面來驗收的,只要有紅包打足,讓他玩好,感覺到舒適,把帳做好,材料上面有公章,有簽名,甚至有指印。他過場走了,回去錢就撥給你了。」

「為什麼說一個小局局長願意擠破頭,都要擠到大局裡面去呢?就是大局有用不完的錢,用不完的錢從哪兒來?就是在項目資金裡好挪用。挪用的項目資金越多,他的日子就越好過。」

小金庫的錢怎麼花?

小金庫的錢怎麼用呢?第一個,就是貼補這些超編的、吃空餉的工作人員工資,這些上級財政是不撥款的,這些工資要發放;第二個,就是滿足官員三公消費,公款、公車、公油等等;再有一種去向,就是私分,貪污。然後有一部分錢用在了項目上面,插手工程的承包。

劉局長介紹,擺在門面上的,就是三公經費。還有一筆看不見的錢,就是官員跟上級、同級領導之間的橫向聯繫、縱向聯繫,去賄賂的一些錢。

比如說,「這個領導的岳母娘生病住院了,他們消息很靈通的,需要單位出面,打個兩萬塊錢的紅包,這錢從哪裡來?總不能局長自掏腰包吧?那就是小金庫裡面的開支。

「哪個上級領導在黨校學習,雖然只有一個星期,也要去看望一下,這是下級領導討好、巴結上級領導的一個機會,又去送一萬塊錢紅包,或者是請領導吃飯。官場的潛規則就這樣,都覺得這太應該不過了。如果這點做不到,就說你這個局長不懂事。」

他說,「還有一筆資金去哪裡呢?這筆資金是向上級行賄的,比如撥付給了一個億的建設廳,這方面的領導,首先是同意撥付,後來是驗收,再就是付款。每個環節都需要用錢去打理的。

「這筆錢在體制內運行,大家都感覺很舒服。掌握資金的人感覺也舒服,下面不愁沒人送錢來;爭取資金的地方也很舒服,錢來了,美其名說解決老百姓的住房問題,居者有其屋,實際上他把這筆錢就挪用了。」

劉局長表示,納稅人的錢已經交給國家或省一級、中央一級,再有返回來的錢,實際上就是納稅人的錢。也就是說,他們截留,然後貪污,直接就傷害老百姓的利益。

有的時候就乾脆分贓。「帳上還有錢,開個會去分一分。領導講大家工作也辛苦,經費緊張,要用錢的地方多,幾個副局長每個人可以報帳,報銷八萬、十萬的,多的可以上不封頂。以前在君山區都是公開的,一個處級領導,每年可以拿二十萬塊錢的發票來報帳,這是你享受的待遇。」

他說,「老百姓窮得叮噹響,該改的房子沒改,該發的工資發不出來,那些事業單位乾著急,甚至有的水電費都交不起。但是另一方面,他們是用不完的錢。」

劉局長表示,自己在單位被排擠,一開會討論項目資金在帳上有多少錢,該怎麼用啊?「我不敢要,因為我怕上帝懲罰我,這就是信仰的力量。我也沒有把柄抓在他手上,我堂堂正正做人,所以說我不要那筆錢。他心裡就怎麼想,哎呀,你看劉局長不要這筆錢,我們要了怎麼辦?所以他們也只能不要唄,這就是斷了人家財路。

「第二個,你要我去行賄,我並不是沒那個智商,我做不來。你要我去安排美女給你玩,怎麼開房子,我覺得這是犯了基督信仰的大戒。

「他就感覺到如芒在背,如刺在喉啊,不把你拔除,他就沒辦法貪腐。他好不容易花錢買了個官,眼看就要作廢。你在這裡,就是個燈泡,他不敢作案的。

「我真是被他們逼的,太苦悶了,太黑暗了,黑暗得讓我窒息。」

(未完待續)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